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难民问题成为大选焦点 保守党剑指“铁锈带”

(■■这届大选中,阿富汗难民问题成为焦点之一。 星报)

有一种舆论认为杜鲁多的政治生涯从难民问题起家,这或许有些言过其实,但当初抢头条收留难民的做法,确实给杜鲁多起了极大的加分作用,则是不争的事实。从2015年11月上台执政后,数万叙利亚难民获准在加国定居。但事后的变化是,接收难民的地方政府怨声载道。难民问题是一把双刃剑,2015年大选助了自由党一臂之力,但在2019年大选却成为拉低杜鲁多民望、削弱自由党政府威信的重要因素。不能说当时少数政府的选举结果与难民问题有直接关系,但影响若干选民的投票意向或有可能。今次接纳阿富汗难民又面临严峻考验,而与上次不同的是,此次主要反对党指责杜鲁多延宕了时间。联邦妇女和性别平等部部长蒙塞芙 (Maryam Monsef)称塔利班为“我们的弟兄”,也引起不大不小的风波。稍后在承认塔利班政权合法性上或许还有争议,自由党政府正在规避将此成为撕裂选情的议题。

从哈珀(Stephen Harper)下台到谢尔(Andrew Scheer)败选,联邦保守党一直被压着打,据传党内有人希望奥图尔(Erin O’Toole)走麦城,人民党又继续切割保守阵营的票源,再加上奥图尔的后发劣势,保守党的选况本来不容乐观。然而奥图尔最近竞选发力,高调为本国劳工阶层发声,许诺执政后大幅度提高产业工人的福利待遇,从加国版的“铁锈带”入手,其场景像极了特朗普。当年谁都不看好的特朗普就是通过笼络美国若干州的“铁锈带”,最终险胜一路高歌的希拉莉(Hillary Clinton)。选情千变万化,奥图尔能否按图索骥地复制“特朗普奇迹”?姑且观之。不过小杜要对此有所提防,按照他的初衷,今次不能组建多数政府就算失败,更何况江山易手了。

阿富汗难民事务吸睛

这也许是一种历史惯性,杜鲁多的自由党每次大选,都赶上声势颇大的难民潮。上次接纳叙利亚难民,自由党采取高分贝宣扬的做法,不但杜鲁多亲自到机场迎迓,安置入住酒店;而且各省市总动员,摊派接收指标。结果地方上抱怨声四起,自由党也从多数政府变为少数政府。

今次又遭遇由拜登(Joe Biden)撤军引发的塔利班坐大与阿富汗难民潮,杜鲁多日前跟G7领袖视像会议时表示,在8月31日美国撤军最后期限后,加国军事人员在安全情况许可下或留在阿富汗,协助疏散更多合资格的阿富汗人。得到新民主党党领驵勉诚(Jagmeet Singh)支持的加拿大阿富汗和平运动团体,更是敦促阿富汗局势成为大选议题。

今次又在大选背景下接收阿富汗难民,在接待力度和规模上并不亚于上次叙利亚难民,人道援助上亦有破例之处,加国计划将共安置两万名阿富汗人。社会各阶层的态度都乐见其成,因为塔利班在罔顾民权和迫害妇女上声名狼藉,阿富汗难民博得国民巨大同情。与上次接收叙利亚难民形成对照的是,杜鲁多今次被批评撤离行动不到位,特别是在喀布尔机场发生自杀式爆炸事件,幸亏没有加军伤亡,否则会造成渥京的决策危机。不过拜登已警告还有爆炸可能,在阿富汗难民问题上自由党政府的后续动作令人关注。

另外自由党还要避免再出现阁员蒙塞芙那样的“口误”。她1990年代与母亲和胞妹逃离阿富汗,以难民身分赴加。奥图尔就此说:“杜鲁多政府的有关用语令人完全无法接受。”驵勉诚亦表示,加国不应承认塔利班这样的恐怖组织,应确保盟友全身而退。

近日保守党公布改革难民系统和加强社区安全计划,指出新移民有助加强本地社会和文化结构,表明由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认可的社区组织,慈善机构和非营利组织资助的难民,要比官方资助的难民更成功。保守党将优先支持最弱势群体,努力减少私人资助过程的繁文缛节。

奥图尔瞄准“铁锈带”

目前给选民印像深刻的是,奥图尔一连两天阐述劳工政纲。向来被标榜为大资本家代言人的保守党,此举极不寻常,被认为“颇有深意”。本来被逼入死巷的保守党,必须要出奇制胜,找出对方的软肋猛击三寸,令其猝不及防。这就是兵法中的出其不意,军人出身的奥图尔果然深谙此道,最新民调已从遥不可及到略超小杜。

奥图尔许下竞选承诺,逼使大企业在宣布破产或债务重组时,必须优先把退休金发放给工人,至少应先于给企业高层管理人员发放花红以及向大部分债权人还款。这简直就是工人兄弟的发言人了!这还没完,在提出让职工代表晋身大企业董事会后,奥图尔又向年长的工人保证,一旦保守党执政,将反对“高管优先”的发放款项政策。由他领导的政府将会修订法例,防止高管带领企业债务重组时,在未完全发放所有退休金前,作出给自己支付花红的决定。他表示:“我在与全国各地的工人和工会领袖会面时,不断听到同一番说话:‘人们在职业生涯碌劳大半生后,很应该能够获得退休后的财务保障吧。’工人每次收到发薪支票时,都向退休金计划存入款项,他们在退休时应该可以期望这些钱的确存在,让其老有所依。”

奥图尔日前在纽芬兰再次强调﹐保守党会与工人一道,因为他们值得获得更好的就业保险金制度。将把患有严重疾病工人的就业保险金(EI)疾病福利,从26周增加到52周。他表示,没有健康的工人,就没有健康的经济。保守党已制定计划,将把工人推向本国复苏的前沿,并让经济重回正轨。奥图尔说:“本国工作场所发生了变化,为工人提供的支持也必须改变,只有保守党才有计划来保障国内劳工。”

“铁锈带”(Rust Belt)指工业衰退地区,这里借指被忽略的劳工阶层。当年本身是大商人的特朗普,展示了“铁锈带”贴心人的姿态,实现了选举结果的历史性翻转。这次奥图尔的保守党能否复制?选举什么可能都有,不过看衰他的国民也大有人在。

橘色风暴已成昨忆

是次大选正赶上联邦新民主党(NDP)前党领林顿(Jack Layton)病逝10周年,现任党领驵勉诚与多伦多市议员、林顿的儿子迈克林顿(Mike Layton)及众多支持者一起,在弥敦菲腊广场(Nathan Phillips Square)追念林顿对加国产生的持久影响,也希望冀此拉抬NDP的选情。林顿遗孀、前国会议员邹至蕙(Olivia Chow)表示,这不仅是为了纪念林顿,也是为了“激励和支持新一代的人,他们分享了林顿对一个更有爱心、充满希望和乐观的未来。”

林顿当年在手术后,带领NDP在2011年联邦选举中,取得了有史以来最好的表现,跃居为官方反对党。

可以说任何能够重新唤起对林顿的“橘色浪潮”记忆的事情,都可能强化NDP的竞选效应。不过要清楚,10年前的橘色风暴很大程度上有赖于林顿的人格魅力和魁北克的特殊人文环境,现已时过境迁。尽管驵勉诚目前的人望在上升,但远未达到林顿的高度。

赞(0)
新华侨网 » 难民问题成为大选焦点 保守党剑指“铁锈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