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自从2017年在加拿大做独立摄影工作室开始,我接触到了越来越多形形色色的人,尤其是带着孩子的父母。

他们来自不同的圈子和不同阶级,而教养模式则让我这个在中国经历了12年公立教育的人倍感惊讶——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父母在加拿大敢于对孩子放养式教育?

跟Long、Nick和Jessica以及他们的父母聊完,我仿佛知道了答案。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16岁的足球少年

第一次见到Long的时候是在UBC的足球场,当时12岁的他苦于练习射门但要频繁花时间捡球。于是恰巧也来练任意球的我,主动做了他的守门员+球童。

后来机缘巧合,我成为了帮拍摄他试训用的集锦宣传片的摄影师。于是接触到了他的父母。

让我惊讶的是,立志于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Long并不像我以为的那样拥有一个运动世家。如果说硬要找一些关联的话,则是Long的爸爸是户外用品店的主理人——还是登山运动。

我很好奇地问Long的妈妈,为什么想着送孩子踢足球?Long妈妈回复我:“他自己喜欢的呀,反正隔壁就是温哥华白浪队的训练营,放了学送过去正好当锻炼了。”

如今即将年满16岁的Long希望在下个月能签约职业足球俱乐部,他的首选是温哥华白浪队或者多伦多FC的青训营。

我问Long妈妈不会担心以后Long如果职业球员的路没走成功耽误了学业?Long爸爸立刻打断我说:“UBC给我们发了校队的offer,我们还在考虑要不要去呢。”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厨师学校进修生

第一次Nick的时候是被Nick妈妈邀请到家里做客。

共进晚餐的时候,我没过脑子地夸了一句“阿姨做饭真好吃”。结果得到了Nick妈妈尴尬的笑以及Nick大大的白眼——原来丰盛的五菜一汤全是Nick一个人操办的。

看着面前这个又健壮肱二头肌和八块腹肌的1米8的大个儿,我只能想到他的手里拿着哑铃和蛋白粉,但绝没有橄榄油和颠勺的画面。

和Nick妈妈聊完我才了解,原来Nick从小学4年级开始就开始学习厨艺。现在已经在Lasalle College(温哥华本地的一家职业厨师培训学校)进修了8个月了,距离他拿到蓝带证书也只剩不到一年的时间了。

我问Nick妈妈:“是您教Nick做饭的么?”

妈妈回道:“别逗了,我自己做饭难吃的很。都是在学校上选修课学的,后来有兴趣了自己出来找专业的机构学。”

我问Nick妈妈:“那以后Nick要是做职业厨师了,他大学在读的商科不会觉得浪费了么?”

Nick妈妈回复我:“对呀,就是觉得浪费了呀,就不该去读哪个破商科。”

我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唐人街义工

第一次见到Jessica的时候,是在唐人街最乱的Marlborough地铁站——这里经常会有一些嗑药的和喝醉的流浪汉在附近乞讨。

当时只是从地铁转车做公交的我,无意间发现了Jessica——虽然从没讲过话,但我还是记得上午我们才在一起上了人文社会学的公开课。

Jessica每周四都会在唐人街做义工,偶尔和她一起的还有她的爸爸。

Jessica的爸爸一开始是不支持她来唐人街做义工的,一方面生在国内中原地区的他觉得业余时间应该学习而不是来做这些“对个人发展没有意义”的事情,另一方面也出于父亲的担心害怕Jessica在这片温哥华最乱的地区有人身危险。

我听说,后来是Jessica找到了当时高中的班主任和Jessica的爸爸做了长谈。

被说动的理由有两个:虽然这片是温哥华最乱的区域,但每周四下午是警察巡逻的高峰期;虽然在课余做义工会花很多时间,但这将帮助Jessica获得更好的社会实践经验从而丰富她的履历,增加她进入名牌大学的几率。

Jessica的爸爸当晚就不再反对她继续在唐人街做义工,并和公司每两周调休一个周四陪女儿一起做义工。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当初为人父人母的家长,在孩子还不怎么会说话的时候就开始让孩子学多国语言和音乐美术的时候;当我的同龄人虽然还没有宝宝,但已经开始托关系找学校提前预约家教辅导班的时候;当影视剧在疯狂输出鸡娃焦虑和畸形攀比的时候……

我无法停止自己的好奇去问:同为父母,是什么让加拿大他们敢于对孩子放养式教育?是什么让他们不去和别人对比自己的孩子现在学什么、平常干什么、以及未来要做什么呢?

在加拿大,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社区家庭,放养式的教育遍布各层各级。

在我接触了诸多家长和同学之后,我发现究其原因有三:激发兴趣为目的的多元教育模式+相当公平且平等的社会分工体制+工作生活的独立且平衡意识。

在加拿大的公立教育中,无论哪所学校,你常常会看到这样的情景:

小学,小男生小女生要么在操场奔跑要么在森林里探索,放了学没有作业,喜欢的运动的同学组团去体育场,喜欢艺术的同学组团去美术馆,喜欢科学的同学组团去科技馆。

毕竟在小学,加拿大教育的宗旨是“找到携手奋进的伙伴、激发潜意识的兴趣”。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中学,每三个月一换的多元的选修课表,你可以学棒球,也可以学烹饪,你可以学射箭,也可以学马术。

虽然会有一些额外的费用,却比在外面上私教课便宜很多,并且有熟悉的同学组团一起大家互相鼓励。

平常三点就放学,学校鼓励学生利用每天课后时间丰富社会实践,甚至可以申请gap不上学去讲社会实践做的更加规范化。

这是因为,加拿大中学教育的目标是“通过体验明白如何将兴趣化为实践的操作,不可以追求培养精英,而是尽最大可能让学生发现自己的潜能”。


上了大学,终于有学业压力了,但是每周义工就4-6门课。如果选课选的好,周周都有三天假期——无论是出去玩、做实习、还是谈恋爱,都有足够的自我决定的时间。

因为大学的目的是“培养社会精英,形成独立人格。”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

我相信,没有父母在刚刚生下宝宝的时候不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开开心心无忧无虑。而为何等孩子长大了,就开始鸡娃了呢?我们不能将所有的“罪过”仅仅归咎于激进的父母,而忽略了越来越畸形和内卷的社会形态。


在加拿大,既没有高考,大学也不是唯一出路。无论你是厨师还是银行家,职业薪酬差别并不大。无论你是做艺术行业还是科技行业,在择偶时不会被优劣对待。无论你是个体户还是体制内,良好的社会福利保障让每个人不用担心看病和养老。

当通往天安门的路不止一条时,长安街便也不会堵车了。

赞(1)
新华侨网 » 亲历|拒绝鸡娃,在加拿大他们为什么敢放养式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