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肺炎疫情以外的危机:世界即将面临的五个重大挑战

巴黎街景

来势汹汹的疫情把其他国际大事推到了聚光灯后。这或许并不难理解。

致命的病毒波及全球,给世界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难题:不单单是如何应对传播与泛滥,还包括如何规划社会、适应生活的新常态。

疫情危机爆发以来,一些重大的国际问题被暂时搁置,现在,就是想再去着手处理,可能也已经为时过晚;还有一些问题比从前变得更加棘手;也有一些国家希望利用疫情中人们注意力转移去追求实现早就立下的雄心壮志。

BBC事务记者马库斯(Jonathan Marcus)为你梳理,除了疫情,今后几个星期、几个月中,我们还应该关注的五个大问题。

核竞赛烽火重燃?

2019年普京和特朗普会晤
Image caption2019年普京和特朗普会晤

限制美国和俄罗斯核威慑能力的双边条约《新战略武器削减条约》将于明年2月到期。如果要延期,时间越来越紧迫。该条约是冷战遗留下来幸存至今的最后一个重大裁军条约。

如果不延期,没有了约束,加上缺乏透明度,可能导致新一轮核武竞赛的威胁将更加切实。包括超高音速导弹在内的神秘武器得以研发,这一事实增加了新一轮军备竞赛威胁的可能性。

俄国似乎希望续签条约。从程序上来看,难度并不大。但是,特朗普政府看来非常坚定:除非扩大条约限制范围、将中国包括在内,否则美国不会续签。北京方面则完全没有兴趣加入。无论如何,要想起草一份新的综合性条约,现在可能也已经太晚了。

所以,除非华盛顿改弦易辙,或者,华府改换主人,《新战略武器削减条约》看来将要成为历史。

美伊关系紧张升级?

Why are the US and Iran such bitter enemies? (Chinese)

美国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引发的争议、事态将更加严重、糟糕。

目前,联合国有涵盖广泛的制裁措施,禁止向伊朗出售各种先进武器。但是,根据联合国支持伊朗核问题协议的决议,武器禁运令将于今年10月到期。伊朗总统鲁哈尼已经警告,美国延期禁运的愿望一旦成真,将导致“严重后果”。

但是,俄国同意延期武器禁运的可能性很小。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希望欧洲国家启动核协议中的另外一个机制,恢复对伊朗广泛的经济制裁(也就是签署核协议后取消的那些制裁)。

特朗普的这一赌至少可以说是很不寻常。当初,美国主动退出核协议,之后向德黑兰施加更大压力。伊朗已经违背了协议多项条款规定,但是,这并不一定是不可逆转的。

现在白宫的说法似乎是,伊朗应该坚持执行美国已经放弃的协议,否则必将面对新的制裁。奥巴马时代一位美国高级官员这样形容,特朗普的做法是“鱼与熊掌要兼得”。

美国和伊朗的关系将会变得更加糟糕,美国和关键的欧洲盟友现有的紧张也会加剧。其实,武器禁运并没有给伊朗在地区间的行为和伊朗武装代理人的能力带来多大的改变。

以色列计划吞并西岸?

巴勒斯坦示威者抗议期间躲避以色列士兵的催泪弹
Image caption疫情并没有阻止巴勒斯坦示威者抗议以色列

旷日持久的以色列选举终于结束了。和反对党之一达成权力分享协议后,总理内塔尼亚胡至少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将继续掌政。

尽管内塔尼亚胡本人仍然面临涉嫌贪腐的法律诉讼,但他已经提出极具争议的执政议程,其中包括,兼并目前约旦河西岸犹太人定居点,让它成为以色列永久领地。

换句话说,以色列这样的举动将给“两个国家”的解决方案彻底画上句号,尽管这曾是特朗普和平计划的一部分。

“两个国家”的方案曾被普遍视作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实现长久和平的路径,但是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实现希望相当渺茫。

巴勒斯坦人已经开始抱怨,欧洲几个国家的政府也呼吁谨慎行事,还有人提出,如果以色列实施兼并计划将采取制裁措施。一如既往,特朗普政府的立场至关重要。白宫是会绿灯放行、还是推动克制?

至少看来,内塔尼亚胡这样做是受到特朗普支持以色列吞并戈兰高地、将美国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做法的鼓舞。美国的立场现在还不明朗。有报道说,美国可能会有条件支持以色列吞并西岸定居点,前提是以色列同意展开巴勒斯坦立国谈判。

有分析人士认为,竞选期间,内塔尼亚胡利用吞并问题争取民族主义力量的支持,现在他可能会想办法收回承诺。

以色列强硬的民族主义力量根本不会接受巴勒斯坦建国。也许,美国人会出面调停。但是,前面的一段路注定坎坷不平。

脱欧大限步步紧逼

英国脱欧

脱欧,许多人可能已经忘了这个词。

时钟仍在滴哒作响,今年12月31日是英国脱欧过渡期的大限。有关英国和欧盟双方未来关系的磋商谈判已经恢复,但没有迹象表明,英国首相约翰逊和他的政府在考虑延长过渡期。

不过,病毒改变了英国脱欧的大背景,至少是陷入了一场或许需要很多年才能恢复元气的经济疲软。在英国,对重启是脱是留这个老话题的胃口看来不大,而且,时间越来越紧迫。

欧盟对疫情危机最初的应对并不理想,但后来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努力;英国自己的抗疫也算不上榜样。

英国离开欧盟,双方都将有劳损。或许(疫情)有助催生共识,指引双方未来的关系。但是,面对经济衰退和在一个更不友好的国际舞台上寻求出路的双重压力,英国在制定重要的经济、外交决策时面临的选择将更加艰难,必须给美国多大支持?抵抗中国要用有多大力度?

气候变化——超级严重的大问题

气候变化

抗疫,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也可以说是对国际社会应对最大、最复杂的全球性挑战—气候变化—能力的检验。

至于合作,迄今为止,国际社会应对新冠疫情的表现是喜忧参半。后疫情世界可能持续不消的紧张将导致局面更加复杂。

如何让治理气候变化的进程重归正轨只是挑战之一。重要国际会议——比如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6)原计划11月在格拉斯哥举行,现在已经被推迟。

悬而未决的大问题是,国际社会的“心态”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紧迫感、目标感会不会再获新生?新的国际秩序将在多大程度上允许国际社会在这个极为复杂的全球性问题上快速行动?

赞(0)
新华侨网 » 肺炎疫情以外的危机:世界即将面临的五个重大挑战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