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二季度情况并未好转 谁来阻止香港“衰退”

6月14日,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再次发布香港最新就业形势。陈茂波表示,香港失业率会由4月份的5.2%进一步攀升,可能超过2009年金融海啸期间的最差情况。“若在此时仍有暴力冲击行为,无异于直接摧毁中小企业和打工仔的喘息空间。”

这是自5月23日“港版国安法”正式进入立法程序,以及6月9日香港“修例风波”爆发一周年香港再次爆发“暴力活动”之后,香港特区政府对香港经济的又一次警示。


6月9日,香港“修例风波”爆发一周年之际,再次发生游行示威。这让即将完成立法的“港版国安法”的治理效果蒙尘。表面上的政治高压,似乎难以解决香港更深层的经济衰退问题。(Reuters)

香港经济正在经历着近20年来最严重的深度衰退。5月4日,香港2020年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本地生产总值(GDP)增速录得-8.9%,创有纪录以来最大跌幅。而二季度情况并未好转。

6月2日,香港特区政府不得不宣布,全体公务员今年冻薪。6月9日,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7月份将为香港18岁以上市民每人派发1万港元(1港元约合0.13美元),以帮助民众度过难关。据“渣打香港中小企领先营商指数”显示,二季度香港企业营商信心显著转差,综合营商指数跌至26.2,已经是近11年来的最差预期。

“衰退”难止

从2019年6月香港爆发“修例风波”以来,一场政治危机正在逐渐演变成一场经济危机,并且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再次打击之下,从消费到进出口、从服务业到金融,从就业到收入,再到房产和股票,香港经济和民众生活正在滑向一场更严重的危机。

然而,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香港政府在进行反思,并重新改进社会治理和经济政策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又再次席卷世界。外贸急剧萎缩、全球化产业链几近断裂,美国实施无限量化宽松(QE)政策,美元洪水冲击全球。这些都给作为国际自由港和金融中心的香港,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2020年第一季私人消费开支与上年同期比较实质下跌10.2%。固定资产投资、商品出口与服务出口增速也均为负增长。相比于2019年同期,香港恒生指数跌幅已超15%,香港楼市住宅均价也回落了近5%。与此同时,香港失业率也飙升至4.2%,创9年以来新高,未来失业率还可能进一步攀升至7%。


素有 “购物天堂”之称的香港,其零售业正在受“修例风波”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双重打击,经营异常冷淡,不得不推出大幅折扣。(新华社)

在“修例风波”与疫情的双重打击下,香港经济陷入了深度衰退。从短期看,其中受影响最大的是香港的服务出口业,2020年一季度年化跌幅达37.8%。旅游业更是几乎全部“归零”。尽管随着中国疫情的缓解,目前中国的旅游业已经恢复了近75%。但是,人们对于香港社会管理能力的担忧依然挥之不去,并开始向更深层面延伸。

市场信心正在被掏空

香港经济之所以繁荣至今,一方面来自于香港人的艰苦奋斗,另一方面则得益于,香港作为中国连接世界经济窗口的特殊位置。来自中国企业的转口贸易、大量商品的进出口与外汇预结算,以及金融信托业务都需要经过香港。而来自全球的贸易和资金也需要经过香港才能更便捷地进入中国。2019年,中国获得外商直接投资(FDI)1,381亿美元,其中963亿美元经香港流入,占比高达70%。香港在贸易服务业和金融服务业上相比于周边的上海、深圳等城市更加专业和高效。

然而,近年来一系列的政治事件和社会动荡则正在掏空香港的经济基础。早在疫情之前,中国企业已经开始减少了在香港的业务,并转向中国的上海和深圳,乃至英国的伦敦。2019年二季度,伦敦就已经超越香港成为世界第一大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

而“修例风波”和疫情的爆发则加速了市场对于香港“信任”危机的爆发。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来自中国的经济活动停滞,固然是影响香港经济的主因。但是,随着3月份中国经济走出疫情危机开始复苏,原有的对于香港社会治理的不信任就有越发显现。在企业普遍困难的时期,谁又会愿意因为香港的动荡来徒加损失呢?

在中国3月份外贸进出口有所回升,较2月份明显收窄3.1个百分点,上海、深圳等中国一线城市经济经济回暖明显的同时,香港却遭遇了“倒春寒”。3月份香港整体出口额同比下跌5.8%。预计2020年第二季度,香港出口额还会出现5%至10%左右的负增长。香港的经济数据依然在不断恶化。相比于“修例风波”和新冠肺炎疫情本身造成的损失,这两者更像是香港问题的放大镜,并可能诱发更大的危机。

除了产业经济的衰退风险外,更为危险危机正在来临。作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正在面临大规模资本外流。2019年三四季度香港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赤字规模分别已达-1,635亿港元和-818亿港元(1港元约合0.129美元),创20年来之最。香港的基础货币总结余已经降至541亿港币的12年来最低水平。港元面临巨大贬值压力。尤其是在美国启动无限量化宽松政策之后,海量美元的冲击正在使香港应对金融风险的能力大幅减弱。

继贸易大幅下降后,金融市场的“信用创造”的这一香港经济的生命线也开始受到威胁。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室主任张明表示,香港服务贸易盈余显著收缩将带来连锁反应,在2020年,香港可能会面临经常账户赤字与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赤字的“双赤字”格局。而赤字的上升和资金的大量外流则将进一步导致港元的贬值。

尽管在美国疫情爆发以来,港元兑美元出现的大幅升值的情况,并一直保持高位。但是,这更多地来自于美元避险资金的推动。如果,美国的疫情有所好转,而香港的经济依然难以恢复,市场情绪就将反转。目前脆弱的香港经济和底结余的状况将难以抵挡做空势力的冲击。

而从长期来看,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正在因此而削弱。资金长期外流的“负马太效应”将导致,香港资本市场的融资能力和企业信用担保能力、评级信用进一步下降。之前,中国企业选择在香港投资、注册,抑或上市,多半都是看中了香港的金融环境和创新能力。而随着社会的动荡、阶层的固化、大财团对经济的垄断,香港人的拼搏与创新精神正在被扼杀,服务的热心和专业程度也在被内地城市赶超,而融资成本却正在快速上升。

赞(0)
新华侨网 » 二季度情况并未好转 谁来阻止香港“衰退”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