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华人新视点

钟南山儿子用爱马仕惹争议:世道变坏,从见不得别人好开始

点击上方 蓝字 ▲ 关注订阅 她刊欢迎转发到朋友圈文 | 柳飘飘距离新冠肺炎爆发,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了。在这段被隔离的日子里,全国各地都被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下。然而,总有这么一些人、一些事,会冲破层云堆积投下一缕阳光,慰藉着我们受伤的心。而我在这场疫情中的安全感,就是钟南山院士给的。每当看到钟南山院士的名字挂在热搜榜上,心里莫名就有一种安定感。这位83岁的老人,为了全国人民的幸福健康,不分白昼地奋战在武汉一线,争分夺秒抢救着万千生命。然而,当钟南山院士在前方杀敌之时,后方被他保护的小部分人,却开始悄悄放起了冷箭。就在最近,一则多年前的视频《中国人物志——钟南山篇》被翻了出来。视频中,钟南山院士的诊室跟大多数医务工作者的诊室相差无几,家中装修、环境也都相当质朴:然而接下来出现的一幕,却狠狠扎了有些人的心。钟南山院士的儿子钟帏德,在接受采访时提起自己小时候因逃学被父亲训斥的故事:原本只是分享父子间的相处趣事,有些人的重点却歪到了钟帏德腰间的爱马仕皮带上:“儿子爱马仕的皮带好扎眼”“儿子有点不朴素啊”没有人关心钟帏德与父亲之间的童年回忆,因为那个金光闪闪的大“H”logo,比故事更足以烧红他们的眼——“你是钟南山的儿子,凭什么用爱马仕?”对普通大众来说,钟帏德的标签是“钟南山院士的儿子”。因为他的父亲是国士无双的钟南山,所以他必须保持低调、不能张扬;因为他的父亲钟南山为人勤俭朴素,所以作为儿子的他,“不可以”、“不配”用爱马仕。先别急着拿起键盘,不妨先来了解一下「钟帏德」到底是谁。在百度百科中,关于钟帷德的介绍,是这样的:钟帷德,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国家级百千万人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全国青科协及省青联委员,广州市优秀专家……有人质疑他之所以能有这些称号、待遇,不过是“仗着他老子”,靠的是“裙带关系”。那么,接下来我们再看看父子俩擅长的方向:钟南山,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长期从事呼吸内科的医疗、教学、科研工作;钟帷德,擅长泌尿系恶性肿瘤、结石,曾获得中国泌尿外科最高荣誉“吴阶平泌尿外科奖”。

在泌尿医学这方面,钟帷德医生也算是奖项等身:说一句虎父无犬子,不为过吧?

如果说父亲是自己从医的指路明灯,那接下来的路,都是靠钟帷德一步一步稳扎稳打走出来的。要取得这样的成就,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年的寒窗苦读,也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埋头于实验室的汗水……然而没有人在乎他为医学界做出了多大贡献,却只在乎他腰间的皮带。可是呀,可是。这里的每一个奖项,每一份荣誉,甚至每一分钱,都是钟帷德医生凭自己的本事,干干净净挣出来的。一条几千块的皮带,凭什么买不起,又凭什么配不上?看完钟帷德医生的遭遇,我不禁迷惑了。从小到大,我们接受到的教育都是“知识就是财富”、“读好书才能有好出路”,怎么现在清清白白凭本事挣钱、凭喜好花钱,难道有错吗?没有错。但你要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恶,叫做「见不得别人好」。民间有句俗语:“财大有险,树大招风”,说的就是当你有钱有名了,就容易招致祸患。《战狼2》票房过30亿后,吴京收到的诋毁却远比赞誉多。有人质疑:“吴京打着爱国的旗号,挣着中国人的钱,却早就拿到美国国籍!”逼的他不得不晒出全家国籍以示清白。九寨沟地震后,无数人又蜂拥而至逼着他捐款:“票房这么高,起码得捐钱一两个亿吧!”“吴京不是爱国吗?那多捐点钱给我们这些穷人花花呗,有人才有国啊。”且不说当时电影还在上映,票房又不可能全都进了吴京一个人的腰包。就在键盘侠们站在道德高地叫嚣之时,吴京早已默默捐款几百万。他说:“我对得起良心。”同样是做慈善,在这次疫情中贡献了一份力量的韩红,于前段时间被举报了。微博大V@司马3忌实名举报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存在违法行为,并在微博上列举出了基金会的桩桩罪证,要求北京市民政局彻查:在他的带领之下,许多网友一哄而上将韩红拉下神坛,恨不得一人一脚将她踩死:“她去武汉就是作秀!”“韩红是真病了?还是装病卖惨博同情?”2月21日,北京市民政局正式发布通报,公布了事件的调查结果。通报指出韩红基金会没有出现违规违法的行为,且总体运行规范,虽小有工作上的不足和疏忽,但及时改正就可:一场闹剧,总算以清白收场。然而闹剧之下,也让我们对人性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疫情当下,到底是谁在想办法解决问题,又是谁在不断制造问题?钟帷德佩戴价值6000块的皮带,应该被骂吗?也许在有些人的眼里,他确实该骂。毕竟,在那些被宣扬的新闻里,医生都是安贫乐道的、一贫如洗的,甚至经常倒贴钱去给人看病。“我希望你过得好”,这句话是真的。可有时候,“我希望你过得比我差”,这句话也是真的。袁隆平一生清贫,在田里鞠躬尽瘁一辈子,只为了让全国人民都能有一口饭吃。歌功颂德的时候,人们的情谊是真的。但看到他换了手机、摸了摸豪车时,破口大骂、甚至咒老人家“暴毙”的怨气,也是真的。然而,更令人可笑的是,那些平日里叫嚣着“明星凭什么比科学家赚得多”的,跟那些指责“科学家不可以穿金戴银”的,或许正是同一批人。他们不关心对方是何身份,也不关心别人究竟做了多大贡献,他们关心的,只有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他们自己。“因为我过得不好,所以我看不得别人过得好。”更可悲的是,我们的身边从来都不缺乏这样的人:看到别人年轻貌美,就非说人家是整容的;看到别人家的菜长得好,就非要上前去踩两脚;看到别人家庭和睦幸福美满,就非要阴谋论造谣生事……殊不知,人生大部分的灾难,不在于身穷,而在于心穷。专家就一定应该受穷,就必须当个悲壮的好人吗?受过高等教育,当了一辈子医生、教授、专家的人,都配不上一件爱马仕,那才是这个国家最大的悲哀吧。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没人肯去当这个专家,也更没人愿意去做一个好人。人,可以卑微如尘土,却不可丑恶如蛆虫。疫情终将会被我们打败,人的善意却不能成为牺牲品。保护好人,更是保护我们自己。生而为人请务必善良

原文链接

赞(0)

评论 抢沙发

新华侨网 » 钟南山儿子用爱马仕惹争议:世道变坏,从见不得别人好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