CFCNEWS.COM
华人新视点

大王叫我来巡山,手持钢鞭将你打

文/六神磊磊湖北孝感某地,一家三口在家里打麻将,被“红袖章”防控人员冲进家里,砸了麻将桌,连扇别人几个耳光。看了之后,真是火不打一处来。红袖章你干嘛啊?大王叫你来巡山吗?大家都是人民,装什么人民公敌?这两天我都闷着不写,为什么呢?怕反转。你想,如果这是个营业的麻将馆呢?如果这是屡教不改的麻将馆呢?如果这是一个好多年前的旧视频呢?如果这是有人拍着玩的山寨法制剧呢?那不就算反转了吗。然而,这些猜测都落空。事实就是这么个事实,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这一撮人就是飞上天了,跑到人家里乱来。要说这个事件,有四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就是“权”。“红袖章”怎么敢冲到人家里打人砸东西?他觉得他有权。什么权呢?就是他觉得是大王叫他来巡山。他是小钻风。可权力是要授予的。真的有人授他这个权吗?中央授了他这个权吗?地方人大授了他这个权吗?孝感市授予了他这个权吗?我看是没有。他觉得袖章授予了他这个权,袖章让人膨胀。有这么一些人,本是个好好的人民,有朝一日胳膊上多了个箍子,感觉有了一星半点权力,就觉得切不可当普通人民了,要当特殊人了,甚至也学着戏台上的路数,来当人民公敌了,非要“惩办”几个乡里乡亲才痛快。就好像鲁迅先生写的,阿Q自我感觉得了势,就在街上大摇大摆唱起来:得得,锵锵!我手持钢鞭将你打!第二个关键词是“气”。他们不只觉得自己有了“权”,还憋着一口气。“红袖章”之所以胡来,大概还有一点点报复的心理,因为平时混得未必很好,不大被人趋奉,所以憋着一股气。脑筋急转弯:为啥咸鱼最着急翻身?因为那是一条有气的咸鱼。你看《红楼梦》里讲的,抄检大观园,为什么有一个老阿姨叫王善保家的,抄检起来最猛最积极呢?因为她就是有气。她有报复心理,“素日进园去,那些丫鬟们不大趋奉他,心里大不自在,要寻他们的故事又寻不着,恰好生出这事来。”“自为得了意”。有气的人自我感觉有了权,那就是双倍的凶猛。第三个关键词,叫做“胆”。冲到无辜群众家里去打人砸东西,哪来的胆?这不光是权的问题了,还因为他觉得自己“正义”。他觉得自己是防疫人员,防疫最正义了。顶上防疫的名头,他就有了胆,就可以乱来。所以说,虚幻的正义会为一切恶徒壮胆。为什么有人敢当街砸同胞的日系车?因为自居正义的恶棍狗胆包天。正如前面说的搜检大观园的老阿姨,满园都是姑娘小姐,她哪来的胆?原因之一也是她觉得自己“正义”,是在奉命肃清不正当男女关系,她认为捉奸是最大的正义,所以就有了狗胆。说了三个关键词,还想说一下第四个关键词:法。我国有法,法大于天。有一个词最近被说得很多,叫做“防控过激”,是用来批评个别“红袖章”这种举动的。我觉得这是可以斟酌的:这到底是“过激”,还是涉嫌违法犯罪呢?冲进别人私宅,毁坏他人财物,殴打他人,翻翻《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或者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这个“红袖章”到底是过激还是涉嫌违法犯罪呢?当然,我晓得“红袖章”不看我这个号,大概也不看金庸武侠,和他们说话犯不着。但出于孝感这个特殊的地方,最后还是想说两句:你们这不是一颗老鼠屎坏了孝感名声吗?大家未必都了解,我多少了解一点点,楚地风流啊,云梦竹简是你们那儿的吧,安陆也是你们那儿的吧,李白十年栖居之地,“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这样一个自古风流蕴藉的地方,你给留下一个进门打砸的形象,忍心吗?你们还抹黑了当地无数兢兢业业的基层一线人员的辛勤。大家无酬无休,流汗流泪,但你们一通胡整,以后说起孝感,网民也许就没记住战疫的艰难,没记住当地奉献和牺牲的巨大,就记住了一个你红袖章,你不是造孽吗。大家都是人民。被你“惩办”的是人民,你自己也是个普通一民。你我皆凡人,活在人世间,终生奔波苦,一刻不得闲。都在辛勤打拼,都是土里刨食,人民何苦为难人民?-完-推荐文章武汉,一家八口的春节感染和自救实录不转发也尽量帮点个在看吧,谢谢

原文链接

赞(0)

评论 抢沙发

新华侨网 » 大王叫我来巡山,手持钢鞭将你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