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大疫之后世界会跟以前一样吗?10种情况

赫芬顿邮报4月17日刊出艾迪-富杰的文章。他说,最近很多人都在思考“以后的日子”和“以后的世界”。还有一群议员鼓动通过公众咨询来理解以后的世界。这些预测通常涉及地球,世界,欧洲,法国,经济和社会体系,却很少涉及个人。

然而,根据年龄和健康状况不同,个人对Covid-19病毒的暴露程度或脆弱性也极为不同。而且每人在隔离中的感受也不一样。人们感受取决于住在大城市还是住在敏感郊区或乡村,住的是一小间公寓,还是住带花园的房子,是单身一人,还是夫妻二人,或一家子,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能否远程工作继续赚钱,能不能上网等等。

所以,对于个人而言,以后的世界因人而异。要考虑的关键因素还有,他们如何处理或管理最近发生的或将要发生的各种“打击”(疫情,隔离,经济衰退,可能的二次疫情。而且还要看他们跟以前世界的关系。

当然,在有选择权的人和选择权相对少的人之间,存在很大差异。前者可以掌控自己,逃离对他们有害的情况,后者就没有这个能力。

因此有些人想回以前的生活,而且能做到。另一些人则无法做到,因为他们在疫情中失去了亲人,失去了工作。

还有人想忘记过去的世界,却可能无力开始新的生活。当然也有人能改变自己的生活,翻过历史一页,如愿开始新生活。可以归纳10种情况,它们可能部分重叠:

1. 那些在疫情中失去亲人,甚至失去几个亲人,可能还叠加失业的人,承受着巨大的哀伤。对于这些人来说,以前的世界永远消失了,以后的生活,必须在走出哀伤之后才可能考虑。而走出哀伤需要通过几个阶段:拒绝,愤怒,谈论,沮丧,接受。

2. 曾经得病,住院,包括重症监护后死里逃生的人,还有检测冠状病毒阳性后痊愈的人,以及这些人的亲人们,都大大松了一口气。他们可能想与之前的生活有联系,也可能想开始一个新生活。这场巨大的恐惧可能导致他们对自己的生命存在提出问题。比如被测出阳性的法国歌手帕特里克-布鲁埃尔向法国新闻台France info表示,从这样的事,这样的意外和悲剧中解脱出来,你不可能毫发无损。它肯定会让你想很多事情,想世界的事,想个人的事。他说,肯定有质疑,让你重新确立生活中什么更优先更重要,看事物的方式可能也和以前两样。

3. 大大松口气的,还有医护人员和其他在疫情期间持续工作,与公众接触,面临感染Covid-19病毒风险的人。这些抗击病毒和面临物资短缺的“英雄”们,我们希望他们不要回到以前的世界。因为以前他们的薪水通常比较低,且没有受到社会的足够重视。

4.  因疫情失去工作,眼看收入来源枯竭的人,承受着巨大焦虑。比如那些独立工作者。他们从害怕染病到害怕明天。对他们来说,以后的世界可能是在经济和社会方面都很不安全的世界。

5. 那些在疫情隔离期间不能工作的人,以后需要付出双倍努力找回失去的时间。比如理发师们,将面临很大的工作量。对于这些人来说,以后的世界很像以前的世界。

6. 一部分人很高兴恢复了过去的老习惯。不论是职业习惯与否,他们循着某种惯例生活下去。这种人希望以后的世界尽量跟以前的世界相同才好。

7. 那些在疫情后从休闲地返家的人,特别是返回法兰西岛,大巴黎的人,在“时间暂停”的“田园括号”关上之后,他们需要重新适应大城市的忙碌生活。对于这些人来说,“以前的世界”和“以后的世界”有很大一部分是重叠的。

8. 有些人在疫情后,会重新投入超级忙碌的生活,尽管他们还将保留一些在隔离期间生发出来的新习惯,比如跑步,比如在家自制面包等等。对于这些人而言,以后的世界很像以前的,仅有一点小变化而已。

9. 那些很喜欢在隔离中过“慢生活”和“返回自我”的人们,将继续试图过“慢生活”。他们为了节省交通耗时,更愿意远程工作,或者不再做全时工作。对于他们来说,以后的世界没有必要跟以前一样。无论如何,他们将会让它跟以前不一样。

10. 最后,那些想打破从前生活方式的人,疫情和隔离是触发他们改变看法的启示录。他们希望改变职业方向。他们中的一些生活在巴黎大区的人,希望到小城市,甚至乡村去生活。最大胆的一部分甚至会选择去乡村,按新生存主义和崩溃学家的逻辑,过自给自足的生活。对于这些人而言,以后的世界应该被称为新世界才对。

来源: RFI

赞(1)
新华侨网 » 大疫之后世界会跟以前一样吗?10种情况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