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入学还是不入学?加拿大国际学生进退两难

【星岛综合报道】Zohra Shahbuddin说,她收到心仪的加拿大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欣喜若狂。

据加通社报道,Zohra Shahbuddin被位于温哥华的西门菲沙大学(Simon Fraser University)录取,就读出版专业硕士学位。但是现在疫情当前,她忧心忡忡,无法入睡。

和其他国际学生一样,她对大学改为网络授课感到不安心,她也担心拿不到工签,还担心自己的健康。

这名巴基斯坦的国际学生在考虑是今年秋天入学,还是推迟一年,明年再来加拿大。

她在电话采访中说,她已经反复考虑了两个月,但仍然无法做出决定。

加拿大移民,公民和难民部发言人Nancy Caron说,2018年,国际学生对加拿大GDP的贡献达到216亿元,他们还支持了近170,000份工作。

Caron在申明里说,加拿大政府允许学生在今年9月和12月31日之间,在加拿大以外完成学习。这段时间不会从他们毕业后申请工签所需的时间里扣除。

她还说,政府同时允许国际学生在开学以后每周工作超过20个小时的最高限额,条件是他们需要在必不可少的行业里工作,例如医疗护理,关键基建,食物供应等。

Shahbuddin说,她会在六月份做出决定。如果她拿到签证,只要不会影响到她申请工签,她可以接受网上教学。

卑诗大学(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发言人Matthew Ramsey说,九月份提供的课程将大部分是网上课程,这样学生们可以从世界各地参与。

该所大学在九月以前无法知道学生人数,因为大多数被录取的学生有时候出于各种原因选择不入学。

巴基斯坦的Ijaz Ashraf被位于满地可的协和大学(Concordia University)录取,就读工业工程硕士学位。他说,他很有可能选择推迟入学,因为他不想上网络课程,他想体验校园生活。

“我真的很想探索满地可学生的多元性,我想身在校园,和老师们当面交流。”

上网络课程要交一样多的学费,他说这“不合适”。

协和大学国际研究生每年为45个学分付出的学费要远高于本地学生。

Ashraf同时说,他担心魁北克省高企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

“我在考虑所有因素,我在和我的家人商量。”

Mutee Ur Rehman被位于多伦多的约克大学(York University)录取,就读电子工程博士学位。他说,他担心的是无法在网络上完成实验部分。

他说,“同时,作为博士生,我和导师以及团队成员的交流也非常重要。校园的气氛能够刺激和激励你。”

他同时说,如果在网上上课,时差也会成为问题。

“我做不到白天睡觉,然后晚上醒著上两节网课。这很难于操作。”

他说,疫情改变了他的一切。

“我的计划被毁了,我陷入无法确定的状态。”

Rajdeep Dodia被位于多伦多的乔治布朗学院(George Brown College)的本科证书(graduate certificate)课程录取。他也倾向于推迟到明年入学。

他说,要为网上课程支付16,000元的学费,这让他担心,在疫情后低迷的经济里找工作,也让他担心。

他说,印度的网络连接也是个问题。

他通过FaceTime接受采访时说,“现在是早上7点30分,网络不错。再过一阵,网速就会变慢,我甚至在脸书上发个信息都发不出去。”

加拿大大学教师联盟(the Canadi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Teachers)执行总裁David Robinson说,他听到很多人都有同样的担忧。该联盟正在和加拿大学生联盟(the Canadian Federation of Students)协同工作,努力解决问题。

这两个团体都建议,由政府出资,降低或免除学费。

他说,部分国家的学生还有一个担忧,那就是教材在那些国家可能受到审查。

“注册有些课程的学生可能会有风险。”

国际学生在学生总数中占有相当数量。找到解决方案,让他们能够得到高质量的教育,是各个学校的利益所在。

(多伦多大学校园/加通社图片)语冰编译

赞(0)
新华侨网 » 入学还是不入学?加拿大国际学生进退两难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