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墨大留学生集体请愿:SSAF、学费统统还给我!

本文转载自“学在猫本”微信公众,仅代表原平台及原出处观点,仅供阅读参考。

昨天,睁开眼睛就吃了个大瓜,澳媒报道,墨尔本的拉筹伯大学过不下去,要破产了。事情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又是摆事实,又是举例子、列数据。

没过多久,学校就赶紧出来紧急辟谣了。

“我们暂时破不了产”“我们的小金库里还有点钱”“银行们对我们的还款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几天前,拉筹伯大学副校长John Dewar表示,今年的收入可能比预算少150亿澳元,明年可能高达200亿澳元。

这么多钱的缺口怎么办?

John Dewar说,裁员200-400人就可以啦,而面对明年的预算缺口,裁员600-800就可以啦。

为了活下去,说裁员就裁员。为啥?

还不是因为澳洲的很多大学里,在职的工作人员很大程度上是临时工!

据估计,一些大学里临时工的比例占到了70%,教学、行政人员都在其中。

很多同学可能会想,我们留学生交了三倍于local的学费,怎么花都够这些学校撑个一两年呀,不大兴土木地盖楼,很多学校应该都能挺过这个难关吧。

这个还真不好说。

最近,墨尔本大学名誉教授、前副校长Frank Larkins和墨尔本大学墨尔本高等教育研究中心名誉院士Ian Marshman发文表示,虽然澳洲很多大学有足够的现金和投资储备应对2020年留学生收入下降的直接影响。但是从长远来看,前景并不乐观。

他们对 COVID-19带来的留学生学费收入损失的影响进行了建模,把38所澳洲大学分成高、中、低三个风险等级。

通过建模发现,七所大学因留学生学费减少面临着严重的经济风险。

这七所大学是:莫纳什大学、RMIT、悉尼科技大学、拉筹伯、昆士兰大学和南十字大学以及堪培拉大学。

两位学者还表示,其实澳洲大学对留学生的依赖由来已久,在2009年到2018年的10年间,澳洲留学生的入学率就一路攀升。

而在这十年里,澳洲大学也从中获利,直接收入就增长了260%,从34亿澳元增到了88亿澳元。

这些钱都花在哪了呢?

教学,科研和校园基础设施建设。

你以为学校是为了欢迎留学生才年年盖大楼么?那明明是留学生们给了他们盖楼的勇气!

过度地依赖留学生,让这些大学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疫情考验之后,像瘪了气的气球一样偃旗息鼓了。

模型还显示,到2024年,因为来自留学生收入的减少,澳洲教育行业将损失180亿澳元。

乐观情况下,直到到2024年澳洲大学的留学生入学率才能恢复到COVID-19之前的水平。

而更悲观的情况是,COVID-19带来的影响可能会对澳洲国际教育出口造成长期损害。

在七所处于高风险级别的学校中,莫纳什大学、RMIT大学和悉尼科技大学拥有大量的留学生。

Monash留学生学费收入占34%,RMIT大学占36%,悉尼科技大学占35%。

这就意味着这些学校三分之一的收入都来自留学生,所以,虽然澳政府对待留学生的态度反反复复、朝令夕改,既不敢马上请留学生们回来,更不敢直接拒绝留学生返澳。

但是,澳洲大学始终用充满期待的眼神企盼留学生的归来。

作为暂时的缓兵之计,学校也只能裁员又裁员,节省一切可能的开支。塔斯马尼亚大学等一些大学不得不减少2021年开设的课程以收回资金。

同时,疫情期间,很多同学对于大学提供的网课并不买账。

两天前,墨尔本大学的留学生发起请愿:减免留学生学费,申请SSAF(学生服务和设施费,Student Services and amenities fee)退款!

请愿书上说,留学生们为墨尔本大学的收入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但是,COVID-19期间留学生们却成了最不被待见的人。

网课的内容不能满足学生需求。

没有使用校园内的任何基础设施,却还要为此付费。

留学生因为孤独和失去收入饱受精神疾病困扰。

但是学校却对学费减免和SSAF退款不闻不问。

请愿书上还说,作为一家非营利研究型大学,学校应该为留学生们提供帮助!

如果学校决定学费减免不可行,那么至少把推迟一个学期或者至少分两期收费。

请愿链接附上,想要一起助力减学费的同学,可以小手投上你的一票!

https://www.change.org/p/students-university-of-melbourne-international-student-tuition-fee-remission-and-ssaf-refund?recruiter=847173524&utm_source=share_petition&utm_medium=copylink&utm_campaign=share_petition
赞(0)
新华侨网 » 墨大留学生集体请愿:SSAF、学费统统还给我!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