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完全接种疫苗仍可能丢工作!原因令人尴尬……

【加拿大都市网】“我不反对疫苗政策。我完全支持它,”现年43岁,在俄罗斯接种了Sputnik V疫苗的注册护士Denis Varaka说道。

在多伦多综合医院(Toronto General Hospital)的重症监护室,Denis Varaka在疫情高峰期间护理病情最严重的COVID-19患者。但他现在却在担心自己会因为打了两针错误的疫苗而丢掉工作。

他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只不过,他注册的是俄罗斯Sputnik V疫苗。

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数百万人接种了俄罗斯的疫苗,但该疫苗仍未得到世界卫生组织(WHO)或加拿大卫生部的正式批准。包括多伦多综合医院在内的多伦多大学健康网络(UHN)要求所有员工都要全面接种疫苗,但Varaka透露,他的雇主告诉他,他打的两剂疫苗不算数。

Varaka说,几周前,当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失去护士工作时,他很震惊:“我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

对于Varaka来说,保住工作的唯一办法似乎就是迅速打两剂已获批准的疫苗。但他说,他担心这么快就多打两针对健康的影响,因为他是一名癌症幸存者。

许多其他在海外接种疫苗的国际学生和工人可能会发现自己不得不做出类似的艰难选择,因为全国各地的工作场所和机构都出台了各种疫苗规定。

以多伦多的大学健康网络(UHN)为例,这家教学机构通常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来实习。

 

“我以为我在做一件好事”

Varaka说,8月下旬,一封发给员工的电子邮件解释了UHN的疫苗政策。为了获得接种疫苗的资格,员工需要在10月8日之前接种两剂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的疫苗。

邮件中说,如果不这样做,员工将会短暂停职,如果仍达不到标准,则会被解雇。

然而实际情况是,今年春天,Varaka前往俄罗斯照顾生病的父亲。

他说,当时他知道他可以在加拿大接种一剂COVID-19疫苗,但第二针的时间不确定,可能要等几个月。

Varaka说,这就是为什么他和他的室友兼朋友、同样是俄裔加拿大人的Vlad Bobko决定,最好打两剂Sputnik V疫苗的原因——他们要在俄罗斯呆两个月。

45岁的Bobko在多伦多的家中说道:“杜鲁多提到,最好的疫苗是现有的那种……对我们来说,就是两针Sputnik V疫苗。”

Varaka说,他对疫苗进行了大量研究,并与俄罗斯的一名医生进行了交流。

“我认为我在做一件好事,”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自己接种疫苗,当我回来的时候,我是在保护我的病人。但结果却完全相反。”

据了解,Sputnik V没有在UHN的授权疫苗清单上,因为它还没有得到加拿大卫生部的批准。世卫组织也没有授权将其用于紧急用途。这个全球机构已经考虑这款俄罗斯疫苗申请几个月的时间了。

大学健康网络的一名发言人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只有经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的疫苗才会被认为是可以完全接种的疫苗:“我们为大量免疫缺陷患者提供护理,对于我们的病人和工作人员来说,需要一个尽可能安全的地方。我们目前的疫苗接种率为95%,目标是接种率达到100%。”

CBC News问及如果Varaka在截止日期前未能达到疫苗接种要求是否会被解雇,一位发言人写道,UHN不会对个别员工发表评论。

 

请求定期测试或宽限时间

Varaka说,他要求特殊考虑:定期进行COVID-19检测,或者在注射批准的疫苗之前,给予6个月的宽限期,以保住自己的工作。

他说,Sputnik的疫苗制造商Gamaleya研究所建议他隔6个月再注射新疫苗。

现在距他在莫斯科打第二针已经三个月了,但Varaka说,他的雇主告诉他,立即重新接种疫苗是他唯一的选择,他无法获得延期宽限。

Varaka说道:“我不反对疫苗政策。我完全支持。我觉得我已经接种了疫苗,但不管现在发生了什么,对我来说都是无稽之谈。我感到非常非常难过,我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

在一份声明中,代表Varaka的安省护士协会(Ontario Nurses Association)也表示,他们认为Varaka的选择有限。ONA写道:“根据《安省劳工关系法》,他们有义务代表成员,并且ONA指示成员就与疫苗接种和自身健康相关的问题寻求专业的医疗建议。”

 

疫苗和工作场所

如何处理在海外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一直是加拿大机构面临的一个挑战。

例如,纽芬兰纪念大学(Memorial University of Newfoundland)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以研究如何处理拒绝接种疫苗的学生和教职员工,以及可能已经接种疫苗但仍未达到该大学合格接种标准的即将入学的国际学生。

Memorial有一项疫苗任务,要求所有学生和工作人员接种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的疫苗。学生们必须在10月份之前遵守规定,才能在校上课。

该大学的病毒学和免疫学教授Rod Russell是委员会的成员之一,他说,该大学已经同意采取允许留家的疫苗政策。这意味着,如果一名员工拒绝接种疫苗,或接受了不符合标准的疫苗,他们可能会选择在家或在隔离的办公室工作。

Russell预计今年纪念大学将有大约2000名国际学生,其中许多人可能受到大学疫苗规定的影响。

Russell透露,做出这个决定是为了在维护政府法规和确保人们不钻空子之间找到平衡:“我们会找到另一种方法来监控它们。”同时他说,对于像Varaka这种情况的人,应该有一些适应措施,比如常规检测。

 

重新接种疫苗的安全性

萨大(University of Saskatchewan)的病毒学家Angela Rasmussen说,向Varaka提供的重新接种疫苗的选择“可能是安全的”。

她说,她今年春天在美国注射了一剂强生疫苗后,今年夏天又注射了两剂辉瑞疫苗。

和Russell一样,她承认关于这个话题的研究仍然有限,但她说,她觉得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混合接种疫苗是安全的。一些免疫功能低下的加拿大人甚至被鼓励接种第三剂疫苗以增强免疫力。

“虽然这是传闻……但人们正在接种不同的混合疫苗,我还没有听说有人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Rasmussen说道。

尽管如此,Rasmussen仍认为Varaka的经历是疫苗授权的负面影响:“疫苗授权通常很好,但我们通常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即人们完全接种了疫苗,然后必须向接种疫苗国家以外的另一国证明自己接种了疫苗。”

Rasmussen说,像Varaka这样的案例,应该有一个医疗豁免程序。

Varaka说,当他向他的雇主和工会询问他的情况时,他没有其他选择。他说,在ICU艰难的条件下治疗COVID-19患者几个月后,这(种结局)尤其难以接受:“这太令人不安了。我简直不敢相信。”

 

(编辑:北极星)

(Ref: https://www.cbc.ca/news/canada/nurse-covid-vaccine-sputnik-job-1.6122589)

(图片来源pixabay,仅作说明使用)

赞(0)
新华侨网 » 完全接种疫苗仍可能丢工作!原因令人尴尬……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