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印TikTok用户对封禁失望,美媒称全球互联网进一步分裂

印度通信和信息技术部6月29日宣布,出于“安全”考虑,封禁包括抖音海外版TikTok在内的59款中国手机应用软件。

针对封禁令,印度舆论炸开了锅,有民众直言封禁令人格外失望,也有民众坦言封禁使得自己的成名梦破灭,还有博主在被封后仍可使用的TikTok上录制视频,呼吁粉丝到其他社交平台关注自己。

美媒对此刊文指出,TikTok在印度遭封杀标志著全球互联网进一步分裂。

“从未有过如此多元的平台”

《纽约时报》7月1日报道称,24岁的阿努米塔·杜塔(Anusmita Dutta)3年前加入TikTok成为博主,现在她在这个平台上拥有超过35万粉丝。她在印度东部加尔各答的家中录制有趣的短剧、独白和生活小品,“我制作各种能让人产生共鸣的东西,同时还使用这款应用的‘发现’功能查找来自地球各个角落的视频。”杜塔说道。

杜塔直言,TikTok让她感觉自己与更广阔的世界相连,“正因如此,印度本周封禁TikTok和其他许多中国应用的决定才格外令我失望。在印度,许多很有才华的人在TikTok这个平台上。”杜塔说,“看到它‘戛然而止’显然让人沮丧。”

年近30岁的新德里TikTok用户安库什·巴胡古纳(Ankush Bahuguna)则表示,假使TikTok无法使用的话,那么该应用的印度粉丝会被其他平台带走。不过,其他平台想要在印度发展成为像TikTok这样的特殊产品的话,那么它们还需要花些时间。 “在拥抱多元群体上,TikTok是印度国内对多元人群接纳度最高的平台之一。”巴胡古纳说。“我从未见过任何一个平台上有如此多的男性肚皮舞者、男性化妆师或同性恋伴侣。真的是什么人都有。”

巴胡古纳认为,TikTok的易用性使其成为极易吸引用户的独特民主化平台,“你并不需要会说英语,也不需要一个高级摄像机,就可以成为内容创作者,它就是这样给予了用户力量。”22岁的萨达姆·汗(Saddam Khan)便是一位这样的创作者,尽管他只是新德里火车站的搬运工,但是他在TikTok上却拥有超过4.1万名追随者。当他听说印度将禁用该应用时,他的头上正顶着两只客户的公文包,“当时我真想把包扔了然后哭一场。” 萨达姆·汗坦言,虽然在TikTok上拥有如此众多的追随者尚未改变他的生活,但是他仍然为自己的成名机会就此烟消云散而感到难过,“TikTok具有神奇的‘连锁反应’。连小村庄的男孩都可以在一夜之间成为英雄。TikTok改变了不少人的人生,使得他们在印度社会中的地位不断提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日刊文称,就在印度民众对TikTok遭到封禁表示沮丧的同时,也有一些该国的TikTok博主赶在该应用彻底无法使用前发布告别视频,并贴出自己在其他社交平台的账户链接,呼吁粉丝转战他处。

数据公司Sensor Tower统计称,截至2020年4月29日,TikTok在印度国内的安装次数已超过6.1亿次,TikTok在印度拥有庞大的受众群体。

“全球互联网进一步分裂”

《纽约时报》分析指出,数字世界曾被视为能够超越旧有隔阂的统一空间,如今它却也在人为因素影响下,沿着分裂实体世界的国境线分裂开来,TikTok的遭遇就是其中一个征兆。全球互联网正在分裂,杜塔与巴胡古纳这样的印度民众正在为此付出代价。

风险投资公司光速印度(Lightspeed India)的合伙人戴夫·卡瑞(Dev Khare)承认,印度封禁59款应用程序在某些方面是一种民粹主义的“自我安慰”举措。

印度互联网自由基金会(Internet Freedom Foundation)总干事阿帕尔·古普塔(Apar Gupta)也警告称,就单单一项网络审查行动而言,此次的封禁对印度人的影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印度目前的政治氛围表明,响应民族主义情绪似乎比考虑其他方面的因素更加优先。”古普塔说,“出台任何以国家安全为基础的公共政策都需要明确的标准,而印度似乎缺乏这种标准。”

与此同时,据CNN消息,数位印度公众人物敦促民众对TikTok上的内容创作者表示同情,如演员兼电视节目主播乌特里亚(Gunjan Utreja)在脸书上发文称,TikTok博主之所以拥有数百万粉丝是因为不少人观看了他们创作的视频,并为之开怀大笑,将视频转发给其他印度同胞,“对于那些庆祝TikTok被封禁的人,我要说的是,今天你们嘲笑的是所有那些在没有任何人指导下,靠自己的辛勤劳动建立起自家品牌的人。” 乌特里亚说道,“因此,下次当你们嘲笑任何人时,先问问自己,假使你们一觉醒来惊闻自己名下企业不复存在的噩耗,你们该怎么办。”

 

来源: 澎湃新闻

赞(0)
新华侨网 » 印TikTok用户对封禁失望,美媒称全球互联网进一步分裂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