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这样回你微信的人,就算了吧

文字:李意外 声音:敖小敖

前两天,和许久不见的朋友约吃饭。 刚落座,大家正热烘烘地说话,朋友手机却嗡嗡嗡震动,视频弹出来,那边的人大抵不知他正在饭桌上,说话带了些情人间的呢喃。 行李箱里给你多备了两个口罩,瞧见了吗? 到酒店了,记得给我回个信,不然老惦记着,都没法儿睡踏实。 朋友一边应着,一边忙不迭地向我们解释着:“别介意啊,到地儿了,得先给我媳妇报个平安,总联系不上,会以为我出了什么意外。” 我们几个被这甜腻腻的语气酸到,都忍不住出声调侃:“真行,又不是刚在一块儿,还这么黏糊呢!” 可是说实话,调侃归调侃,心里却觉得很受触动。 能有一个时时刻刻记得回你消息的人,时时刻刻牵挂着你的人,那种感觉,一定很珍贵吧?

网上有句话: 我回你消息是秒回,你回我消息是轮回。而比轮回更悲伤的,是压根不回。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承认—— 一个人微信对你什么回应,就对你什么态度。 闺蜜桃子宣布回归单身。 问及原因,桃子苦笑: 我就赌气地说了一句别联系了,就真的断了联系,他可真是将冷酷进行到底。 桃子自嘲的话犹在耳边,我想到的是去年,陪桃子出去找他的事情。 那次是半夜,突然没了他的消息。 原本以为他只是在加班,但微信不回,电话不接。 桃子哪还坐得住,打车去了他的公司,没见着人。 又连同地铁站,还有他常常光顾的那些店,全都搜刮了一遍,依然毫无头绪。 失魂落魄回了家,却看到他老人家喝得醉醺醺,在客厅看球赛。 桃子文文静静一个人,当时见到那一幕,也被气得火冒三丈:“抽空回个消息对你来说就那么费劲吗?” 他倒好,左右都不觉得自己有错,反倒觉得桃子太过小题大做:临时有应酬。忙起来,就忘了回消息。瞎操什么心啊,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能丢了不成?这话听着,别提桃子了,我都快气到发飙。 你应酬归应酬,也不能放任那个在等你消息的人,独自心焦吧! 更何况,所谓忙,有时候真的不过是一句托词而已。

想到念书时,喜欢一个男生,总在微信上叽叽喳喳,和他分享自己的日常。 可常常是大半天过去了,那边才轻飘飘回一句:“刚在忙。” 那时不觉难过,靠着一腔热忱,总能笑脸相迎。 时间久了,才懂得不再自讨没趣。 作家夏茗悠说过一段话,现在读来很有感触: 就像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你也无法等到那个不想搭理你的人。 所以,那个不回你消息,让你熬夜等待的男人,可能根本就没打算回复你消息,别再为他难过,别再等他消息了,就此打住吧……

这个世界多的是不再联系的想念。 爱情也好,友情也罢,时过境迁,渐行渐远。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最说不清楚的事情,即便是十多年的感情,往后几十年不联系也大有可能。 只是道理都明白,却总是放不过自己。 年前在几个本地同学的群里,突然听人提到小树,他们说: 小树嫁了人,老公是做生意的。 小树生了对双胞胎,一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正好凑成了一个好字。 小树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房产都不知道多少套,年年拖家带口,去国外度假…… 末了有人问我: 你跟小树以前不是最铁吗? 一时之间竟不知怎么回答,被问得尴尬,也觉得哑口无言。 是很铁,但那都是过去式了。 贾平凹说: 朋友圈是春天的花,冬天就消失了。 兜兜转转许多年,最终结局,不是忘记,就是分开。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那么一个人吧? 曾经畅聊到深夜,总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而今却躺在好友列表里,跟其他人看着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不删除,不拉黑,时常想起,却不再联系。 小树之于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一起长大的玩伴,恨不得同穿一条裤子,一块儿吃饭,一块儿上课,像连体婴儿似的,整天形影不离。 小树那时个子小,又不爱说话,在学校里总被男生欺负,而我咋咋呼呼,每次都是冲在前面,以护犊子般的姿态,换来小树对我的“死心塌地”。 陪我疯,陪我闹。 感冒的时候,陪我去打点滴,知道我怕苦,每次吃完药,都给我塞奶糖。 连爸爸从香港带回来的零食,也偷偷用纸巾包了,给我捎一份到学校…… 那份纯真的情谊,而今想来,再没有第二个人给过。

想起小树以前总喜欢说: 我是个重感情的人,一旦认定谁是朋友,就会看得很重。 我何尝不是一样? 明明曾经无话不谈,明明曾经那么要好。 可现在一起分享的不再是你,一起吐槽的不再是你。 你发在朋友圈里的动态我看不懂,我发在朋友圈里的动态你没兴趣。 圈子不同,话不投机,你有了你该认识的人,我有了我该找寻的方向,形同陌路似乎变成了一件无法阻扰的事。 从耿耿于怀,但渐渐看淡。 老实说,还是会想到从前,但心里知道,已经回不去了。 时间打败了我们,让我无法和你在生命的相同阶段经历相似的悲喜。空间分割了我们,让我在你经历那些悲喜的时候,错失了陪在你身边的机会…… 也许就像他们说的: 有些事,只能用来怀念。有些人,只能用来想念。不删微信,但也不再联系。没有拉黑,但也没了关系。甚至在微信朋友圈里,都没有了点赞的勇气。不是不关心,而是不知道以何种身份去关心。不是不在意,而是不知道以什么理由去叨扰。我们之间—— 退一步舍不得,进一步没资格。 曾经以为不止这样,但是又只能这样。 说到底,是当谁都不再主动,这辈子,就真的慢慢没了交集。

我爸常常告诫我:人活一世,看淡人来人往,接纳人情冷暖,这样子会好过许多。 2012年,那时家里出了点事,我爸急得焦头烂额。 当时我问他:“为什么不找李叔帮忙?你们关系那么亲厚。” 我爸却一个劲地摆手: “他在外地打拼,养家糊口也不容易。 帮了,我心里有愧。 不帮,我心里有怨。 自己难点无所谓,咬咬牙,也就熬过去了。” 我以前一直觉得朋友间仗义相助是件天经地义的事情,那次之后,突然醍醐灌顶般地意识到: 大人都习惯分享快乐,痛苦却选择独自下咽,不是喜欢一个人承受所有,而是年纪越大,越明白,人和人相处,根本没有什么理所应当,只怪自己太想当然。 其实—— 再深的感情,也会有所顾忌;再好的关系,也经不起试探。 有些事看破就好,不必点破;有些话听听就好,不必当真。

电影《霸王别姬》里有一幕我印象深刻。 当程蝶衣知道小楼要娶菊仙时,抓着对方的衣领,泪流满面地追问:“不是说好要唱一辈子的戏吗?” 可一辈子谈何容易? 对小楼来说,唱戏从来只是谋生,有妻有子,布衣粗食,才是他要追求的寻常人生。 所以他在乱世中,可以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告发蝶衣。 而蝶衣却因为小楼的所作所为,自暴自弃,自我放逐,最后自刎离世…… 想到他们说: 这世间,总是两种人最容易受伤,一种是太念旧的人,一种是重感情的人。 太念旧的人,走不出过往的伤害。 重感情的人,失望于恋人没能兑现诺言,失望于以真心相换的朋友,转身就可以把自己出卖…… 可生命来来往往,人性复杂。 你有没有想过?正是我们的念念不忘,和耿耿于怀,才给了对方一次次伤害我们的权利。 说到底: 人因不惜而散,心因不真而凉。 你真我更真,你假我转身。 人跟人之间呐!随缘,别攀援。 能凑,就凑一块儿,不能凑,也别再勉强。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有些人闯进你的生命里,并不代表地久天长。 别再执迷不悟,别把事事追问。 有幸走一程,那就真心交付。不得已分开,也祝各自安好。 人与人相处,最舒服的状态莫过于这般: 你若还在,我便奉陪到底,你若要走,我亦绝不强留。 毕竟人生海海,岁月匆匆,错过是人间常态,多得是有缘无份,而我们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辜负相遇,也别看轻自己。 成年人的世界,总得学会一个人走,然后一个人经历所有。 做好自己,亲疏随缘。 就像屠呦呦所言:别去追一匹马,用追马的时间种草,待到春暖花开时,就会有一批骏马任你挑选点个“在看”,往后余生,不执着,不强求,要豁达,要通透!

– E N D

原文链接

赞(3)
新华侨网 » 这样回你微信的人,就算了吧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