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46岁时他发现自己想做女人 最终活成了6岁女孩

Canadian man leaves family to be transgender six-year-old girl Stefonknee Wolscht #news — freshnews (@freshnews247) December 12, 2015

在 46 岁之前,斯蒂芬妮还叫做保罗的时候。

他是 7 个孩子的父亲,是从高中相恋多年的妻子玛丽亚的丈夫,过着与常人无异的平淡生活。

不过这一切,都与现年 56 岁、却自居 6 岁的斯蒂芬妮毫不相干。

由于妻子极力反对他的性别认同,斯蒂芬妮现离开了家庭。

以跨性别者的身份住在多伦多,并与一对年龄相仿的夫妇组成了家庭。

伦理上来讲,斯蒂芬妮是他们的孙女。

” 我不能否认我结过婚,也不会忘记我有孩子,但我现在又做回了孩子。”

事实上,保罗的妻子玛丽亚,最初很支持丈夫玩女装。

在保罗女装的萌芽阶段,玛丽亚得知他的兴趣后,不但没有任何抵触,反而帮助丈夫去商店买合身的裙子。

但随着保罗参加一些跨性别交流会后,他发现原来可以选择自己的样子。

于是保罗对七个孩子和玛丽亚坦然,他决定成为一个女人,并自称斯蒂芬妮。

毫无疑问,没有哪个妻子可以接受丈夫如此巨变。

玛丽亚在痛苦与挣扎中,发出了最后通牒,要么斯蒂芬妮做回保罗,要么就离开。

很显然,这对于发现新自己的斯蒂芬妮来说,难以做出抉择。

” 停止做女人并非我能控制的,这就像要求我放弃 6 英尺的身高。”

而这突如其来的生活压力、自我身份的认同与质疑,让斯蒂芬妮陷入了重度抑郁中,他屡次轻生,不得不被送进了医院。

可即便在短暂的治疗后,斯蒂芬妮放下了轻生的念头,但没有放弃做一名女性的坚守。

在多次与玛丽亚不良沟通后,他被发妻送上了法庭,提出了骚扰和攻击的指控,并被法院下发的限制令阻碍与孩子的接触。

尽管妻子的强硬态度,让这份持续了 23 年的感情彻底决裂,但他们的孩子仍然通过信件,交流对于爸爸变妈妈的感受。

” 亲爱的爸爸,看到你这样走来走去,我感到非常尴尬。但如果你真的想这样,我也无所谓。爱你的,彼得 “,斯蒂芬妮 7 岁的小儿子似乎比成年人更包容。

不过大女儿极不认同父亲,当她 2012 年结婚时,曾给斯蒂芬妮发来婚礼邀请函。

但参加婚礼是有条件的,必须要穿得像父亲,并且坐在教堂最后面,不能与任何家庭成员沟通。

来自血亲的嫌恶,让斯蒂芬妮再次陷入了绝望。

在大女儿婚礼当天,他没有装扮成他人眼中的常人去赴宴,而是选择了轻生。

所幸斯蒂芬妮又一次得到了医疗救助,在长达两年的精神治疗中,斯蒂芬妮接触到了常用于儿童的治疗方法——游戏疗法。

在多伦多的 LGBT 教堂支持下,斯蒂芬妮被当地家庭收养。

这对夫妇完全接受他做小女孩,并让自己七岁的孙女与斯蒂芬妮做姐妹。

” 本来我是八岁,但是她想要个妹妹,从那以后我就六岁了。”

她们每天在一起玩洋娃娃、做涂色游戏、穿好看的连衣裙、看小马宝莉,七岁的 ” 姐姐 ” 还会带着 ” 妹妹 ” 认识其他小姐妹。

” 我从伤害中被解放,当我做六岁的孩子时,我就不必考虑成人的事情,”

他不再需要任何抗焦虑、抑郁的药物,这远不如游戏疗法有效。

” 我仍然喝咖啡、驾驶,甚至开拖拉机,但我会用小女孩的方式做这一切。”

斯蒂芬妮在做孩子的过程中得到了救赎,但这却引起了更多的关注,以及更大的麻烦。

在 2015 年,多伦多警方通报一则寻人启事,斯蒂芬妮失踪了。

正当警察紧锣密鼓的搜寻时,斯蒂芬妮主动站了出来。

” 人们扬言要杀了我,开枪打死我,砍掉我的头,把我扔进烤箱。”

他的生活方式成为各大新闻的头条后,斯蒂芬妮收到了上百条辱骂,以及死亡威胁。

他们在 Facebook 上组团抨击斯蒂芬妮,一张并列着他与小女孩的 meme 图,被数百名攻击者转发。

” 是否应该允许这个实际 54 岁生理男性的‘自认’六岁女孩,在这个真正的 6 岁女孩面前脱衣服?”

” 所以说,政府应该允许它吗?”

在保守派看来,斯蒂芬妮是恋童癖,并且会给别有用心的人,提供一条合理的犯罪途径。

诚然,这种担忧绝不是捕风捉影,但也并非谩骂斯蒂芬妮的理由。

” 我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他们通常只有一两个粉丝,是刚注册不久的小号。”

” 他们突然冒出来,一直在说废话,然后又像从没出现过一样消失。”

好在斯蒂芬妮从近十年的生活磨练中,收获了远超常人的强大承受力。

他不再恐惧任何威胁,亦不会因此感到沮丧,即便被很多人认为,仇视自己是很合理的。

” 我对他们说,请尽管带着棒球棍找我,我不会逃跑。”

而社会对跨性别者的恶意,让他认识到自己需要为更多同胞发声。

现如今斯蒂芬妮奔走在加拿大的每一座城市,在学校中演讲,为推动跨性别立法而奋斗。

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更多跨性别者争取自己的权利,赢得他人的尊重。

” 蜕变的代价是昂贵的,我失去了一切,又获得了一切。我将会向全世界证明,坚持做自己的快乐,我要让人们知道男人也可以有女人味。”

赞(0)
新华侨网 » 46岁时他发现自己想做女人 最终活成了6岁女孩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