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首尔市长身亡 什么导致韩国自杀率高居不下?

韩联社10日凌晨援引韩国警方的消息说,警方在首尔北岳山一带发现了9日失踪的首尔市长朴元淳的遗体。

报道说,9日夜间至10日凌晨在北岳山一带搜寻的警察在北岳山肃靖门附近发现了朴元淳遗体。死亡原因有待进一步调查确定。

韩国警方于当地时间10日0时40分左右,在首尔市城北区卧龙公园附近发现此前失踪的首尔市长朴元淳的遗体。

据报道,朴元淳的女儿于9日下午5时之后报警,说父亲四五个小时以前出门,留下类似遗言的话,而后失去联系。外界猜测,朴元淳很大概率是自杀身亡。

在韩国,近10年间已有超过30位演艺界相关人士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根据2017年《世界卫生统计》报告,韩国自杀率位居亚洲发达国家第一、全球第四。报告指出,每一百万名韩国人中,就有284人自杀,平均每4个人中,就有1个人曾患有精神疾病。随着就业等社会压力不断加重,自杀已经成为韩国人的第4大死因,更是10岁到30岁年轻人的第1大死因。

一直以来,韩国政界、娱乐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出名人自杀的消息,名人轻生甚至引发了民众效仿的负面效应。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导致了韩国的自杀率高居不下?

韩娱圈生存现状:惨烈

继2008年韩国演员崔真实自杀、2009年演员张紫妍自杀之后,2017年韩国男子偶像组合SHINee成员金钟铉自杀身亡后,2019年曾出演过《海盗》《真实》等影片的韩国女演员兼歌手、前f(x)组合成员崔雪莉在首尔京畿道家中死亡,令当下韩国偶像明星的生存状态再度引发世人关注。崔雪莉去世后的不久,其闺蜜、韩国歌手具荷拉也自杀身亡。

2019年,韩国明星崔雪莉死于自杀

韩国演员朴真熙于2009年发表的延世大学社会福利学硕士论文《关于演员压力、忧郁和自杀想法的研究》中指出38.9%的演员深受抑郁症困扰,40%想过自杀。

当时朴真熙提出,私生活过度曝光、恶意留言、收入不稳定、对未来的不安,都是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

庆熙大学精神健康医学系教授白钟佑表示“偶像组合有必要像外国的运动员一样,定期接受心理咨询,或者从经纪公司层面时刻关注他们的精神状态,安排相关疏导体系,系统地解决问题”。

据了解,“韩流明星”自杀率高的背后,网络暴力是不可忽视的诱因。相比20年前,如今韩国的娱乐市场竞争无疑愈演愈烈。发达的互联网技术,为艺人们提供了比20年前更多的展示平台,但不能否认,这是一把双刃剑,作为粉丝文化的‘病态’产物,键盘侠、网络暴力给艺人带来了很大的伤害。

在网络暴力的影响下,明星崔雪莉做什么似乎都是错的,直播喝酒被骂,分享合照被骂,晒素颜照被骂……在某次直播中,还被男路人骚扰,崔雪莉生前的精神已有点不对劲,她害怕到直接躲到桌子底下。选择自杀前,雪莉也曾多次向网友表示:停止暴力,祈求网友可以多爱她的一点。

事实上,在韩国的娱乐圈里,对于女性的苛责更为严重。相比男艺人,女艺人更容易受到网络暴力的攻击。

韩国总统与“逼宫周期”

曾有人调侃,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韩国总统,目前来看,韩国多位总统的结局,似乎都不太好。自建国以来,韩国先后诞生了李承晚、尹潽善、朴正熙、崔圭夏、全斗焕、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朴槿惠等多位前总统。

那么,他们都是怎样的结局呢?与朴槿惠一样,韩国第一任总统李承晚、前总统尹潽善和崔圭夏都在任期内提前下野;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死于刺杀;全斗焕、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卢武铉或因本人或因其家属、亲信遭到权力寻租腐败、官商勾结指控,均身败名裂。

直接死亡的,包括朴正熙和卢武铉。前者死于刺杀,后者于2009年5月23日清晨在登山时从山上坠落,头部严重受伤,被送到医院后不治身亡。

文在寅曾是卢武铉任总统期间的秘书室室长。他后来出了一本自传,揭秘卢武铉自杀之谜。

正是因为韩国总统这个职业的“高危性”,“青瓦台的魔咒”这一说法也就此流传开来。

“逼宫周期”对总统非正常遭际的影响极大。据山东大学(威海)中韩关系研究中心洪静攥写的文章《韩国总统非正常遭际的类型及影响因素》中分析,一般来看,韩国总统任期即将结束之际,也是各政党准备推出候选人展开下届总统竞选、制造竞选话题的启动之时。试图参加总统大选的各方势力,此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寻找政敌的把柄和漏洞,并以此为契机和突破口,以决绝、毫不妥协的方式拉开政党竞选大战。而政权执政进入第四年,即进入政治资源相对不足的权力跛脚鸭时期,非常容易遭到反对者的攻击。结合其他因素分析,可以发现:造成总统非正常遭际的原因,一方面来自总统自身的原因,另一方面离不开韩国政党政治的特殊运行机制和模式,即总统的失职、非法行为固然是造成总统被弹劾、调查和审判的原因,但各种政治势力的策划、操作以及推波助澜,也是造成总统任期内政治不稳定的重要原因。这一事实告诉人们:在韩国政治中,存在着一个在总统任职第四年前后,总统特别容易遭受重大政治危机的时间节点,这一时间节点成为在任总统能否正常完成其任期的关键,或者说,在韩国政治中,存在着一个针对总统的、以四年时间长度为基本单位的“逼宫周期”。

知名人士自杀产生维特效应

韩国统计厅发布的资料显示,2018年自杀死亡人数为1.367万人,同比增加9.7%;2017年,韩国自杀死亡人数高达1.2463万名,远超于交通事故死亡人数(4185名),同年韩国在经济合作发展组织成员国中,自杀率位于立陶宛之后,排名第二。

韩媒指出,在高自杀率的数字面前,韩国自杀预防机构的空白则显得格外刺眼。

韩国国会自杀预防论坛、韩国生命保险社会贡献委员会以及安全生活实践市民联合会等3家机构曾共同发布“2018年地方自治团体自杀预防现况调查”结果。这份调查从今年8月起在3个月内,针对韩国229个基层地方自治团体(包括韩国的市、郡以及区),围绕各地方自治团体的预防自杀组织机构、人力及预算展开。

调查结果显示,与前3年相比,2018年韩国每10万人口中,自杀率呈现递增的基层地方自治团体有140个,占比61%。

韩国229个基层地方自治团体的自杀预防相关预算在总预算中占比仅为0.016%。

韩国每10万人口中,仅有1.02名专项负责预防自杀的官员,正式录入编制的只有0.71人。有5个基层地方自治团体甚至没有自杀预防相关机构,分别是京畿道广州市、全罗南道灵岩郡、仁川广域市瓮津郡、庆尚北道军威郡、庆尚北道郁陵郡。

韩联社分析认为,自杀率大幅增加难以与经济问题挂钩,知名人士自杀产生的维特效应是去年自杀率增加的主因。维特效应即自杀模仿现象,是指自杀行为具有一定的模仿性和传染性。2016年的调查显示,韩国在经合组织(OECD)国家中自杀率位居第一,远高于OECD成员国的平均值。

有网友整理出了韩国社会普遍存在的五大社会现象,认为正是这些社会现象将很多韩国年轻人逼上了轻生的绝路,分别是:学历至上的社会压力、办公室无处不在的“长辈文化”、男尊女卑的观念根深蒂固、排异文化盛行下的同僚压力、网络媒体盛行下网友的言论越来越偏激和暴力。

赞(0)
新华侨网 » 首尔市长身亡 什么导致韩国自杀率高居不下?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