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新冠疫情让加拿大的老鼠四处奔波

大鼠这种动物不是很爱冒险。它们喜欢待在家附近,奔走于巢穴和稳定的食物来源之间,这两者间距一般在150米以内。

它们更喜欢在夜色掩护下行动。

“谁都想来只小啮齿类来补充一发蛋白质,”纽约的啮齿动物学家Bobby Corrigan说。“老鹰想逮它们,猫头鹰想逮它们。臭鼬,浣熊,野猫,野狗……”名单还可以继续列下去。

但要是大鼠没了食物,那它就会铤而走险,从一个阿宅转职成一个探险者、猎手和捕食者。

延缓新冠肺炎传播的措施对于某些大鼠来说,意味着食物供给的枯竭,尤其是曾经热闹的那些旅游点和如今歇业的美食街。Abell害虫防控公司的办事处遍布加拿大,他们表示,鼠患相关来电比2019年上升了50%。

“饥饿的的大鼠什么都做得出来,”Corrigan说。“一旦没得吃,哺乳动物会做什么可就难说了。”

它们会去离家更远的地方觅食,只要钻得过去,它们就会钻过门缝底下去找吃的。

如果大鼠找不到吃的,它们就会变得好斗。食物充足时候,它们尚能容忍小鼠,食物匮乏的时候大鼠就要攻击它们了,甚至大鼠之间都会互相攻击。据了解,它们还会从鸣禽的巢穴中偷走雏鸟,或者尾行然后偷袭鸽子。

Corrigan表示,社交疏远措施对大鼠的影响因城而异,甚至每个街区情况都不一样。

对于一只几乎只从居民区垃圾桶找东西吃的大鼠来说,生活一如既往。但是在有的地方,所有人连带着他们的残羹剩饭一起消失了,当地大鼠的处境可就凄凉多了,它们不得不去新地方找吃的。

“现在还没有发生普遍的鼠患爆发,”Corrigan说,但人们应该“保持警惕”。
在温哥华,人们担心市中心东区的鼠患增多。在那里,好多人没法待在家里以达到社交疏远的目的,而关停服务设施又把更多人赶到街上。

卡内基社区行动项目协调员Fiona York说:“人行道变挤了,街上的人也变多了,由于很多单间户型和支持性住房的限制性政策,实在无家可归的人也变多了。”

York说喜士定街上垃圾变多了,这一带大鼠增多也在情理之中。

奥本海默公园帐篷城居民的援助者Chrissy Brett说,商家把业务迁移到外卖上增加了周边区域的垃圾。为了确保物理疏远,人们得打包而不能堂食。但她注意到,垃圾桶装不下多出来的垃圾了。

她说,要想改善公园乃至整个市中心东区的境况,还需要施行更多举措。增设垃圾桶,提升收集垃圾的频率,增设洗手台,提供清洁用水和更优质的卫生间设施,这些全都有必要。

她说:“我们得做得更好。”

虽然市中心东区的卫生问题远不止鼠患增多这一件事,但啮齿类确实会对健康构成威胁。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博士生Kaylee Byers在研究市中心东区老鼠,她说:“大鼠确实携带了很多致病菌。”

Byres表示,之前温哥华鼠患研究计划的研究发现,市中心东区的大鼠携带的病原体包括巴氏杆菌和MRSA(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

她说:“与鼠为邻、看见或者跟它们近距离接触,除了疾病风险,还会引起焦虑和恐惧。”

温哥华市政发言人的声明表示,官方正在尝试逐步解决垃圾问题,包括增加道路清扫和垃圾收集作业,和社区服务团体一道加强特定区域的清洁工作。

“我总说,要想远离鼠患,你能做的最明智的事情就是,问问你自己垃圾处理得怎么样,邻居垃圾处理得怎么样,”Corrigan说。“这很简单,但回过头来看效果拔群。”

Corrigan说:“我们应该看看自己的窝巢。只要我们打理妥当,就不会长寄生物。大鼠其实就是一种寄生物,属于偷窃寄生物,因为它从我们这偷东西。”(煎蛋 ,图片来源pixabay)

赞(0)
新华侨网 » 新冠疫情让加拿大的老鼠四处奔波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