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印度裔都当美国副总统了 为何华人还没闯出来?

今天对于母国来说,在美华人的立场和偏好,从未像此刻这般重要。美国大选还没有完全尘埃落定,但是大概率胜选者会是拜登。在话题热度上,新一任准副总统卡玛拉·哈里斯丝毫不输于拜登。

女性、黑人还有亚裔(印度)血统,单独一个拎起来,就已经很有冲击力,三重身份三合一,简直是天选之女。

哈里斯之所以受到如此高的关注,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她有机会成为美利坚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

这不是天方夜谭。拜登年事已高,一旦有个万一,职位就要由副总统接任,到时候中国将面临第一个印度裔美国总统了。

长期以来,我们大家对印度人的印象停留在IT业,觉得他们的厉害之处仅仅在于理科头脑好,2015年印度裔码农桑达尔·皮查伊就任谷歌CEO,引起国内的关注。

今年哈里斯竞选副总统,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印度裔的势力已经扩展到,马上快要入主白宫了。如果放眼全球,目前印度裔更是大有攻占全球高端政界的趋势。

这不禁令人唏嘘:作为世界民族之林当中的优秀代表,华人为啥就混得这么“差”呢?

美国政府里有多少印度人

目前为止,美国已经出了两个印度裔州长,2008年,鲍比·金达尔当选为路易斯安那州州长,2010年妮基·黑莉当选为南卡罗来纳州州长。这两个州可不简单,位于南方,以前一直盛行种族歧视。

妮基·黑莉,后来担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

亚非拉兄弟打入了白人至上主义的大本营,令第三世界人民扬眉吐气。根据人口族群分布,南卡罗来纳和路易斯安那州都不是印度裔集中聚居区,所以能够获选州长,要有相当大的本事。

联邦层面,在奥巴马时期,已经有印度裔官员。其中职位最重要的是阿图·葛文德,他是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获得民主党提拔,担任总统的健康政策顾问。奥巴马任期内最大政绩医保法案的制定过程中,阿图·葛文德起到了关键作用。

川普上台后,提拔了一大批印度裔共和党人,这个族群获得史无前例的权力和政治地位。助理国务卿曼尼沙·辛格(Manisha Singh)是印度裔,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阿吉特·派(Ajit Pai)是印度裔,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主席查特吉(Neil Chatterjee)是印度裔,知识产权执法协调专员阿明(Vishal Amin)是印度裔,白宫副新闻秘书拉杰·沙(Raj Shah)还是印度裔。

也就是说,大到国际外交,小到打击影视盗版,都有印度人的参与。这群来自遥远东方的印度裔,掌握了世界头号强国的石油能源命脉、通讯媒体,以及总统的日常发言稿。

有意思的是,川普的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主任、印度裔共和党人维尔玛(Seema Verma)负责废除奥巴马医改,建立新的医疗政策。所以,建立奥巴马医保法案的是印度人,废除奥巴马法案,另起炉灶的还是印度人。

同为少数族裔,华人参政热情不高涨,近年来在美国政府任职的,只有小布什时期劳工部长赵小兰、驻华大使骆家辉等寥寥数人。本次大选过后,局势更不乐观。印度媒体《欧亚时报》报道称,拜登已筹划组建 “政权移交团队”,20多名印度裔团队成员蓄势待发,就等新总统正式就职,进入联邦商务部、教育部、能源部、国土安全部、司法部和劳工部等各个岗位,执掌大局。

考虑到这是一家印度媒体,报道难免有吹嘘夸张的成分,但是大致方向不会有差。民主党历来强调种族多元化,包容开放,其印度裔官员比川普时期肯定只多不少。今天民主党的大管家西玛·南达(Seema Nanda)就是印度人,她担任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首席执行官,负责党的日常运营、行政事务。

这个职务如果用中国人熟悉的说法,叫做“党鞭”。

本次大选,拜登在印度裔群体获得65%的支持率

我们把目光放更宽、更远一点,就会看到印度裔面孔不只出现在美国,还出现在西方各国。

爱尔兰前总理瓦拉德卡拥有一半印度血统,加拿大国防部长哈吉特·辛格·萨吉安是第二代印度移民,该国在野党的领袖贾格米特.辛格是印度裔,他将挑战杜鲁多,冲刺总理宝座。

英国的印度裔高官最多,在约翰逊内阁里占了三个:财政大臣、内政大臣、商业与能源工业大臣。遥想欧洲帝国主义列强的鼎盛岁月,英国殖民者统治了印度三四百年,谁能想到有朝一日,轮到印度人来统治英国。

爱拼才会赢

美国各个少数族裔里,华裔有钱但没权,不问国事;黑人、拉丁裔虽然出政客多,整体却不富裕;印度裔既有政治野心,也有财力本钱,发展势头很猛。

我们华人以努力工作、勤劳致富而闻名,然而印度人更拼。根据2014年度美国人口调查局的统计,印度裔平均家庭年收入为91195美元,排名全国各族裔第一,华裔84300美元,位列第二。

我们华人擅长读书做题、考试考大学,然而印度人更能考。近64%印度裔美国成年男性拥有学士和学士以上的学位,这个数字在华人为55%。

以前互联网流传一个趣闻,美国本土的白人学生辛辛苦苦念书,进入麻省理工学院,碰到了印度裔同学打招呼,说:“你们印度人学习很优秀”,对方却回答:“真正成绩好的印度学生都在老家,在新德里的理工学院,我这种差生才来美国麻省。”

印度人的教育军备竞赛跟中国人差不多,父母拼娃,给孩子打鸡血,要求孩子必须当第一名。印度的家长也喜欢用这种句式:你看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怎么优秀,你为啥不学学。

美国大选的结果出来后,所有人都在欢呼:卡玛拉·哈里斯,厉害了。卡玛拉666。

只有印度家长不满意:卡玛拉,你为啥只当了副总统,没去当正总统。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啊。

以上这个段子是印度网友自编的

华裔和印度裔有很多共同点:奋斗上进;不倚赖国家福利;刻苦读书,尤其是实用类学科。医生是收入最高和难度最大的职业之一,而美国每十个医生里就有一个是印度人,在高科技领域,印度移民表现更加抢眼,硅谷1/3的工程师来自印度。

如果说俄罗斯人的种族天赋是战斗干架,黑人的种族天赋是打篮球、唱RAP,那么印度人的种族天赋是编程、写代码。从1995年到2005年,英国、日本和中国大陆高科技移民创办的科技类公司,数量总和加起来,没有印度高科技移民创办的多。

华人程序员往往升到中层就到头了,印度程序员当上高管则比比皆是,硅谷已经形成了印度帮: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万事达卡CEO阿贾伊·邦加、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

那么问题就来了

华裔跟印度裔一样爱读书、爱拼搏,为啥总是低人一头呢?

因为中国不是美国,中国那一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理科书”在美国行不通。

在美国的中产社会,学历文凭虽然很重要,但不是唯一因素。美国白人新教徒精英典型的特征是:具有商业头脑、口才雄辩、热情外向、体育能力出色,并能面面俱到地处理社交关系。看看,里根、克林顿,历届总统都擅长辩论,奥巴马作为一个黑人,能当上总统,靠的也是口才好。

我们小时候可能都听过这样的话:“不要跟学习不好的一起玩”、“放假了,别出去玩,在家好好写作业”。在最需要玩、最需要跟同龄人接触的青少年时期,中国学子闷头做题,到了工作的时候,缺乏职场的社交技能,不会跟客户同事沟通。

印度孩子虽然也要当做题家,但是社交生活不落下。美国公司里的印度人总是比华人更积极主动,除了硅谷IT行业,印度人在其他行业混得也是风生水起。印度裔英德阿·诺伊当上百事可乐的CEO,印度裔庞尼特·仁岩成为德勤公司董事长,印度裔温迪·班格尔成为私募基金赖斯公司的合伙人,他的弟弟埃杰·班格尔从雀巢公司起步,接着负责花旗集团的亚洲业务,后来当上了万事达卡国际组织的CEO。

这些行业需要综合能力,不是理科成绩好就能胜任的。当上公司老大,是经过摸爬滚打历练出来的。就拿班格尔兄弟来说,老大温迪毕业进入联合利华工作,公司高层把他派到印度的一个穷乡僻壤,那种经常断电、公厕破烂的艰苦农村。温迪熬了下来,跟当地农民推销联合利华的洗涤用品,披荆斩棘,开创了一个销售网络。最后晋升,当上了联合利华印度公司主席。

弟弟埃杰在雀巢公司工作,从最底层的岗位干起,在13年时间里做遍了从销售到管理的各个职位。印度气候炎热,农村缺乏电力,冰箱稀缺,雀巢巧克力很容易化掉,销量不佳。埃杰专门制造了一种低耗电的冰箱,将巧克力送往农村,又兴办基建,在经销商门店装上发电机、安了空调,让农民吹着凉风吃巧克力,硬是打开了印度的下沉市场。

印度人生存一路充满了街头智慧,华人父母片面注重书本教育,不利于孩子未来发展。印度裔出高官、华人很少从政,也有这方面原因,美国政治家不是公务员考试考出来的。政客上街拉票,获取选民信任,寻找拉拢盟友,这些能力课本不教。

再加上华人传统上崇尚内敛,不抛头露面,关起门来闷声发财,政治参与度不活跃。印度裔积极从政,为本族争取权益,结果印度人赴美较晚,却很快站稳了脚跟,反而华人从晚清以来就移民美国,基业悠久,却仍处境艰难,只因政治上没有后台。

?美国调整种族政策时,华裔很难保护自己。印度裔还会趁火打劫,趁机给华人使绊子。卡玛拉·哈里斯2009年在加州期间,推动了S386法案,这项法案有个外号——“新排华法案”,表面上法案很公平,规定绿卡以先来后到、先到先得的原则进行派发。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偏袒印度人,这个族群申请得最早。如果按照国籍配额为原则,那么华人拿绿卡容易多了。

在中美冲突愈发严重的今天,印度裔当上美国副总统,对海内外的华人恐怕都不是件庆幸事。哈里斯曾经在不同场合公开批评中国,她在担任参议员期间,在中国香港等问题攻击中国。如果拜登有个意外,哈里斯接替总统职位,中美之间更回不到过去。

其实,如果美国有更多的华人,对中国也是有利的。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美国迟迟没有对德国/协约国宣战,就是因为北美存在大批德裔移民和意大利移民。

当时美国第一大族群是盎格鲁萨克逊白人,第二大族群就是德裔,中西部大片村庄由德裔定居,村子里没有英语招牌、广告牌,只有德语的。威尔逊总统害怕会失去德裔选票,引起德裔族群的反对,没有一下子就参加战争。

这说明美国作为一个大熔炉的社会,白宫的行为不单单取决于少数精英,底层族群的规模和政治参与度,也会直接影响到美国政策的走向。

1990年时,美国的华裔人口为160多万。2000年增长到240万人,2020年再次增至500万人左右。数据表明,华人是美国人数增长最快的少数族裔之一。

随著时间的推移,随着华裔比例的增长以及投票率的节节攀升,在美华人的声音或许更能够被听到,从而对中美关系发生微妙的影响。

今天对于母国来说,在美华人的立场和偏好,从未像此刻这般重要。

(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赞(0)
新华侨网 » 印度裔都当美国副总统了 为何华人还没闯出来?

评论 3

文章评论已关闭!

  1. #-49

    Tips: read the real news and think for yourself. Catch this: Live: Trump’s legal team is holding a press conference about the election

    匿名2周前 (11-19)
  2. #-48

    只能共苦不能同甘,自己人专坑自己人

    匿名2周前 (11-20)
  3. #-47

    除了中港台,絕大多數汪精衛同鄕徒子徒孫都集居在美加二國,他們比白人更仇中仇華,造謠生事,妖魔化中華.他們當上小官都會盡力害害華人,如果當上高官就要對中國宣戰了,美加大力仇中反華,也是受到這個華人漢奸集團的慫恿,

    匿名1周前 (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