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两个变种合为一体有多厉害?PHAC正密切关注

尽管大流行开始之后新冠病毒不断发生突变,全球已经报告4,000多个变种,但科学家们目前只确定了三个影响甚大的变种:包括英国变种,最早出现在2020年秋季,南非变种最早出现在去年12月,最近一个则是巴西变种,出现在今年1月初。

目前为止,加拿大估计有570例变体病例,包括英国变体、南非变体和巴西变体。

(Global New)

据Global New报道,科学家们最近发现,来自英国的变种毒株(B.1.1.7)与来自美国加州的变种毒株(B.1.429)合体,形成了一个新的病毒株,这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首次发现变种病毒合体的情况。加拿大公共卫生局(PHAC)对此深表关注,并承诺将加大监测力度。

PHAC在发给Global New的声明中称:“我们了解到来自加利福尼亚有关两种病毒变体合体的报道,并正在密切监视这个情况,并关注其它COVID-19病毒变体的情况。”

电邮中还说,“我们正在与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内的国际伙伴合作,以更好地了解这些变体及其影响。”

(Global New)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位于新墨西哥州的国家实验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的研究人员科贝尔(Bette Korber)在一个样本中,首次发现由英国变种毒株与加州变种毒株混合而成的合体病毒。科贝尔的专长是疫苗方面,且一直致力于艾滋病疫苗的研究。

科贝尔在公布该研究时指出,有别于一般变种病毒每次只有一种突变,合体病毒每次可以有多重突变。

由于英国变种的传染性更高以及加利福尼亚变种的变异,科学家们担心这两种变体合二为一可能为大范围的疫情暴发打开了大门,有可能出现新一轮疫情大流行。

多伦多大学流行病学专家弗内斯(Colin Furness)教授在接受Global New采访时,将这种现象称为“基因漂移”(genetic drift),也就是世界上大多数人所说的“变种”(variants)。然而,他认为,这种基因重组过程“更为激进”。

弗内斯说,为了使病毒重组,两种不同的病毒株需要出现在同一个人的细胞中,并“抹掉”其遗传物质的很大一部分,从而造成“大规模变化”。

弗内斯表示,有些地方最有利于这样的重组,因为这种区域更容易提供不同病毒株产生相互作用的机会,特别在机场内,以及人口稠密的城市中。

至于疫苗对这种新合体的功效如何尚不清楚,但他说:“调整疫苗是一种常规做法,就像我们每年都有不同的流感疫苗一样。”

渥太华大学法学院和流行病与公共卫生学院阿塔兰(Amir Attaran)教授则对Global New表示,重组一直是进化过程中的正常现象。

阿塔兰教授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一个人既感染了来自英格兰的一种病毒株,又感染了来自加利福尼亚的病毒株,这两种病毒以某种方式汇在一起并交换了基因,形成了第三种带有英国和加利福尼亚变体特征的病毒。”

加拿大的专家们均表示,目前暂时不清楚新的合体病毒株的影响,如果说将带来新一轮疫情,令新冠大流行“雪上加霜”为时尚早。

阿塔兰教授比喻说,英国和加利福尼亚毒株就像是父母,而重组的合体就像是孩子。根据他的看法,将无法立即预测重组可能产生的影响,就像无法预测孩子将比父母高,还是矮一样。他补充说,“你得等到孩子长大后才会知道。”

阿塔兰教授表示,尽管发现了这种变体重组的情况,但仍然存在一个底线:“世界上存在的病毒越多,混合与重组的变异性就越大,人类面临的危险也越大。”

他说,唯一能够避免产生新的病毒危险版本的方法,就是要努力限制感染数量,并为尽可能多的人接种疫苗。

多伦多怀雅逊大学(Ryerson University)职业与公共卫生学院名誉教授斯莱(Timothy Sly)指出,这可能是第一次重组,但也许不是最后一次。

他对Global New表示:“其它冠状病毒可以做到这一点。我们不知道对于抗体反应或疫苗成功而言这意味着什么,但这确实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参考链接:https://globalnews.ca/news/7643533/covid-uk-california-hybrid-mutant-variants/)

赞(0)
新华侨网 » 两个变种合为一体有多厉害?PHAC正密切关注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