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华人新视点

女护士眼镜坏了,凌晨在武汉急得直哭!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人泪目

正在洗手为进入隔离病房做准备的丁淑怡,忽然听到鼻梁上方传来细微的轻响,紧接着,眼前的世界出现扭曲。她取下眼镜,发现鼻托的螺丝掉落了。当时是晚上10点,这个班次她要上到凌晨3点。丁淑怡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驰援武汉的护士,这是她来武汉后遇到的第一个棘手意外:此时的武汉,想找到一个修配眼镜的地方,并不容易。那个时候的她想不到,第二天中午,她的问题就被人解决了。而这一副小小的眼镜,是杭州武汉两地、六位成人、一位高中生共同努力的结果。这是一个有关眼镜的故事,但,又不止于此。

隔离病房里的丁淑怡

准备进隔离病房

她的眼镜坏了

丁淑怡是300度近视,加50度散光。她不知道自己去年新配的眼镜怎么突然会坏,也许是和护目镜有关,之前很多在一线戴眼镜的医护人员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护目镜太重,时间久了,近视镜就被压坏了。马上要开始工作的丁淑怡去护士台借了个回形针,用缝线暂且固定住,做了一个简易的鼻托撑牢。

进入隔离病房之前,丁淑怡很忐忑,她怕这个临时拼凑好的眼镜再出意外。果真怕什么来什么。在给一位阿姨抽血时,她低头准备进针那一瞬间,眼镜歪了。丁淑怡的心提到嗓子眼儿,那一刻,她全凭感觉进针,还好多年的技术发挥作用,见血成功。接下来的时间,丁淑怡度秒如年,虽然眼镜勉强撑着能用,但感觉非常不适:“本来戴上护目镜就影响视力,眼镜再不给力,那就如同瞎子了。还害怕再出意外,整个班下来,都提心吊胆。”好在顺利撑到最后,但丁淑怡的担心一点都没减少:后面的工作怎么办?眼镜怎么修?哪里能修?找谁修?的确,当下的武汉,找一个修配眼镜的店,并不容易。

接到老婆电话

老公忙到天亮

下班后,丁淑怡去医院询问这里有没有眼科,得到的答案是没有;她又问周边有没有眼镜店,答案依然是没有。

回到酒店的丁淑怡焦虑到睡不着觉,她本能地给在杭州家里的老公褚陈恩打电话。

“怎么办,没有眼镜我啥也干不了。”说着说着,丁淑怡哭了出来。

老公在电话里安慰她,“别担心,有我呢。你赶紧去睡觉,现在都凌晨了,休息好,才有力气工作,其他的事交给我。”

丁淑怡当时觉得老公的话并没有宽慰到自己:“武汉封城了,所有店铺都关了,你有什么办法?”

“你不是平时总戏称我是咸蛋超人吗?哪有超人搞不定的事。”褚陈恩说。

挂下电话的丁淑怡,有点感动又有些后悔,不该这么晚了还把老公吵醒,让他跟着担心。老公平时睡觉打雷都不醒,这次马上就接通电话,他可能在自己走后一直心有牵挂。

出发去武汉前,老公送别丁淑怡

接完老婆的电话后,褚陈恩再也没睡着,他的内心更焦灼。这位行动派的老公开始想办法。

他先在朋友圈发消息,询问有没有人能帮忙,很快有人回复了。但虽然联系到了在武汉的人,因为出不了门,也没办法;他想过在杭州配副眼镜快递到武汉,但送往武汉的快递也很难进去。

“我最后突然想到,网上不是可以送外卖吗?我就在我老婆住的酒店附近查找眼镜店,想着如果联系上了,可以通过那边的外卖送一副眼镜。”天后半夜,褚陈恩在网上一家家搜索,找到四五家丁淑怡酒店附近的眼镜店,并把电话保存下来。

褚陈恩的运气不错,第二天早上,他打的第一个电话就接通了。“我说我老婆是浙江过去支援的护士,眼镜坏了,能不能帮忙修理或者配一副。接电话的老板一听,非常热心,他说他现在出不了小区,店铺也开不了,所以帮不上忙。但他给了我一个电话,说这是位眼科医生,可能有办法。”

连声道谢中,褚陈恩记下了一串手机号。7点多,他拨通了那个归属地是武汉的手机号。

20多年没配镜的董事长

视频学习配眼镜

“手机响的时候,我正在睡觉。前一天晚上忙到凌晨才躺下,说实话,被吵醒有些不高兴。”褚陈恩打出的那个电话,主人是45岁的陈庆丰,他是一位眼科医生,温州人,在武汉生活了十多年。

陈庆丰听到电话那边是一位年轻男子的声音,“他问我能不能配眼镜,我还以为是普通顾客,就想拒绝。因为我们现在只服务医护人员嘛。后来他说他老婆是支援武汉的护士,我立刻答应了,而且觉得特别感动。

让陈庆丰感动的是褚陈恩,“就觉得他是位好老公,很细心。他在那么远的地方,牵挂着老婆。他老婆又是到武汉来支援的,而我们就在当地,肯定要帮这个忙。”

陈庆丰对褚陈恩说:“你放心,我们肯定帮你老婆把眼镜修好,保证让她戴着舒服。”

丁淑怡不是第一位因为眼镜问求助陈庆丰的医护人员。从大年初一到现在,陈庆丰和哥哥陈庆申已经为20多位医护人员修配眼镜,他们都是从外地来支援武汉的

早上10点左右,丁淑怡接到了陈庆丰的电话。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老公远程给自己找到了帮忙的人。

“我说我们可以帮忙修好眼镜,她问,能不能再配副新的做备用,她担心再出问题。”陈庆丰满口答应,“答应后我就觉得自己应太快了,因为我只会验光,配镜磨镜片要靠我哥,而且我哥也20多年没做过了。”

陈庆丰兄弟俩在武汉开了一家眼视光医院,但员工此时都不在,配镜师傅自然也没有。

“我20多年前磨镜片都是手工的,现在是电脑操作,我基本没上过手。”陈庆申也有些犯难,他是公司董事长,平时主要做管理。

最后还是陈庆丰想出了个办法:配镜师傅视频教学。

配眼镜的陈庆申

48岁的陈庆申有些笨拙地打开电脑仪器,在配镜师傅的指导下开始配镜。“师傅平时三五分钟就完成一副眼镜,我那天做了快半个小时吧。年纪大了,学这些有点慢。”陈庆申有些不好意思。在配镜之前,他还和丁淑怡视频通话,“根据她的脸型配色、选框,我学过美学,要给她配一副既舒服又好看的眼镜。”这是一副不带鼻托的眼镜,避免再出意外。

读高中的男孩说:

我不买生日蛋糕,我买眼镜

中午12点一刻,陈庆申带着配好的眼睛和朋友王金国一起赶往丁淑怡所在的酒店。那天,是王金国读高中的儿子的生日,出门前,他对儿子说,自己要去给一位阿姨送眼镜,生日蛋糕先不买了。“他儿子知道事情原委后,说:爸爸,我不买蛋糕了,我买眼镜!我要把那副眼镜送给支援我们武汉的医疗队阿姨。这副眼镜的钱不要陈叔叔出,我来出。”

收到眼镜的丁淑怡非常感动,除了“谢谢”,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坚持自己付钱,“哪有过生日不吃蛋糕的,特别是今年,一定要好好过,还要许个大大的心愿。”

王金国却对她说,“要感谢你给我的孩子一个做事和知道感恩的机会,是你启发了他的爱心。”

配好的新眼镜

一个小时后,那副坏掉的眼镜也被修好,送到酒店。细心的陈庆丰还留下了几个螺丝钉和一个小小的螺丝刀,“如果再出问题,有了工具,就不愁了。”丁淑怡给陈庆丰兄弟写了一封长长的感谢信:“很多人都说我们医护人员很辛苦,给了我们很多赞美。但是我觉得武汉这里有很多像他们这样普通的英雄,在默默付出,应该被更多人知道。”

在这场战“疫”中

每个普通人都是英雄

为你们点赞!

来源:钱江晚报(ID:qianjiangwanbao),记者:吴朝香,通讯员:王群

本期编辑:胡洪江、李娜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原文链接

赞(0)

评论 抢沙发

新华侨网 » 女护士眼镜坏了,凌晨在武汉急得直哭!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人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