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昆明女子吃野生菌中毒自称看到精灵,医院日收约25个中毒者

张贴在医院的云南常见有毒野生菌图片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图(除署名外)

凌晨过后,在黑漆漆的房间里,躺在床上一直没能入睡的杨梦奇突然看到,她的四周凭空长出了张牙舞爪的各种藤蔓,一旁的灌木也迅速长成了各种各样的参天大树。

这场景让杨梦奇感觉到害怕。睡在床上的她觉得身边的各种植物太多了,感觉迷失在森林里一样,身上还有疼痛感,“我不敢动,不敢出声,也不敢去开灯,就摸索手机在被窝里给我妹妹发短信——我中毒了”。

杨梦奇是昆明一家本地媒体的记者,因为食用野生菌中毒后出现幻视看到各种场景,她的经历近日在微博、短视频平台成为热门话题。她回忆称,她看到了小鹿、龙在玩绣球、各种没见过的鱼,动漫《龙猫》中的灰尘精灵活生生地蹲在电梯的角落里……这引起了网友们的兴趣。

好在杨梦奇的中毒程度是轻微的,她妹妹发现后及时将她送医。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急诊医学部主任李洪波向澎湃新闻介绍,杨梦奇的中毒症状属于神经精神型的,会出现幻视幻听,这种类型经治疗愈后较好,但如果食用含有鹅膏毒素的剧毒蘑菇中毒会造成肝损伤、肾衰竭、凝血功能障碍、呼吸循环衰竭等,会致人死亡。“不认识的蘑菇一定不要去吃,一旦中毒要及时送医救治。”

在云南,吃菌菇已成一种习俗。到了6月至9月的菌子季,医院里因食用菌菇不慎中毒的人也多了起来。李洪波说,他们医院收治的食用野生菌中毒的患者,平均每天保持在25人左右。

杨梦奇在病床上

“像喝了八打啤酒”

7月26日,在家中吃晚饭时食用野生菌约两个小时后,杨梦奇开始头晕想吐。

还没意识到是中毒,感觉到不适的她只是自己催吐。杨梦奇说,吐完之后还是头晕,然后躺下直到凌晨迷迷糊糊都没有熟睡,“因为晚饭跟妹妹一起吃了,妹妹也吃了菌子,但没有任何反应,从小吃到大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当时还没往这方面想。”

“突然一下子清醒了就睡不着了,感觉全身有点麻,虽然关着灯黑漆漆的,但突然看到我身边各种藤蔓长出来了。”杨梦奇说,当时看到的除了张牙舞爪四处伸展的藤蔓,灌木也迅速地长成了参天大树。

“当时太害怕了,我不敢动,不敢出声,也不敢开灯,就躲在被窝里摸索手机给隔壁的妹妹发短信。”杨梦奇说,明明知道自己躺在床上,但身边的景象是就像迷失在森林里一样,周遭的藤蔓和大树给她压迫感,她意识到自己中毒了。

约20分钟后,看到短信的杨思奇跑到了姐姐的房间。“我开灯看到她时,她躲在被窝里不动,快要吓哭了的感觉,我就一直抓着她,她还是害怕。”杨思奇说。

杨梦奇记得,妹妹开灯之后抓着她,那些幻象就都暂时消失了。但杨梦奇不停地给妹妹描述看到的场景,这也让妹妹害怕起来。“本来还没什么,她越说越严重,我也吃了菌子,担心会不会也有事?我也慌了,觉得要去医院才行。”杨思奇说。

凌晨两点左右,妹妹拨打120求救。就在救护车前来接她们,二人下电梯时,搀扶着姐姐的杨思奇看到姐姐突然身子一抖,“她说她看到了灰尘精灵,就是动漫《龙猫》中的角色,就在电梯口,二人进了电梯,精灵也跟了进去蹲在电梯角落里,大半夜的当时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当时好吓人,说的我都害怕了。”

“我还有点激动。”产生幻觉的杨梦奇看到精灵后却自称很兴奋,当时她在寻思“动漫中才会出现的精灵原来真实存在啊,我还看到了。”

被送往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后,杨梦奇的幻视症状并没有消减。在妹妹杨思奇的眼中,当时姐姐表面上看精神状态也很正常,而且姐姐也一直坚称自己很清醒,“但她做的很多事情她并不知道”。

杨思奇举例,送到医院后,姐姐催护士要给自己打针,然后每喝一杯水就痴呆呆地看着杯子说有许多泡沫要冒出来,躺在病床上手偶尔会在眼前摆弄就像在拨开东西一样。杨梦奇则记得,当时她看到很多爆炸后的东西在眼前飘,像雾气一样笼罩着她。

杨梦奇的用药清单

在治疗的过程中,杨梦奇给医生和妹妹描述了很多看到的场景,有两只小鹿,一只小鹿的上面有条龙在玩绣球,还有各种颜色、形状不一的鱼在她面前游来游去,虽然日常生活中她没见过那些,但知道那些就是鱼,还有水管、大龙虾、巨型蛛网……

杨梦奇说,这是幻视后看到《龙猫》里精灵的样子。 受访者供图

这种症状一直持续到28日早上,直到她自己坚持出院回到家时,还能看到有两个人。“幸好我没看到黑白无常,不然吓死,有的人中毒后说看到了(黑白无常)。”杨梦奇说。

对于中毒后的感觉,杨梦奇笑称“就像喝了八打啤酒。”

云南省第二医院急诊科里的文化墙

山珍美味和不小心中毒的人

致杨梦奇中毒的是牛肝菌。这种外表呈土黄色的野生菌,体肥肉厚,伞盖圆润,既可干炒,也可煮汤,若未熟透则易中毒。

每年的6月至9月,是云南的菌子季。

在菜市场常见五花八门的野生蘑菇,根据其长相、颜色、品种被分开售卖,价格从一斤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鸡汤炖、干炒、拌饭、刺生,吃法也不尽相同。这是云南人饭桌上的山珍,吃菌也成了云南人的一个习俗。

蘑菇味道固然鲜美,但时有食用中毒事件。最常见的食用菌有牛肝菌、见手青、青头菌、奶浆菌、大红菌等,如果没有识别出混在其中的有毒菌,烹饪方法不当,就易造成中毒。

老家在云南红河州石屏县的杨梦奇说,她从小吃菌子长大,每到菌子季,妈妈就会自己上山采摘,然后在自家烹饪,“外面的我们从来不吃的”。

近4年来,杨梦奇工作在昆明,妹妹杨思奇也在昆明上学,姐妹二人住在昆明后,菌子季里,妈妈从老家来探望时,就会带着牛肝菌等各种已做熟的食用野生菌,自己食用没问题后,再拿一些送给昆明的两个女儿吃,“每次来带一些,一公斤一塑料袋那种带两三袋,就是已经做好了的,我们放在冰箱里,想吃的时候拿出来解冻,我妈还交代我们一定要热好热透才能吃。”

7月25日,妈妈带着做好的两袋牛肝菌来昆明看望姐妹二人。杨梦奇姐妹说,这次带来的牛肝菌是妈妈在老家菜市场买的,“一个人一天在山上采不了那么多”。

杨梦奇说,当天她们食用了一部分后,把剩余的放在了冰箱里。26日,妈妈回去后,晚饭时,妹妹杨思奇把牛肝菌拿出来在锅里又翻炒了一遍,“我还怕热不透才炒的,肯定熟透了的”。

为何姐妹两个一起食用,杨梦奇中毒了,而妹妹杨思奇却没有任何反应呢?杨梦奇觉得,这是因为个人体质的问题,她的体质没有妹妹好。

救治她的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急诊医学部主任李洪波分析,尽管牛肝菌有营养,口感也鲜美,但因为识别的问题和烹饪的问题会造成中毒事件,比如一堆牛肝菌中有一朵还未长开的其它有毒菌子,无法识别混杂在中间,食用后就会出现中毒事件。

李红波说,杨梦奇的中毒症状属于神经精神型的,是毒素影响了神经,让患者产生了幻觉,这种症状会出现幻视幻听,大多数病人看到“各种小人”,但每个人根据个体差异看到的场景并不一样。

据媒体报道,云南曲靖曾有一男子食用野生菌中毒失忆,从凌晨三点到下午一点在路上晃悠了10小时,他在路上转圈圈,见车就拦、见人就问:“我是谁,家在哪。”最后民警帮其找到了家人;昆明一中毒女子躺在病床上手舞足蹈,说看到了小精灵、彩云;也有人中毒致幻后看到灯上有东西在看他,灯会变人形,自己手上有各种小人,有鼻子、眼睛; 还有人因致幻躺在医院病床上唱起了神曲《忐忑》……

杨梦奇住院治疗期间,她向妹妹描述看到有一张巨型蛛网压下来压在她身上,隔壁临床的一女子也喊:“我也看到了,我也看到了。”

妹妹杨思奇记得,杨梦奇被送往医院当天夜里,陆陆续续有四五个食用菌子后中毒的患者也被送到医院。

急诊科留观室,部分患者是野生菌中毒患者 。

医生:不要盲目去尝试

据云南省疾控中心公布的数据,截至7月20日,云南2020年野生菌中毒事件造成12人死亡,全省累计成功救治中毒患者2000余人。

据李洪波介绍,野生菌中毒分为七类,除了神经精神型,最简单的就是肠胃型的,类似于肠胃炎;严重的就是肝肾功能损害型、横纹肌溶解型和溶血型,此类中毒可能会引起肝损伤、肾衰竭、凝血功能障碍、呼吸循环衰竭等,可致人死亡,患者属于重症病人需抢救;另外还有光过敏型。其中,神经精神型、肠胃炎型和光过敏型经及时治疗愈后较好。

野生菌中毒患者根据轻重缓急按流程治疗。李洪波说,首先是清除消化道毒物,上边洗胃,下边排泄;其次,是特异性解毒,尽管目前也没有特异性解毒药,但要用一些合适的药物解毒护肝;还有一些需要做血液净化、透析、血浆置换等;神经精神型患者有时还需用镇静剂减轻幻视的症状。

李洪波说,今年昆明本地的野生菌中毒患者有一个特点,神经精神型的中毒病人较多,大多出现幻视、精神异常的症状,且病例比往年有所增加,他们医院收治的食用野生菌中毒的患者平均每天保持在25人左右。幻视症状程度也比往年的更严重,“原来的治疗三四天症状就可以消退,现在有很多病例需要治疗五六天才可以。”

此类病人除了按流程进行生化检查、体格检查,一般治疗是输液、电解质用药、排泄,稍微严重的需要洗胃,但无需心理护理。“神经精神型这类患者,治愈后很少有人记得发生了什么,他(她)的记忆是断片了一样。”李洪波说,此类病人康复后短时间内还是会反应迟钝、记忆力降低。

李洪波介绍,尽管幻视症状的病人属于轻微性中毒,但仍需留院观察治疗,直到幻视症状完全消退,因为幻视有可能会给病人或他人带来伤害。

李洪波举例,他们院2019年有个食用野生菌后中毒出现幻视症状的病例,治疗后在症状还未完全消退的情况下家属坚持出院,结果病人在自家追打看到的幻象时摔下二楼摔断了自己的腿。一般幻视症状愈后较好,治疗最多五六天后幻视消退,但更早前的一例病人连续40多天一直有幻视,治疗无果后无奈之下病人被送往精神病医院,“所以不认识的菌子一定不要去吃,一旦中毒要及时送医救治,不一定吃到哪类菌子就一定会看到哪类东西,不要去尝试。”

来源: 环球网

赞(0)
新华侨网 » 昆明女子吃野生菌中毒自称看到精灵,医院日收约25个中毒者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