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疫情时期的艰难回家路 这些中国内地公民为何被困香港机场数周

。

六月香港机场重新开放转机服务,这对因疫情而被阻挡在外的人来说,是欢欣雀跃的消息。但谁曾想,十几个小时飞机落地香港后,他们因转机混乱而陷入困境,滞留香港机场禁区。

6月13日一架从英国飞来香港的国际航班落地。持中国护照的广东籍乘客刘女士以为可以通过香港转机,回到一海之隔、两小时车程之外的珠海。但如今却已在香港机场禁区滞留20日(截止7月2日)。

她在社交媒体微信上每日更新滞留机场的情况。她在微信上求助:“中国公民,中国香港都不准入境!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截止7月2日,香港的防疫政策和转机政策不支持外国转机回中国大陆,只支持外国转机到外国。根据香港媒体《香港01》的报道,刘女士不是香港居民,香港自3月23日起已禁止非香港居民入境,在滞留前期,她说只有航空公司职员给自己瓶装水和饼乾,她曾5天没饭吃。后来有陌生人送上便当、饼干、饮品和口罩;她本来睡在椅子上,但后来有人搬走椅子,因此只能睡在地上,虽然后来获发毛毯,但因为很冷长红疹。

A general view of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following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outbreak, in Hong Kong, China May 7, 2020

跟刘女士一样被受困于现时乱局的还有从阿联酋迪拜飞来香港的11名中国籍乘客。他们从迪拜出发,6月20日晚抵达香港机场,希望通过香港转机回中国内地,但落地后发现香港未恢复与中国内地的海陆空交通服务。他们最初拒绝被送回出发地杜拜。但同航班有26人确诊新冠病毒,滞留机场五日后,他们被送往香港的检疫中心隔离,隔离将于7月4日结束,结束后,预计7月6日将会被送回迪拜。

根据《香港01》的报道称,其中一位旅客称,被送回迪拜后,无当地长期签证者同样面临滞留杜拜机场的困境。

受到指责的航空公司

A flight attendant wearing a facemask (L) checks the body temperature of the passengers next to the door of the plane at the Tianhe Airport in Wuhan, in Chinas central Hubei province on May 29, 2020

这名中国籍旅客的原微博名为“怒摇”,她曾发题为《作为中国公民滞留香港机场五天隔离十天再被遣返回迪(杜)拜是怎样一种体验》的文章。她在文中称,因家人病重,探病心切,购票不易,却被拒绝入境,滞留香港机场。

她在文章中承认,自己不清楚“复杂的转机政策”,但她批评阿联酋航空工作人员在登机前,并未提醒他们目的地的过境安排,更未检查他们是否符合目的地入境或过境的资格。“怒摇”将责任的矛头指向航空公司。

独立智库“国际航空研究院”院长雷铮对BBC记者表示,造成目前困境的主要原因在航空公司。他指出,没有疫情之前,航空公司也有义务核实旅客的护照和签证,是否被允许前往最终目的地。疫情期间,航空公司还需要知道中转地和最终目的地的最新指引。

他说:“这是航空业的必须程序,是航空公司必有的责任和义务。”

面对媒体压力和滞留旅客的困境,香港机场管理局宣布从7月1日起,如有任何航空公司将不被目的地当局接受入境的转机旅客带到香港国际机场,若航空公司严重违规,该航班可面临被暂停香港转机服务,航空公司须承担所有相关费用。

为了求助,“怒摇”在文中称多次求助中联办,对方最初回复称:“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香港政府规定的事情,不好插手。”

A social distancing sign is seen at the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following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outbreak, in Hong Kong, China May 7, 2020.
Image caption滞留机场的原因之一是香港并未重新开放转机到大陆城市的服务。

她认为香港机场管理局等将他们视为包袱,“丝毫不考虑我们这些没有签证的中国公民在迪拜转机区如何存活下来,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态度和毫无人性良知的做法。”

她和刘女士都认为中国公民应该被”遣送”回国,而不是送回没有长期有效签证的出发地。

雷铮对BBC记者表示,从严格意义来说不叫遣返,因为乘客没有违法。只不过是不符合经香港转机进入中国的条件。所以按照(航空)规定需要返回出发地。

但他认为,需要从具体个案来看,有的已经没有出发地的有效签证,没有办法回出发地。中国政府是不是可以基于特殊情况下的考虑,想办法把她(们)接回国。

两位滞留机场的旅客都提及,中国政府未就解决滞留问题展现积极态度。雷铮表示,中国的有关部门可能也面临两难。如果他们让这些人入境的话,口子一开,会有很多人效仿他们。

“所以我认为他们是顾及到这样的难处,要不然他们让十几个人入境隔离一段时间问题也不会很大。如果很多人效仿的话,中国现有的防疫政策有可能就无法实施。”

“怒摇”后来删除博文,修改微博姓名,并在微博发表个人声明:“本人以大局出发,相信祖国和大使馆一定能帮助我们回到祖国母亲怀抱,特此删除之前不成熟言论。由于母亲病重,回家心切,登机前未能正确理解转机政策,造成滞留,愿意承担个人责任。”

“怒摇”拒绝BBC记者的采访要求。

备受争议的“五个一” 

FILE PHOTO: Delta Airlines planes and a British Airways plane (2nd L) are pictured at Seattle-Tacoma International Airport,

疫情全球大流行,中美两国的往返航班大幅减少。美国航空公司前往中国的航班一度全部告停。3月26日,中国民航总局发布《关于疫情防控期间继续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简称“五个一”政策,即:“一个航司只能通航一个国家的一个航点,一周只能飞一班”。

“五个一”政策实施后,大量海外华人受阻于机票无法回国。海外留学生的谴责和批评声一浪高过一浪,一度让中国民航局的官方微博关闭评论区。

即使中国后期放宽限制,恢复更多中美航班,还是未能满足大量海外中国国民的回国需求。

雷铮认为,要解决像旅客滞留香港机场陷入困境的根本方法,还需要中国全面检讨“五个一”政策。

“我认为还有比‘五个一’更好的方法。就是要按需分配,要按照海外中国公民人数和需求来合理调配航班。”

他解释称,现在每周的客流量少于去年同期的10%。如果把10%旅客额度设为上限,美国和欧洲旅客量很大可以多飞一些航班,有的国家可以少飞一些航班。这样也许能稍微缓解下现在的困境。

A woman uses a mobile phone near an information display for international flights and flights from Hong Kong, Macau and Taiwan, at Beijing Capital International Airport
Image caption6月中旬,空荡荡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国际航班到达厅

返回出发地

7月1日,有三名滞留香港机场的中国籍旅客返回出发地。仍有三名滞留机场的旅客在禁区隔离区等候安排。他们不能随意离开该区域,并只可使用专用的洗手间,以避免与其他旅客及员工接触,航空公司负责提供食物及毛毯予滞留旅客。

从英国飞来的刘女士,已经滞留香港机场20天。她在微信称自己有高血压、高血糖和心脏病,90多岁的年迈母亲病危,想陪妈妈度过最后时光,她祈求有关部门准许她回家入院治疗。

雷铮说:“政府有责任让海外的中国公民回国。根据个案来看,我觉得现在中国政府应该承担这样的责任,把他们(滞留香港机场的中国公民)接回去。”

他建议应该加大对航空公司的处罚力度,后续让航空公司把好关,不能让不合资格的旅客再登机。如果航空公司能在源头上把问题堵住,其实政府也不用担心有很多人效仿他们。

来源:BBC

赞(0)
新华侨网 » 疫情时期的艰难回家路 这些中国内地公民为何被困香港机场数周

评论 2

  1. #1

    你爱共产党,可共产党不爱你啊!

    匿名1个月前 (07-03)回复
  2. #2

    战狼军舰在哪儿呢?冒烟的航母也行啊。什么逼玩意!中国人回国难成这样。还能在这个世界上找到第二个国家如此对待自己的国民的吗?还他妈的吹牛逼。

    匿名1个月前 (07-0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