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 遇见候选人 绿党候选人朱燃:为了应对气候变化而战

安大略省惠灵顿-荷顿山(Wellington - Halton Hill)选区的绿党候选人朱燃。

安大略省惠灵顿-荷顿山(Wellington – Halton Hill)选区的绿党候选人朱燃。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请投给拥有共同理念的政党,不要策略投票;庄文浩首先要说服自己的政党“气候变化是真的”

朱燃(Ran Zhu)是安大略省惠灵顿-荷顿山(Wellington – Halton Hill)选区的绿党候选人。今年大选中,他最强大的对手是保守党候选人庄文浩(Michael Chong)和自由党的Melanie Lang。

我们约好在朱燃居住的乔治镇多米尼花园见面,并前往该镇的气候变化行动抗议活动。

朱燃骑着单车来了,穿着浅蓝色衬衣,带着黑框眼镜,看上去非常年轻。

朱燃八岁的时候随父母从中国移民加拿大,生活成长于这个选区。2017年,他毕业于约克大学,主修经济和戏剧。目前,他通过网络,在纽约大学修读环境政策硕士课程。

朱燃的简介上写着:亚裔和同性恋的身份,让他更加意识到社会多元的重要性,而他个人的经历,让他深深关注人权和我们的政治体系。

我为应对气候变化而战

朱燃今年27岁。虽然年纪很轻,但他从小对政治有浓厚的兴趣,从高中时期就开始参与竞选助选活动,大学时期更是几乎参加了每一次联邦、省的竞选活动。大学毕业之后,他曾为安大略省自由党议员工作。

2018年之后,他为第一位安大略绿党省议员、也是该省绿党领袖Michael Schreiner工作,担任选民统筹负责人。

他表示,自己加入绿党是为应对气候变化而战。绿党是个多议题的政党,而气候环境是我们政策的基石,因为所有其他议题,比如住房、教育、经济等,都是以环境为基石,如果失去地球,一切都谈不上了。

我们要把温室气体降下来,必须实现减排目标。而我相信,绿党的环境政策是最具野心,同时也具有可行性的。

朱燃

在约克大学,朱燃完成了经济学与戏剧双学位,他笑着说,这两个学位看似是很奇怪的组合,但是,它训练我成为了更好的演讲者。他还在纽约大学修读能源政策硕士课程,目前主要是在网上听课。

朱燃与绿党义工团队在气候变化行动抗议现场。

朱燃与绿党义工团队在气候变化行动抗议现场。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庄文浩入错了政党?

从2004年起,保守党的庄文浩一直担任惠灵顿-荷顿山选区的联邦议员。

谈及这个对手,朱燃首先表示,自己非常非常尊重庄文浩,他是个很棒的人。

随即他又表示,但我真是觉得庄文浩入错了政党。

有位选民告诉朱燃,我会投庄文浩一票,因为他是自由党,朱燃当场笑了起来。

他说,庄文浩被认为是有自由派立场的保守党人,也对保守党的几个政策投过反对票。但是,我们必需清楚,他所属的保守党,在上一届全国代表大会上,54%的代表拒绝承认气候变化是真的。

朱燃表示,想一想,在气候议题上,庄文浩的主要任务是说服自己党内的代表气候变化是真的,这多么令人焦虑。

加广中文台一直与庄文浩的竞选办公室联络,提出采访要求,但他的竞选团队以日程忙碌等理由决定不接受本台访问。

上周三,庄文浩与朱燃同时参加了当地选区候选人辩论会。在谈及气候变化议题时,庄文浩表示,自己强烈支持就气候变化采取行动,不过同时,应该保证加拿大企业和行业不会因此将工作职位简单地转移到碳排放标准更低的地方,并认为,这是我们应该着手解决的紧急问题。

他还表示,在气候变化议题上,他愿意与绿党议员伊丽莎白·梅合作。

朱燃叹气说,正如格蕾塔·通贝里说的,你们怎么敢这样?我也是无法理解,怎么有人愿意让同样一群人继续领导这个选区。如果我当选,我专注的是代表惠灵顿-荷顿山选区,在2030年,我们要让碳排放降低到零,我要把这个信息释放出去。

在惠灵顿-荷顿山选区,2019年的联邦大选中,绿党得票排名第三,超越了新民主党。

2019年联邦大选,绿党赢得了三个议席,其中Jenica Atwin在新不伦瑞克省赢得议席,这是绿党首次在BC省之外赢得席位。

不过,2021年,因与绿党现任党领袖安娜米·保罗(Annami Paul)在巴基斯坦与以色列关系上立场相左,Atwin转而投向自由党。

今年,安娜米·保罗在多伦多市中心选区竞选。在周二晚间接受CBC政党领袖面对面专访时表示,如果输掉了这次选举,会考虑自己在绿党的未来。

加拿大联邦政党领袖:自由党领袖贾斯汀·特鲁多(左)、保守党领袖艾林·奥图尔(中左)、新民主党领袖贾格米特·辛格(中)、魁北克党团领袖伊夫-弗朗索瓦·布兰切特 (中右)和绿党领袖安娜米·保罗 (右)。

加拿大联邦政党领袖:自由党领袖贾斯汀·特鲁多(左)、保守党领袖艾林·奥图尔(中左)、新民主党领袖贾格米特·辛格(中)、魁北克党团领袖伊夫-弗朗索瓦·布兰切特 (中右)和绿党领袖安娜米·保罗 (右)。

照片:RADIO-CANADA / ANDREJ IVANOV/AFP/GETTY IMAGES, ADRIAN WYLD/THE CANADIAN PRESS, PATRICK DOYLE/REUTERS, SEAN KILPATRICK/THE CANADIAN PRESS

我全力支持现任绿党领袖

本届大选之初,关于绿党的新闻几乎都是围绕着它的党领袖安娜米保罗与绿党全国委员会之间爆发的矛盾。

因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问题上看法相左,绿党的全国委员会要求保罗辞职,甚至对她发起了诉讼。

在目前为止的竞选活动中,安娜米·保罗也大多在自己的多伦多选区范围活动,并没有像往年的绿党领袖那样在全国为候选人造势。

朱燃对此表态,自己全力支持党领袖保罗。

他说,我必须说,我们对她太严厉了。我们看看其他的男性政党领袖,他们经历过比这严重得多的事件,但依然能继续领导他的政党。比如,如果我们能原谅现任总理特鲁多(注:指上次大选期间的黑脸装丑闻),而他的政党中没有人要求他下台,那我们也应该给保罗一个机会。我就愿意给她这个机会,我全力支持她。

他说,可能不是每个人都同意她的观点,不过,安娜米·保罗是民主选举产生的党领袖。现在,新的全国委员会已经产生了,并给了安娜米·保罗机会,绿党的那一章翻过去了,我们现在专注大选。

乔治镇气候变化行动抗议现场,手持标语“气候危机,实际行动”。

乔治镇气候变化行动抗议现场,手持标语“气候危机,实际行动”。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希望那些恶意不是因为我的华裔身份

这是朱燃第一次作为候选人参加竞选,他坦言,尽管有很小一部分针对他的负面言论,但总体上,大家对他非常友善温暖。

他介绍说,就算有些人不支持绿党,但也愿意和你交谈,谈论政治和大选。有一次,他与一位选民聊了良久。最后那人说,我还是会选择保守党,不过,如果你胜选的话,我也不会觉得愤怒。

在挨家挨户敲门这个过程中,他说服过一些未决定投票意向的选民投绿党一票。而这些真诚正面的交谈令他感到欣慰。

由于新冠疫情,加拿大针对亚裔的仇恨和仇视言论骤升,朱燃承认,自己敲门拉票的时候会感觉不安,担心门后出来的人对他不友善 —— 而这个几率大约是1%。

作为华裔,我会不自觉地希望,他们这样对我不是因为我的族裔 —— 这种对系统性的种族主义的担忧会一直一直在那里,很令人疲倦。当然,有时候转念一想,庄文浩也有华裔血统,又让我觉得些许安慰。

朱燃

他诚实表示,庄文浩是非常难赢的对手,令他几乎觉得自己的目标不是要赢,而是要让绿党出现在选区的版图上,为人所知;是要挑战现存的政客和政治体系,是要让更多的人来讨论气候变化。

朱燃与自由党候选人Melanie Lang在气候变化行动抗议现场。

朱燃与自由党候选人Melanie Lang在气候变化行动抗议现场。

照片:RADIO-CANADA / YAN LIANG

竞选专注议题

朱燃表示,自己的竞选政纲中的三大支柱议题是:住房、气候、以及倡导对抗气候变化。

朱燃在Michael Schreiner办公室工作时候,曾就清洁能源议题成立了公民委员会 —— 一个这能够让议员们倾听环境专家的意见,再把这些意见传递到议会的机构,以积极应对环境变化。

他分析说,因为绿党在联邦或省议会中没有党鞭这个角色,议员不需要按照政党要求而违心站队投票,他不相信议员需要按照党派投票,也不相信议会投票的游戏,如果他当选,会按照自己的良心投票 —— 这也是绿党党员不受党内控制的益处之一。

他强调,因为党派争斗和攻击,许多人忘记了,联邦四个政党目标是一致的,就是要帮助加拿大民众。

“我是个好笑又充满好奇的人”

问起他的个性,朱燃首先说,我是个很搞笑的人,我在生活中真的是很幽默很好笑的

他说,自己在大学戏剧系学习的时候,愿望是成为一名喜剧演员。

他对事情充满好奇,尤其热爱学习语言,目前正在学习法语和日语。

谈及自己的家庭,朱燃很坦率地说,自己和父母不算非常亲近,不过,父母亲一直支持他竞选。

他表示,当年大学选择修读戏剧专业之后,父母对他的期待开始降低。最终,他也同时修读了令父母开心的经济学。

最后,朱燃呼吁选民,不要策略投票 —— 就是为了击败某个政党而去投票给最有实力的对立派。他分析说,策略性投票才是浪费选票,应该投票给你真正相信和拥有共同理念的政党。

赞(0)
新华侨网 » # 遇见候选人 绿党候选人朱燃:为了应对气候变化而战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