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欧盟议会冻结中欧投资协定 要求中方解除制裁

欧洲议会5月20日冻结中欧投资协定批准程序,称此举针对北京对欧盟人士的制裁与香港、新疆等人权问题。

欧洲议会以压倒性优势通过这一决议。其中有599票赞同、30票反对与58票弃权。

这一动作是中欧关系进一步恶化的表现。《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本于2020年12月达成,原本预计可于今年在欧洲议会通过。但今年3月,为回应西方国家就新疆维吾尔人问题对中国的制裁,北京向10名欧盟政治人物及4个实体实施制裁措施。

“中国的制裁是误算。他们应该从他们的错误中吸取经验,重新考虑。由于中国的制裁,全面投资协定已经被冻结,”遭到中国制裁的欧洲议会议员、德国政治家彼蒂科菲尔(Reinhard Bütikofer)表示。

中国驻欧盟使团在决议通过后表示,中欧投资协定是“互利共赢的协定”,中方实施反制措施是对欧盟“单边制裁对抗做出的正当回应”。“中方始终抱有诚意促进双方合作,希望欧方与我们相向而行,”一名中国驻欧盟使团发言人表示。

“天安门屠杀以来最差人权状况”

欧洲议会通过的决议中指出,要求中国在处理投资协定前解除制裁。

“欧盟同中国的关系可能无法照常推进,”决议指出。路透社报道称,这项决议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但显示出目前欧洲议会的官方立场。

决议中还称,欧盟对中国的制裁针对的是侵犯人权的行为,以国际法中合法与相适应的措施为基础,而中国的制裁缺乏任何法律依据,武断且完全没有根据,且针对的是对其侵犯人权行为的批评,这种制裁显然是企图阻止欧盟继续就中国虐待人权行为采取行动。

“中国过往有侵犯人权的记录,这是放弃中国在这些领域做出的双边与多边承诺的做法;有权威报告指出,中国的人权状况出于天安门大屠杀以来最差局面,”其中表示。

这份决议提到,促进及尊重人权、民主与法治在欧盟与中国的长期关系中应该始终保持中心地位。

“鉴于近来的发展和中国带来的挑战,欧盟现行的中国战略显示出其局限性。”

“这一决议不是受反中情绪驱使,而是出于捍卫并维护国际公认人权标准的集体利益,”决议表示。

中国呼吁尽早批准协定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

图像来源,REUTERS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5月1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这次投票回应称,中欧投资协定是一份平衡、互利共赢的协定,不是一方给予另一方的“恩赐”。

“尽早批准符合中欧双方利益,双方均应为此作出积极努力,”他表示。

赵立坚还表示,被制裁的欧盟有关机构和人权“长期以来恶意传播涉疆谎言和虚假信息,严重损害中方主权和利益”。

联合国人权专家与活动人士称,至少100万穆斯林被拘禁在新疆的再教育营。这些活动人士与一些西方政治人物指责中国使用酷刑、强制劳动及绝育措施。中国否认其在新疆有侵犯人权行为,称这些营地是提供职业培训的场所,也是打击极端主义所需。

“中方有发展中欧关系的诚意,也会坚定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赵立坚19日在记者会上称。“希望欧方能够从中深刻反思,立即停止干涉中国内政,通过对话沟通增进双方了解和理解,妥善管控分歧,推动中欧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2020年12月30日,习近平通过视频连线和欧盟领导人及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会晤,中欧共同宣布完成了投资协定谈判。

图像来源,REUTERS

2020年12月30日,习近平通过视频连线和欧盟领导人及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会晤,中欧共同宣布完成了投资协定谈判。

《中欧全面投资协定》

目前的僵局对于中欧双方都是一种挫败。这份协定如果通过,将会对欧洲在中国的投资与知识产权给予更大保护,而有欧洲外交官表示,中国也希望通过此举将自己塑造成更为公平与受尊重的贸易伙伴。

《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的磋商过程长达7年,并经过35轮谈判。该协议旨在放宽对在中国经营欧企的限制,比如要求欧企须与中方企业合作营运,需分享技术等,同时争取扩大欧盟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领域,包括电动车,金融及医疗行业等。

100元人民币

图像来源,REUTERS

协定还希望中国降低对欧洲投资的严格规定,至少逐渐达到欧洲市场对中国资金开放的水平。此外,中国被要求承诺遵守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sation)关于强迫劳动之规定。

根据资料,2020年,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欧盟最大贸易伙伴。

位于欧盟总部布鲁塞尔的智库布鲁盖尔中心(Bruegel)研究员艾西亚(Alicia García-Herrero)此前分析称,《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旨在代替25项欧盟成员国与中国的双边投资协定,根本上是为了减少欧洲投资者在中国投资的不确定性。

艾西亚称,《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显示出欧盟与美国之间的矛盾或竞逐关系。因为,欧盟似已意识到与美国的经济实力相比,欧盟的政治影响力仍不足。欧盟因此引入“战略自主”(strategic autonomy)策略,希望证明在不倚赖美国这盟友的情况下,亦能决定自身在世界的地位。而这“显然和当年美国前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执政时,美国与欧盟关系恶化有关。”

赞(0)
新华侨网 » 欧盟议会冻结中欧投资协定 要求中方解除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