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华人新视点

不让他们下山摘桃,他们就把桃全毁了:一线医护的遭遇,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他们不仅在抵抗非冠病毒,还在抵抗精神病毒。将来会不会秋后算账?我不禁为他们担了一百个心。

您好!我是呦呦鹿鸣的鹿鸣君。前段时间,陕西安康医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疫情补贴发放表上,医院主要领导拿一万二,只在发热门诊值了一天班的科室主任拿八九千元,在一线工作19天的护士却才3800元,这还是被当做该院宣传典型的护士,实际上,一线护士最少只有400元。这就是某些人“下山摘桃子”啊。被曝光后,有关部门反应迅速,把院长陈文乾、副院长董根文免职。因为事情太过奇葩,连中央都被惊动了。为此,国务院专门强调:相关补助津贴向一线医务人员倾斜,不得按行政级别发放;关心关爱一线医务人员的措施必须落实,不能打折扣。这事到这里,全国上下已经达成共识。但,如果事情就这么简单,我们也没有必要写文章了。真相是:即便是最好的政策,在执行中也不免要被一些人玩走样。而且,往往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我有一位读者,是山东济宁市兖州区铁路医院的医护人员。这半个月,他一直和我聊。谈到补贴,过程可谓戏剧。3月3日,该院贴出一个《疫情防控一线医务人员名单》,一共9页。其中一类一档139人,补助标准300元每天;一类二档56人,补助标准200元每天。这个名单让大家疑惑了:该院三位主要的业务干部,分别主管护理、医疗、感染的王*、徐*媛、吴*美,在名单中都各出现两次,一档二档都有他们,领取双份补贴。有些医护提出质疑:“他们并不带头进隔离区,为什么全勤,而且领取双份?”(我核对了,名单显示:王*4200+4600元;徐*媛4500+4400元;吴*美5100+4000元。)大家提了这个意见之后,院领导也听取了。后来,该院贴出一份新的《疫情防控一线医务人员名单》。这份名单只有19人,对,从194人减到19人。因为标准改为:只有直接接触确诊病例的才算一线人员。那些接触发热疑似病人的工作人员,本来在名单之列的,如今,和那几位被撤下的干部一样,都从一线医务人员名单跌了出来,也没有了补贴。

向上滑动阅览一线名单表

▲两次一线人员名单表都在上面的滑动框中,供有心人核实

这个标准在我看来是荒诞的。因为根据规定,一线医务人员是与确诊或疑似病例直接接触的接诊、筛查、检查、检测、转运、治疗、护理、流行病学调查、医学观察,以及直接进行病例标本采集、病原检测、病理检查、病理解剖的医疗卫生专业技术人员。这么多工作人员从1月23日开始,一直没有休息。他们去接诊发热疑似病例的时候,是承担了风险的。如今,因为他们反映了不公现象,就直接把他们排除出一线名单,无法得到政府的工作补贴,也因此无法得到政府相应的一线医护人员优惠政策待遇。这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这是从一个小的不公平到一个更大的不公平。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这个名单公布十几天过去了。这十几天来,我一直在和这个医院的医生护士联系,一直在等待医院发现问题,改变名单。我不想这么直接公布了,给这家医院带来舆论压力。然而,直到今天,仍然没有改变。你们的心,怎么那么硬呢?注意,这不是我接到的唯一的案例。我同样还接到河南漯河一家医院的一线补助名单,他们也是只有和确诊病例接触的才算,疑似不算。在这里,我要特别地为那些鸣不平的医护人员说几句话:他们鸣不平,起点是自己遭遇不公待遇,但绝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是为了集体,他们发出声音要承担的压力远远超过他们可能的所得。比如说,另一位呦呦鹿鸣的读者,海南省陵水县人民医院五官科刘丹医生,就发现本院补助公示表存在问题:该院院长、副院长、数名医务科员工和后勤保障员工在内的人员全勤,按照二档补助标准(200元/天)获3200元补助,高于大部分一线医护。该院接诊首例确诊病人的首诊医生总共获得300元补助;部分科室在疫情期间也在上班的医务人员并不在这一名单里。刘医生在职工群里提出质疑,并人事科提交了书面意见,未获答复。不得已,她在微信平台国务院办公厅征集线索入口实名举报。这个举报被转回陵水县委督查组。结果医院怎么做呢?发布通知:“我院职工微信群存在发表不当言论问题,给相关部门和我院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为进一步严肃工作纪律,即日起解散职工群。”当刘丹重建一个微信群后,上级打电话、微信发动亲戚劝阻,要求群内的医护人员退群,并表示该群违规。害怕因此丢了工作的医护人员不得不退出。 刘丹医生因此再次向上级投诉,要求院方认错、道歉,并恢复医护职工群,让医护人员有说话的地方。并未得到回应。后来,根据督查之后的官方发布消息,县医院于2月24日和26日分别召开专题会议和党总支(扩大)会议,决定此前的补助公示作废,不过,直到今天,3月24日,院方也没有恢复微信群和向医务人员道歉。仿佛在微信群中“不当言论”的定性和打压、孤立从未存在。刘丹医生是2月19日提出的质疑,迄今一个多月了;该县关于此事的第一次通报是在3月10日,迄今也已经半个月过去了。被扭曲的政策背后,是扭曲的人。将来会不会秋后算账?我不禁为他担了一百个心。今天,我想说:给一线医护的待遇,是国家财政给的,是这些为社会拼过命的人应得的,也是我们微不足道的心意;而那些说出真话,为同事鸣不平的医生护士,更加高贵,更加不易,他们不仅在抵抗非冠病毒,而且还在抵抗精神病毒。文亮医生殷鉴在前,我们不能让他们继续为难下去。我们是“中”的国度,希望不要再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那些使人堕落的极端;我们是感恩的族群,希望公平回报每一位一线医护的贡献——那些生死攸关的奉献;我们是有尊严的集体,希望尊重每一位医护因不平而发出的声音——那些守夜人孤独的声音。呦呦鹿鸣

近期:终曲李文亮近期:《陈院长火速被免 | 迟到的正义不是正义》

朋友们,长按并识别二维码,保持联系,得到新推送:

原文链接

赞(0)

评论 抢沙发

新华侨网 » 不让他们下山摘桃,他们就把桃全毁了:一线医护的遭遇,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