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黎巴嫩爆炸亲历者:看着我的邻居失去一切

冲击波传来的时候,马超弈刚吃下一个沙瓦玛,一种用薄饼卷鸡肉的当地美食。这是当地时间下午6点左右,他离爆炸点不到4公里。

“一种很大的推力,空气的推力,然后你能感觉到你整个器官被充气泵震了一下。”马超弈说,那感觉像蹦迪时音响音量开到最大,连骨头也在跟着震。

当地时间8月4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口发生剧烈爆炸。截至目前,爆炸造成至少135人死亡、约5000人受伤,媒体报道称,爆炸强度据估算相当于3.5级地震。爆炸原因仍在调查中,黎巴嫩政府官员指出,存储在港口长达6年的2750吨硝酸铵可能是爆炸源。

朋友圈里的马超弈梳着背头,他今年23岁,沈阳人,去年6月来的黎巴嫩。因为英语好,又有当地朋友,他决定出来闯闯,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趁毕业之际找一份翻译工作。爆炸前,他刚错失了一个工作机会,但也因此躲过一劫。

马超弈回忆,爆炸发生后,目之所及都是一片狼藉,大楼的墙壁被震穿,玻璃碎片布满了整条街。“所有人都在跑,像逃难一样,疯狂地跑。”

他自诩是个心大的人,逆着人流,面朝火光,还去了距离爆炸现场600米处此前自己住过的旅馆。

他看到旅馆的床垫挂在窗边摇摇欲坠;曾经的邻居满脸是血,告诉他一切都没有了;付不起电话费的当地雇工向他借手机热点,给老家的亲人报平安。

黎巴嫩爆炸亲历者:看着我的邻居失去一切

马超弈。受访者供图

爆炸发生的第二天,马超弈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他的经历。

所有人都在跑,像逃难一样

新京报:爆炸发生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马超弈:我当时是去学跳当地舞,叫做Salsa Bachata。下午加晚上两节课,下午的课下课之后,我就在步行街那边找了一个小饭馆,点了沙瓦玛配矿泉水,在那儿坐了两个小时,等着去上晚上的课,直到6点多的时候爆炸发生。

黎巴嫩爆炸亲历者:看着我的邻居失去一切

爆炸后的场景。Wael供图

我待的地方离爆炸点很近,大概在4公里。当时我一个人坐在小饭馆的二楼,旁边就是玻璃,先感觉到的一个冲击波过来,这个房子就开始晃,我感觉像地震,就赶紧站起来了。

大概不到两秒,一个更大的冲击波过来,然后就很大的一声巨响,能听到外面玻璃炸碎的声音。万幸的是我旁边那玻璃没碎。我从二楼窗户往外看,外面所有人都在跑,特别吓人,像逃难一样,疯狂地跑。因为这边疫情也挺严重,我还有点害怕,怕出去跑再被传染,我就没跑。

新京报:冲击波撞上身体是什么样的感觉?

马超弈:就是一瞬间你感觉到人往后退,有一种很大的推力,空气的推力,然后你能感觉到你这个器官被充气泵震了一下。打个比喻说,那种特别响的、特别嘈杂的音乐场所,像夜总会蹦迪那种,音乐特别响,可能会响到你感觉骨头和心都在震,但更强烈。

冲击波来的时候,声音很像炸弹,咚的一声。桌子、楼、灯都在晃,我就想要不还是在餐馆厕所里躲一下,但才过了一分钟,饭店服务员就跟我说别在这里待着了,很紧急地把整个餐厅里的人都赶出去了,我当时账都没结,就被赶出去了。

黎巴嫩爆炸亲历者:看着我的邻居失去一切

爆炸后的场景。Wael供图

新京报: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马超弈:街上所有人都在跑。天空上云朵特别大,好像就在脑袋顶上一样,粉色的、红色的。不管是商店、小卖部,还是饭店、手机店、服装店、两元店,所有的店铺里玻璃都是碎的,服装店的铁架、服装架、衣服全倒在地上,好多铁制的卷帘门都变形了。

新京报:你然后做了什么?

马超弈:我也算是太心大了。想着我晚上7点还有节舞蹈课,我就去舞蹈教室,离爆炸点大概三公里,但整个楼所有玻璃都碎了,里边也没人。我就在街上转了一会儿,还跟陌生人聊聊天。他们也不知道情况,还以为是加油站炸了。

然后很多人要我给他们开手机热点,想联系家里人报平安。他们有的在超市做收银员,或者是旅店的服务人员,因为离爆炸点近,多多少少有受伤的,但是因为舍不得出当地网费,房子炸了以后也用不了WiFi,我就帮帮他们连了热点,让他们能打几个电话,发一些照片。

有点像世界末日的感觉

新京报:后来呢?

马超弈:我此前一直住的一个旅馆,叫Gate9,离爆炸点就600米,应该是最近的建筑之一了,旅馆里有我好多朋友,我就直接去旅店看了一下,想看看有没有朋友受伤的。

黎巴嫩爆炸亲历者:看着我的邻居失去一切

马超弈原来住过的旅店,已被炸得面目全非。受访者供图

我遇到旅店老板的儿子,也是我原来住店时的邻居。他本来应该戴眼镜,但他满脸的血,我都没认出来。他用英语跟我说整个旅店已经乱了,已经彻底乱了,从此以后这个旅店再也没有了,然后他匆匆忙忙就走了。

我到现场时,看到旅店已经封了,整个旅店一共10层所有的玻璃全都碎了,一楼电线都炸出来,楼顶的墙也塌了。我原来住在二楼,我看到我二楼那个房间,两边的墙都塌了,里面的那些家具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冰箱都不知道砸到哪去了。我看到我朋友他们的床垫都半挂在窗户外面,房间里只剩一个柱子支在那里。

我就很后怕,我在这里住了有七八个月,上个星期刚搬出去。我觉得如果当时我要在旅店,一定会受很严重的伤。

新京报:向旅店方向一路走过去,都看到些什么?

马超弈:我走到那里,大概在7点40分到8点那个时间。因为很近,还能看到火在烧,天空中有直升机在洒水。整个路都堵车,路上好多车玻璃都是碎的,有的车被砸变形了。当地出动军队疏通道路,让消防车快点过去。但就很近的路,可能两公里,消防车都被堵了半个小时,还没有我们走的快。距离爆炸点三四公里的地方,大楼玻璃基本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碎的,越往里边走,会看到碎得越明显。

黎巴嫩爆炸亲历者:看着我的邻居失去一切

爆炸后的场景。Wael供图

走到离旅馆很近的位置,全都是警车、救护车,很多人绑着绷带。空气的味道有些刺鼻,汽油味很重。旅店旁边那几个楼都炸了,有的只剩下二层楼、一层楼,还有一些超市直接被炸穿了。好多车都被掉下来的巨大的水泥石块砸变形。一个工厂的厂房就只剩钢架,厂房上面顶棚全都没有了。

因为爆炸的位置附近正好是黎巴嫩最大的供电公司,那一片现在都停电了,有点像世界末日的感觉,走路也得注意脚下,很多被炸出来的变形的钢筋块,有易拉罐那么大,但是比易拉罐厚,像厚啤酒瓶。

新京报:现在回想起来什么感觉?

马超弈:当时我其实挺冷静的,我出来看到天上大朵的粉色的云,我还拿手机拍了几张,还自拍了几张,还让别人给我拍了几张,我还挺心大的。现在我就挺后怕。晚上我回到朋友住所,正好我朋友发朋友圈,照片是一个老妇人浑身都是血,坐在超市面前。这个超市我近几个月每天都去,是我买生活必需品的地方,老妇人我还见过面。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真的是万幸。

黎巴嫩爆炸亲历者:看着我的邻居失去一切

一家超市爆炸前后对比图。受访者供图

我昨天在一个视频平台看到黎巴嫩大爆炸的视频,从视频里看到我认识的朋友成了患者。有一个三明治店的老板,我朋友和我每次路过,都要跟他说话打招呼的,昨天刷视频就看到他手受伤了,挺严重的。视频平台上好多人都在找亲人朋友,好多人都失踪,然后发照片寻人。

没找到工作,却因此逃过一劫

新京报:为什么爆炸前搬走了?像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马超弈:对,我今年2月份住进那个旅店,一直到上个星期。上周我在贝鲁特南边有一个工作机会,我就去面试了。因为很远,我就退了房直接带着行李去。后来我那个工作没成,就回来了,暂时住在我朋友那里。

我前两天还跟朋友抱怨,说找个工作还没找到。我朋友当时还跟我开玩笑说,没准有别的什么原因呢。昨天他跟我说,你看看是不是逃过一劫。

新京报:这次爆炸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你接下来的计划安排?

马超弈:我觉得对于当地人影响挺大的,本来当地的就业情况就已经不太好,再加上这次爆炸,很多店都有损失。对于我也会有影响。我自己想的是,如果能找到工作就先工作,如果不行就再等几个月回国。我3月份的时候就买回国机票了,但飞机一直不飞,我的票也没有退,一直在免费地无限改签。如果这边有飞机了,我就回国。如果飞机不飞,我也在看能不能找到份工作。

黎巴嫩爆炸亲历者:看着我的邻居失去一切

爆炸后的场景。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经历了这次大爆炸,会有一些感慨吗?

马超弈:我这个人一直是没有什么信仰,当地很多人问我你信什么,我说我没想这么多,还是信命吧,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做坏事,就不会担心啥。

记者 张芮雪 编辑 胡杰 校对 陈荻雁

来源: 新京报

赞(0)
新华侨网 » 黎巴嫩爆炸亲历者:看着我的邻居失去一切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