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爆炸发生十分钟前离开喀布尔机场华人躲过一劫

阿富汗时间2021年8月26日晚上六点钟左右,余勇离开喀布尔机场,刚刚到达住处,他收到消息称,喀布尔机场发生了自杀式爆炸,他的住处距离喀布尔机场仅有不到十分钟的车程。

据媒体报道,阿富汗机场当天共发生了两次爆炸。当地时间下午六时,第一次袭击的目标是喀布尔机场的一个入口处,由美国和英国军队把守,爆炸后,附近还传出了枪声。几分钟后,距离这个入口不远处的一个酒店也发生了爆炸,该酒店是英国官员用来处理希望前往英国的阿富汗人签证事宜的场所。

视频显示,爆炸现场可以看到浓烟,有尸体躺在地面。据路透社报道,一名现场目击者称“就好像有人把我脚下的地面拉开一样,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自己的耳膜被炸开了,失去了听力。我看到尸体、受伤的男人、女人,老人、儿童散落在爆炸现场。”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消息,喀布尔机场附近发生的爆炸袭击造成的死亡人数已上升到170人。 阿富汗卫生部一名官员当地时间27日告诉CBS,两起爆炸袭击造成的死亡人数至少上升至170人,绝大多数死者是阿富汗人。在死亡的13名美军中,有10人是海军陆战队士兵。自称是“伊斯兰国”组织分支的ISIS-K宣布对此次爆炸负责。

余勇是北京人,于2017年1月来到阿富汗经商,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前,为了躲避战乱,他搬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这里距离喀布尔机场只有七、八分钟的车程,每天飞机的隆隆声在头顶响起,昼夜不分。

8月26日,余勇受国内一家媒体的委托,两次前往喀布尔机场准备做直播节目,他告诉记者,看到机场外有拿着枪的塔利班士兵,也有不少阿富汗人聚集在机场周围,距离机场一百米左右的地方,车辆已经完全无法通行,一些从外地来的大巴车不断往机场方向驶去,“人们试图抓住一切机会进入到机场里面。”

爆炸产生的烟尘笼罩在喀布尔机场外。来源:IC Photo

余勇说,截止到8月26日,他所在的城区比较平和,商店陆陆续续地开始营业,城区和机场变成了两个世界。原本计划26日晚上七点多钟在喀布尔机场进行的直播,因爆炸事件被取消。在爆炸发生后的第二天,余勇早早起床等待塔利班的通知,准备前往机场,他雇佣的翻译也会照常来上班。

机场前的广场密密麻麻全都是人

新京报:你在26日傍晚为什么会在机场?

余勇:我受国内一家媒体的委托做直播报道,拿到了塔利班政府的批文,原本计划26日晚上七点多在喀布尔机场内进行直播。我在五点多钟到达机场,塔利班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机场内塔利班和美军在开会,让我晚上七八点再来。我住的地方距离喀布尔机场只有七、八分钟的车程,我还没有吃饭,就先回家,准备吃过饭晚点再过来。

我刚到家,就收到朋友发给我的消息说五分钟前机场发生了爆炸,我躲过了一劫。

新京报:爆炸发生时你有没有听到爆炸声或者看到什么异常?

余勇:我住的地方离机场不远,回来的路上比较正常,没有听到爆炸声。后来听说是有两个穿着自杀式爆炸背心的袭击者,引爆自己,当时机场广场处人群比较密集,死伤上百人。

爆炸救援现场,两名阿富汗男孩在汽车旁哭泣。来源:IC Photo

我回到住处大约十分钟后,另一个住在附近的华人来找我,他告诉我来的路上看到有救护车、私家车,有人推着三轮小推车,或者抱着、扛着受伤的人,也有受伤的人自己走向医院。挺多人受伤的,有的人浑身都是血,一看就是被袭击过的。

考虑到机场比较乱,当晚直播的计划就取消了,我一直在家没有出门。

新京报:爆炸发生前你在机场看到的情况是怎样的?

余勇:喀布尔机场有两个入口,我去的入口由塔利班把守,这个入口前多是一些没有签证的阿富汗人。塔利班士兵把守在入口处,不让进,人们聚集在广场上,密密麻麻的。我们驱车到机场时,机场前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全都是车、人,根本开不过去。我看到很多车辆还在不断地赶往机场,有一些从外地来的大巴车,旅游车那样的,一车一车往机场方向驶去。不少人想趁乱找机会进入机场内。

另一个入口由美国军队把守,门口多是一些美国人或者有国外签证的人。我听朋友讲,目前有美国签证的人也没办法搭乘美国的飞机离开,都被堵在机场外面。爆炸就发生在这个入口。

爆炸发生后,我住的街区一直比较平静

新京报:爆炸发生后,你那边有没有受到影响?

余勇:我住的街区一直比较平静,我也没有受到影响。15日塔利班进入喀布尔后,也经常听说其他地区发生枪战或者抢劫事件,我目前还没有遇到过。

目前没有什么异常,就是我住的地方可以清晰地听到飞机起飞的声音,8月15日塔利班进城后,飞机不分昼夜从上空飞过,昨天晚上发生爆炸后声音也没停过,就在刚刚还有一班飞机飞过。

新京报:阿富汗本地人是否受到本次爆炸事件的影响?

余勇:现在是早上六点多钟,我还没有出门,但从目前接收到的信息来看,我感觉应该影响不大。我们在城区目前来说比较安全。昨天晚上我聘请的翻译表示他今天会照常上班。

阿富汗当地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可能也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有从机场传来的消息,也听说机场有扒飞机等事件,但是城内的情况目前来说比较稳定,机场和城区是两个世界。

国士兵抵达爆炸现场维持治安后,阿富汗难民们围聚在一旁。来源:IC Photo

战争中的等待

新京报:塔利班入城以后,你在喀布尔的生活状况是怎样的?

余勇:塔利班入城前后,我搬了两次家。8月14日,因为城里有不少外地来的流民,我出于安全考虑搬到了总统府附近的一个住处。15日上午,听到了塔利班准备入城的消息,我担心总统府附近会有激战,就临时拿了毛巾洗发水等生活用品搬到现在的住所,离总统府相对较远,比较安全。

塔利班入城后,城区比较平静。现在除了银行以外,所有的店铺基本上都营业了,物价也比较平稳。我住的地方附近有一个小的杂货铺,一直都开着,能够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

附近街道有塔利班的人在值守,目前我没有见到他们和当地居民起冲突。

在机场维持秩序的英国士兵抵达爆炸现场。来源:IC Photo

新京报:你了解的其他在阿富汗的华人情况是怎样的?

余勇:据我所知目前在阿富汗的华人不多,有一些在喀布尔以外的地区,和我有联系的几位朋友都比较安全。我现在住的地方是一个华人朋友家,他在15日前到阿富汗南部的一个城市经商,因为战争,担心回来的路上不安全,滞留在那里了。

我们也不太清楚阿富汗将来会往哪个方向走,只能先在这边,等局势稳定了再做其他打算。

新京报:此次爆炸是否会影响到你之后的计划安排?

余勇:我今天特意早起等塔利班的通知,如果他们允许,今天仍打算去机场直播,爆炸不会每天发生,我们计划在机场内部拍摄,隔着十几米高的水泥墙,应该不会有危险。

赞(0)
新华侨网 » 爆炸发生十分钟前离开喀布尔机场华人躲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