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我2月24日入境秘鲁,现在被迫困在亚马孙雨林附近一个多月了……”

“我原计划3月16日经由阿根廷回国,然而被迫困在利马一个多月了……”

“我和老公带着两个小孩儿来秘鲁旅游,没想到一下被困一个多月,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我和女朋友3月中旬来秘鲁玩儿,刚来就碰上封国,之后被困在利马将近一个月才艰难地回到美国……”

3月15日,为应对持续扩散的新冠肺炎疫情,拉丁美洲国家秘鲁宣布自3月16日起进入全国紧急状态,所有民众强制居家隔离,17日起全面关闭海陆空边境。 突如其来的“封国”禁令让正停留在秘鲁的中国旅客手足无措。他们有的是到秘鲁来旅游的,有的是到秘鲁来做生意的,还有的是来探亲访友的。然而,一场疫情让他们被迫困在了秘鲁各地。随着秘鲁“封国”期限一延再延,这批被困的旅客有家难归。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封城下的塔拉波托。受访者供图

秘鲁突然“封国”且一再延期,大批中国旅客滞留

2月26日,巴西圣保罗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冠肺炎疫情首次进入拉丁美洲。此后,疫情逐渐扩散,拉美地区几乎无一国家幸免,甚至亚马孙雨林里的原始部落也出现了多例确诊病例。

秘鲁自然无法例外。3月6日,秘鲁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此后一段时间,秘鲁确诊病例增长缓慢,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停留在两位数。但自3月底4月初开始,秘鲁疫情扩散加速,最多时4月8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1388例。截至4月10日,秘鲁累计确诊病例达5897例,仅次于巴西、厄瓜多尔、智利,是拉美确诊病例第四多的国家。

秘鲁的死亡病例也逐渐增加。3月19日,秘鲁报告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此后单日新增死亡病例逐渐增加。截至4月10日,秘鲁累计死亡病例达169例。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南美疫情。AS/COA

为遏制疫情扩散趋势,3月15日晚,秘鲁总统比斯卡拉宣布该国自3月16日零点起进入为期15天的全国紧急状态,关闭所有边境,所有民众强制居家隔离,除外出购买食品、药品等生活必需品以及去银行、紧急就医等情况外,不得外出。秘鲁还动用国家警察和军队确保封锁秩序。

然而,第一阶段封锁并未能阻断疫情传播。随后,比斯卡拉先是宣布紧急状态延期至4月12日,后又延期至4月26日。

这让滞留在秘鲁各地的中国旅客心焦如焚。阿维(化名)是在美中国留学生,他3月中旬趁着春假和女友一起到秘鲁旅行,最后却因为秘鲁“封国”被困在库斯科将近一个月。在多方求助未果后,阿维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将被困在秘鲁的中国旅客集中了起来,想着群策群力、共同商讨离开秘鲁的办法。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3月16日的库斯科机场外,人满为患。受访者供图

阿维对新京报记者介绍,目前被困在秘鲁的中国旅客大约有30多个(当然,也许还有未联系到的中国旅客),大家尝试了各种办法试图离开秘鲁回国,但都失败了。随着秘鲁封国一延再延,许多旅客面临着资金不足的问题。因为在秘鲁的旅客基本上都是住在酒店或是民宿,吃住全部自费,日均消费在500元人民币左右。“出来旅游的,大部分人都没有带足够的资金,很多人进入4月后就面临着资金不足的问题”。

据阿维了解,在被困的这些人中,有的年龄比较大,已经属于高风险人群,有的拖家带口,小孩儿不足6岁,还有的是在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留学的学生。其中大部分是来旅游的,但也有来做生意、探访亲友的,还有中资企业外派人员和孔子学院老师等。

秘鲁实施男女分开上街管控制度,被困旅客面临防疫困境

除了个人面临的资金问题外,被困秘鲁的旅客还面临着共同的防疫难题。

4月2日,比斯卡拉通过一项备受争议的防控举措:居家隔离期间,秘鲁民众按照性别进行限制和分流。具体是,男性可以在周一、周三、周五出门,女性可以在周二、周四、周六出门,周日则所有人都不许出门。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男性出门日,街上只有男性拉着购物车前去购物。受访者供图

同是因为春假和男友前往秘鲁旅游,却被困在利马的豆沙(化名)对记者表示,秘鲁男女分开允许上街的举措,事实上导致女性出门的那三天人流量比之前还大,超市、银行这些地方排队的人也要远多于疫情之前,这导致交叉感染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而由于这边没有外卖、生鲜配送上门,住在民宿酒店的中国旅客又不得不出门采购,每次都提心吊胆。

其次,随着秘鲁疫情加重,许多当地民众都会对亚裔面孔投去非常不友好的眼光。因为工作问题前往秘鲁却被困利马的叶子(化名)称,群里好多人都曾在路上或是在超市里被人辱骂或攻击,但因为大家西班牙语都不大好,也没办法给人解释。

此外,邻国厄瓜多尔疫情非常严峻,也让处在秘鲁的中国旅客非常不安。据《纽约时报》报道,随着疫情发酵,厄瓜多尔情势非常危急。在厄瓜多尔最大城市瓜亚基尔,随着死亡病例急剧增加,医疗系统和丧葬服务系统都已不堪重负。据worldometer统计数据,截至当地时间4月10日,厄瓜多尔累计确诊病例7161例,累计死亡病例297例。4月10日单日新增2196例。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厄瓜多尔瓜亚基尔一家诊所外。《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叶子称,厄瓜多尔的疫情形势让他们更为焦心,担心随着疫情逐渐发酵,秘鲁医院收治能力不足,届时也会出现厄瓜多尔这样的现象。“这里的医疗条件比较差,还有很多人不遵守宵禁、不佩戴口罩出现在公共场所,感觉感染风险非常高。”叶子称。

一家中资企业驻秘鲁员工Alex对记者表示,他因为是公司外派,面临的情况相对好一些。公司于上月底给他寄了100个口罩,并且叮嘱他只要有机会、不管机票价格多高都尽快回国,这让他感觉非常暖心。但是,目前的困境就在于,秘鲁封境,他们根本无法离开。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在超市外排队的人群。受访者供图

除此外,许多人所处的环境非常糟糕。阿维介绍称,目前有些人滞留在首都利马,条件相对好一些;但也有一些人被困在库斯科,这个地方海拔高达3400米,很多人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却因为封锁无法离开;还有人被困在亚马孙雨林附近,这些地区同时存在登革热疫情,他们面临着双重风险。

以下是四个被困秘鲁中国旅客的故事,他们处在不同的地方,面临的困境也各有不同。

被困塔拉波托:

“在亚马孙雨林附近一个多月,被蚊子咬都紧张不已”

阿达(化名)2月24日入境秘鲁,原计划乘坐3月17日凌晨1点的飞机离开,没想到秘鲁突然宣布3月17日0时起全面关闭海陆空航班。相差一个小时,阿达被迫在亚马孙雨林附近的塔拉波托(Tarapoto)待了一个月。

到4月10日,阿达就已经在塔拉波托的酒店里住了一个月了。除了吃饭、住宿这些基本问题外,随着滞留时间越来越长,阿达也对自身的处境越来越担忧。

阿达介绍称,她所在的地方医院直接表明没有救治能力,这里的病人确诊后只能在家隔离,由家人照顾,靠自己的抵抗力熬过去。而她已经看到报道,巴西亚马孙雨林原始部落已出现多例确诊病例。阿达忍不住想,如果自己不幸感染了,该怎么办呢?

除了新冠肺炎疫情外,滞留雨林附近的阿达还面临着另外一个“大敌”——登革热。阿达称,“这里登革热疫情也非常严重,基本上无药可医。前些天被蚊子咬了一口,紧张了好多天……”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塔拉波托工作人员正在喷杀虫剂。受访者供图

“这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中国游客——原本还有很多其他国家的游客,但这些天慢慢都离开了——每天都感觉非常的孤立无援”,阿达对记者表示,“我们每天都在想,到底何时才能回家”。

被困利马:

“强迫自己不要一直看疫情消息,碰到许多好人好事”

已经61岁的hy(化名)是被困秘鲁微信群中年龄最大的一位,大家都亲切地喊她贺阿姨。

贺阿姨自2月2日出国旅行,此后一直在南美几个国家之间辗转。她本来计划3月16日晚从利马前往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在那边停留两天后于3月18日回国,然而秘鲁突然的“封国”导致她独自一人被困在了利马。

“封城之后,我就开始给大使馆写备忘信,大使馆的回复是,已经把我的备案信息报回国内,让我继续等通知。”贺阿姨对记者表示。

封城快一个月了,目前还没有解封的苗头,这让贺阿姨内心非常焦虑。虽然她在封国后立马就找到了一个相对稳定的住所,但是每次出门买东西都提心吊胆,担心当地会出现攻击华人的现象。此外,封锁之后,即使能抢到食材,价格也都特别昂贵,时间一久,她也难以负荷。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利马街边报刊亭的老太太,这里可购买自制布口罩。受访者供图

除了生活上的困境外,贺阿姨的心理压力更大。“每天通过各种途径看到各种消息,心里越来越急;看到秘鲁以及邻国厄瓜多尔的一些惨状,情绪更是糟糕,失眠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有时候只能强迫自己不要再看”,贺阿姨称。“我们知道现在要求回去会给祖国添麻烦,但我们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我担心如果这个时候生场大病,没有医保,我的生活都将无法自理”。

事实上,虽然被困利马面临种种窘境,但她也碰到了许多善良的人,给予她许多帮助。在她口罩即将告缺时,仅在社交媒体上有过一次交谈的国内企业驻利马办事处工作人员立即联系她,给她送去了口罩及手套,还告知她附近中国超市的地理位置等信息;在她急缺保暖衣物又无法立即购买时,秘鲁房东给她送去了几件旧衣。“漂泊几个月,不好的事情当然有碰到,但还是好人好事多。”贺阿姨对记者表示。

被困阿雷基帕:

“只剩我一个游客,我教前台汉语、她们教我西班牙语”

未名(化名)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每年冬天都会选择出去走走。今年,未名走向了南美。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会被迫滞留秘鲁两个多月。

在抵达秘鲁前,未名在墨西哥、古巴、哥伦比亚等国家转了一圈,原计划于2月初从墨西哥绕道美国回国,但由于美国转机的航班被取消了,未名干脆转向了秘鲁。未名最开始停留在库斯科,学习了一段时间的西班牙语,之后决定在秘鲁转转就回国,没想到在一个小岛“失联”几天后,秘鲁就“封国”了,未名无奈被困在了阿雷基帕。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阿雷基帕的日落。受访者供图

“阿雷基帕本身还挺好,整座城市很平和,环境也不错,物价也不算贵,所以我的心态一直还挺好的。但是,从上周开始,和我一起住在旅馆的十几个欧洲游客陆陆续续都走了,现在整个旅馆基本上只有我一个游客。这个时候,我的心态才有点崩。”未名对记者表示。

秘鲁的封锁措施一延再延,确诊病例也一直在上涨,这让未名的压力越来越大。由于境内交通也封了,他甚至无法去到利马、库斯科等有着较多中国游客的大城市。“不过因为我之前是汉语老师,所以现在在前台教她们汉语,她们则教我西班牙语,也算是打发时间了”。

被困利马:

“有美签的大都选择返美,其他人继续等待”

正在美国加州大学攻读硕士的毛毛(化名)和女朋友豆沙(化名)3月14日抵达秘鲁,两人原计划趁着春假四处走走。毛毛对记者表示,之所以没有取消行程,是因为当时整个秘鲁只有40多例确诊病例,感觉疫情并不严重。

3月15日,毛毛和豆沙跟随旅游团前往亚马孙雨林的一个小镇马尔多纳多港。16日早晨,两人听到消息说秘鲁要“封国”,于是赶紧从小镇转飞库斯科再到利马,希望能赶在彻底封锁前离开秘鲁。

豆沙称,当时库斯科机场和利马机场都挤满了外国游客,大家都想赶紧离开秘鲁,每个人都很绝望,“可是大批人群中,戴口罩的不到1/10,若是有人感染了简直太可怕”。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3月16日的马尔多纳多港机场,外国游客紧急离开。受访者供图

可是两人还是没能及时离开,只能让导游帮忙改签,回到首都利马。之后,两人一直住在利马的民宿之中,想方设法离开秘鲁。“封锁最开始那段时间,超市里很明显还有很多外国人。然而到本周一,超市里几乎都是本地人。封锁期又一延再延,我们真的挺绝望的”。

豆沙介绍称,在寻求官方帮助未果之后,她和毛毛先后6次尝试自己购买机票离开但都失败了。最终,由于拥有美国签证,两人登上了美国包机,于8日顺利返美。

豆沙对记者表示,在被困秘鲁的这群中国旅客中,有部分是在美国读书的留学生,也有部分在美国工作的华人,他们因为有美签,大部分都顺利登上美国包机返美。“但是其他从国内过去的旅客,目前毫无办法,只能继续等待”。

新京报记者 谢莲

编辑 丁天 校对 李项玲

来源: 新京报

赞(0)
新华侨网 » 秘鲁突然“封国”且期限一延再延,被困中国旅客归程难期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