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实探四百亿债务下的独山县:22亿“山寨紫禁城”已停工

每经记者:朱万平 曾剑 每经编辑:魏官红

因一则自媒体发布的探访视频,西南小城贵州独山县“负债400亿元”一事引起广泛关注,登上热搜榜。7月14日,独山县方面回应称,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问题,新一任领导班子将切实推进问题整改。

在回应中,独山县还提到对多个具体案例的处置方案:如对毋敛古城大戏楼、三大庙项目为载体进行转建,招引企业盘活资产等。

毋敛古城是一片仿古建筑群,因酷似故宫,被外界戏称为“独山版紫禁城”。针对“独山版紫禁城”的情况,7月1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了该项目,发现项目已停工多时,四周均被围栏包围,不让外人进入。项目大门紧闭,锁也已锈迹斑斑,院内杂草丛生。

实探四百亿债务下的独山县:22亿“山寨紫禁城”已停工

毋敛古城景观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独山版紫禁城”:大门锈迹斑斑 院内杂草丛生

15日,地处贵州最南端,有“贵州南大门”、“西南门户”之称的独山县,天高气爽,风轻云淡。被当地人称为母亲河的“黑神河”,从独山县城内蜿蜒而过。“独山版紫禁城”便坐落在黑神河的北岸。

相较于黑神河岸边郁郁葱葱、生机勃发的景色,“独山版紫禁城”显得格外“孤独”。这片金碧辉煌的仿古建筑群,四周均被围栏拦着,正门紧闭,铜锁也是锈迹斑斑。在大门两旁,两只石狮子注视着前方。

独山县历史悠久,3000年前,曾为夜郎王国的郡制县——毋敛。而为规划打造汉代毋敛古国,独山县于2015年开始规划打造毋敛古城。项目建设有复建学宫、州署、守备署、南北城门、纪念塔、黑神塔、八角亭等景点。据公开信息,独山县毋敛古国核心区建设项目投资为22.27亿元。

实探四百亿债务下的独山县:22亿“山寨紫禁城”已停工

毋敛古城四周均被围栏包围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从门外观察“独山版紫禁城”院内,可以看到诸如搅拌机等施工机械被丢弃在一旁,在长时间雨水的冲刷下,锈迹难掩,机器旁边的杂草已半人多高。从旁边高楼俯瞰,这座金碧辉煌的“独山版紫禁城”,部分区域连地砖都还没有铺好。

实探四百亿债务下的独山县:22亿“山寨紫禁城”已停工

毋敛古城大门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目前项目已停工,在大门旁边,仍然立着工程施工的公告牌,为毋敛古城建设项目一期工程三标段的介绍。项目信息显示,该标段由南通市紫石古典园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紫石园林)承建,项目总投资4亿元,总建筑面积5.5万平方米,计划竣工时间为2018年11月。

南通紫石园林法定代表人许应权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负责的独山毋敛州署古城建设项目一期工程三标段已完成90%,标段总金额3.9亿元左右,但还有2亿元的工程款至今未收回。

盲目负债投资后遗症:被追讨工程款 诉讼纠纷连连

在最新的回应中,独山县承认此前存在盲目举债、乱铺摊子,这才导致存在较多的烂尾工程。

独山县此前盲目举债投资,如今引发了巨大的后遗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以独山县等词汇搜索发现,企业之间、企业与当地政府之间的相关工程施工纠纷扎堆。在这些诉讼中,拖欠工程款、烂尾楼等关键词频繁出现。

据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11月的一份民事判决书,上诉人黄建华、重庆市五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一公司)因与被告独山县政府、独山大学城管理委员会存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将两被告告上了法庭。

从诉讼内容来看,上述纠纷正是围绕烂尾的“独山大学城”项目而起。2012年,独山县政府与五一公司签订了《建设独山大学城BT框架协议》。其中约定,项目占地约2500亩,总投资约16亿元,项目分两期实施,其中一期工程总投资约7亿元,二期工程总投资约9亿元。项目总工期为三年,其中一期工程在2013年8月10日前交付使用。黄建华的施工组参与了场平土石方及附属工程施工。但其有4600多万元工程款遭五一公司拖欠。与此同时,独山县政府也存在拖欠五一公司工程款的情况。根据法院的判决,独山县政府在欠付五一公司案涉项目工程款的范围内对黄建华承担工程款支付责任。

独山县人民法院5月份发布的另一份执行裁定书则涉及参与净心谷景区开发的贵州百年天成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年天成旅游)。百年天成旅游由贵州百年众和实业有限公司持股51.7%、独山县国有资本营运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8.3%,该公司在独山县影山镇净心谷景区北大门开发“贵州百年•胭脂小镇”建设项目。自2018年中下旬起,上述项目便一直停滞,至今处于“烂尾楼”状态。法院查明,百年天成旅游旗下已无有效资产。

(实习生彭泠溪对此文亦有贡献)

每日经济新闻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赞(0)
新华侨网 » 实探四百亿债务下的独山县:22亿“山寨紫禁城”已停工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