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爱马仕工匠制作假包卖到亚洲,进账400万欧元后被告上法庭

 

几位爱马仕的工匠从工作室偷走原料,向供应商购入同样的皮革,然后就能制作以假乱真的“原单铂金包”,这听起来像是假包商人卖货时编造的故事,但这套推销话术其实真的有对应的现实版本。

据英国《卫报》报道,6月24日至6月26日,一个包含10人的犯罪团伙在巴黎刑事法庭因滥用信任、拥有和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等罪名受审,其中7名是爱马仕前员工,他们在2011年至2014年制作了约148个假包出售给亚洲顾客,成交额超过400万欧元(约为3175万元人民币),其中许多顾客来自中国香港。

这个10人团伙是阴差阳错地被盯上的。巴黎警方此前正在调查一位盗窃爱马仕包包并卖到亚洲的男子,在监听该男子的公寓时,警方无意间听到一些对话,指向有一家“秘密工作室”制造并贩卖假包。

这些工匠制作的假包中,包括爱马仕最难买也最保值的铂金包(Birkin bag)。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极为稀少的喜马拉雅鳄鱼皮铂金包曾数次拍出30万美元(约为212万元人民币)以上的价格。

一群爱马仕工匠制作假包卖到亚洲,进账400万欧元后被告上法庭

法庭文件显示,该团伙会以2.3万-3.2万欧元(约为18.2-25.4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假包,定价约为爱马仕门店的一半。

检察官向法庭表示,这条制假网络最早起源于团伙中的3人,有2人是爱马仕员工,其中1人曾是爱马仕的皮革剪裁工,他在职时从爱马仕带走了一些机密文件和铂金包的底样。另外1人是爱马仕意大利子公司的高层,负责从意大利伦巴第大区进口制作包包所需的稀有皮革。

10人团伙中还有其他5名爱马仕前员工,其中1名为制造假包提供珠宝,4名是皮革工匠。据了解,其中多名员工都从爱马仕窃取了皮革边料、工具、拉链,甚至还有人窃取残次品,将其拆分并用于制作假包。

事实上,被控告的10人中有多名是爱马仕的老员工,许多人在法庭上表达了自己的忏悔和歉疚,认为自己背叛了爱马仕的信任,而他们曾十分骄傲自己能在这家公司工作。

一位45岁的男子表示,自己刚为爱马仕工作时才18岁,而自己在协助制作假包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在庭审的最后一天,公诉人要求对3位团伙头目最高量刑4年,罚款10万-20万欧元,对其他团伙成员处以缓刑并罚款。1名团伙头目在被控告后搬到了越南,法院已下逮捕令。

据了解,法庭将在9月24日对本案作出判决。

一群爱马仕工匠制作假包卖到亚洲,进账400万欧元后被告上法庭

尽管这个制假团队可能面临入狱,但许多网友并不认为他们制作的包包就是假包。

推特网友@OteghaUwagba说:“如果这些包包是由(前)爱马仕员工制作的,用的是从爱马仕工厂偷来的边料,对我而言这就是真的爱马仕包包!”推特网友@Isofd则表示,这个案件更像是盗窃知识产权,至于前爱马仕员工用爱马仕的五金和皮革制作的包包到底算不算假包,就见仁见智了。

来源: 界面新闻

赞(0)
新华侨网 » 爱马仕工匠制作假包卖到亚洲,进账400万欧元后被告上法庭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