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新华侨网

繁體

隔离期要怎么度过?渥太华市民分享经验…

撤侨加拿大居民乘坐巴士在隔离中心,来源:CBC

随着加拿大疫情的加剧,相信不少人都和小编一样,感到有点慌。

担心自己囤的食物够不够,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传染,夸张的开始出现被害妄想症。

但是,对于Freeman Lan来说,这种焦虑的感觉,他太熟悉了。

Lan是加拿大第一批从武汉撤侨回来的市民之一,之前曾经在安省Trenton空军基地隔离14天。

“我感觉我已经准备好进入第二轮隔离了,”兰说。“我同意隔离,我认为这是绝对必要的。这是全球都需要面对的挑战,在渥太华社区也会即将发生。”

兰于2月底从隔离中心释放,目前他在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Madison)从事博士后工作。

威斯康星大学刚刚取消了学校的课程,现在,Lan和其他许多人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要自我隔离。

自今年1月以来,Huang Kai(中)一直处于隔离或自我隔离状态。他和他的家人有一个计划,如果其中一人现在生病了,他们就分开,以保护他的母亲黄一和他一岁的女儿的安全。(刘冰丽提供)

黄凯先生(音译:Huang Kai)在封城之前,正在武汉探亲。两周后,他乘坐撤侨飞机到安省Trenton隔离基地,在那里度14天的隔离期。

当他最终回到渥太华,并在加拿大皇家骑警担任项目分析师时,他被要求再在家工作两周。

黄先生说他回到家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囤积食品杂货。

“我们买了瓶装水,一些大米,面粉,面条和罐头食品。为了以防万一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我们仍然可以生存。”

自从这疫情在加拿大开始传播,黄先生就再没有去过购物中心或电影。他、妻子和一岁的女儿现在进屋前,都要在车库里脱鞋。

他们想出了一个计划,如果家里有人生病,他们就短暂分开住在旅馆里。

安省隔离中心,图来源:CBC

对Lan来说,在一个房间里呆14天最困难的地方是缺乏空间。作为一名跑步运动员,他怀念有氧运动和户外活动。

“你知道,有些人可以在Netflix上呆上一整天,但这对我来说相当困难,因为我喜欢四处走动。”

他说前七天是最艰难的,但他慢慢开始适应。

Lan说,对他的妻子来说更加苦难,妻子目前还在武汉,已经隔离了两个多月。他说她正在利用空出来的时间试着学英语。

安省隔离中心的房间,图来源:CBC

另一边,黄先生则计划读英文书和报纸,更有益的度过与世隔绝的时间。黄表示,拥有正确积极的心态是有帮助的。

“这样做可以保护家庭、国家和社区的其他成员,如果你想着把时间过得更有意义,大家会更接受隔离。”

如果你问Lan能给到的最好的建议?那就是想一想那些一直想学的事情,现在就是一个最好的时机开始。

“你必须学习一些新的东西。或者读你一直想读的书。把清单准备好,这样你就可以开始做了。”

Lan说,他计划明年夏天申请一块土地从事园艺工作。他想种植粮食,这样他就不必担心粮食供应中断。他以前从未园艺过,但现在是开始他的研究的完美时机。

(CFC记者Mandy编译)

赞(0)
新华侨网 » 隔离期要怎么度过?渥太华市民分享经验…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