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加拿大这个“TikTok明星政客”,风头盖过了特鲁多

特鲁多遇到了对手,这一次是个明星政客。

在近期加拿大大选民调中,贾格米特·辛格在民众好感度上击败了总理特鲁多。

辛格是信仰锡克教的印度移民后代,有着棕色肤色和具有民族特色的外表扮相,在众多政党候选人中个人特色鲜明。

但辛格领导的新民主党在当前民调中仅位列第三,在自由党和保守党两大主要政党之间的激烈竞争下,辛格带领新民主党获得大选胜利的几率极小。

分析人士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不论哪一政党最终胜选,新民主党都将在议会中扮演一股制衡力量。

逃不开的种族歧视

辛格常常头戴色彩鲜亮的头巾,身穿标志性的三件套西装。他曾说,这是他抵抗加拿大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的“盔甲”。

种族歧视在辛格小时候就露出狰狞面目。

他的父母是来自印度旁遮普邦的移民,8岁那年,他突然有了展现自己族裔特点的热情,留起长发,将自己的名字从“吉米”改成印度名“贾格米特”,但这些改变为他招来了校园霸凌。

他因此开始学习武术,在高中时期担任摔跤队队长,还曾赢得巴西柔术多伦多锦标赛冠军。

但辛格没有就此改变自己的形象,他依然一身印度锡克教装扮。在进入加拿大政坛之前,他是一名刑事辩护律师。那一阶段,他也是法院里为数不多的少数族裔、戴着头巾的律师之一。

他觉得自己的长胡须和头巾会让周围人产生消极的印象,但如果戴上亮橙色、粉红色等色彩鲜艳的头巾,穿上裁剪精良的西装,向别人展现自己是时尚、自信的人,就会破除这些刻板印象,打破加拿大人对锡克教人的偏见。

在拾起印度锡克教传统装扮30年后,辛格登上知名男士时尚杂志GQ封面。

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自己虽然出生在加拿大,但扎根于旁遮普邦,他必须为自己的身份和信仰庆祝,毫无顾忌地戴上鲜艳头巾,并真的让它们变得流行和脱颖而出。

加拿大这个“TikTok明星政客”,风头盖过了特鲁多辛格登上GQ杂志封面。/社交媒体截图

但种族歧视依旧环绕在他身旁。

2017年,在辛格竞选新民主党领袖的一场活动中,一名愤怒的民众误以为辛格是穆斯林,打乱活动并质疑辛格要在加拿大施行伊斯兰教法。

辛格对这一种族主义指责的反应受到了一致称赞。他没有回应说“我不是穆斯林”,而是说“仇恨是错误的”,因为他认为如果只是澄清自己实际上是锡克教人,就意味着承认他们对穆斯林的仇恨是合理的。

之后,他在当年10月当选为加拿大新民主党领袖,成为加拿大史上第一个领导联邦政党的有色少数族裔。

现存的种族歧视也给辛格的竞选带来一定限制。

加拿大纽芬兰纪念大学政治学教授阿曼达·比特纳 (Amanda Bittner)在加媒Vice采访中表示,在大多数加拿大人心中,理想的政治家还是白人,这是根深蒂固和长期所见的情况。

也有分析认为,印度裔身份给辛格带来的影响正负面皆有。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加拿大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丹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反对种族歧视是北美地区主流声音,辛格少数族裔身份或给他带来更多选民支持。不过,也可能因其少数族裔身份不受选民待见。

另外,作为对抗种族歧视的标志性人物,辛格在国内有关种族主义法案的立场不够坚定也为其招来批评。

此前魁北克省政府通过“世俗法案”(Bill 21),禁止公职人员在工作时佩戴头巾等宗教标志。这一法案引来巨大争议,辛格也曾公开反对,但在当年大选中,他坚定表示不会干预这一法案。

成为“明星政客”

辛格是此次大选中最年轻的一名政党候选人,他钟爱当下受年轻人追捧的新兴社交媒体,玩滑板,常骑自行车上下班。在近期加拿大大选民调中,他的民众好感度超过特鲁多,成为新的“明星政客”。

加拿大媒体CBC在大选后开展的一项民调显示,辛格被认为是最有能力和最值得信赖的候选人。

辛格也是一个“TikTok明星”,他是目前唯一一个使用TikTok平台进行竞选宣传的加拿大政党领袖。

加拿大这个“TikTok明星政客”,风头盖过了特鲁多辛格发布的一则视频中,他头戴标志性的锡克教头巾,捻着自己的长胡须跟着背景音乐律动,视频标签写着“为什么我们是向超级富豪征税来让人们生活得更好的唯一政党”。/社交媒体截图

除了TikTok,辛格还活跃在其他多个社交媒体。

9月8日,新民主党竞选团队表示将在社交聊天软件SnapChat中加入以大选为主题的功能,并计划在深受年轻人喜爱的热门电子游戏《动物之森》中加入辛格的形象。

在年轻人聚集的社交媒体上,辛格希望获得更多年轻选民的关注。年轻选民在以往加拿大大选中的参与度并不太高,加拿大选举委员会数据显示,2019年大选中,18到24岁的选民中只有约54%参与投票,而整体选民投票率为67%。

在辛格近期发布的一则只有10秒的TikTok视频中,他跟随背景音乐跳舞,画面上写着,“他们说年轻选民不会去投票,但年轻选民们会在选举中创造历史。”这则视频获得了700多万次浏览。

近期民调结果则显示,辛格确实在年轻选民中获得更多支持。

民调机构益普索在大选开始后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在18到34岁和35到54岁的选民中,辛格的支持率都高于特鲁多。

但更高的民众欢迎度并不意味着在此次大选中胜选的几率更大。外界分析认为,辛格能否将自己的高支持率转化为自身政党的更多选票仍然存疑。

中国社科院加拿大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副研究员姚朋在新京报记者采访中表示,辛格所在的新民主党原本支持率就不在前列,加拿大人口基数不大,选民的党派分野比较固定。尽管辛格个人支持率上升,但他作为少数党领袖拉动更多选票的想法不太现实。

麦克马斯特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克利夫顿·林登在CBC采访中指出,对政党领袖的支持不代表对该政党的投票意向,即使他们不会投票给这个政党,也可以高度评价和支持该政党的领袖。

刘丹在新京报记者采访中指出,辛格的个人优势可能会使得自由党和保守党的一些选票流到新民主党,给新民主党带来更多席位,但基本上并不能对这两个主要政党构成太大威胁。

“带领一个无法获胜的政党”

加拿大《国家邮报》称,辛格具备好的领导人所需要的特质,但他带领的是一个无法获得大选胜利的政党。

在2017年当选新民主党领袖时,辛格就面临棘手的局面。

新民主党著名前领袖杰克·莱顿曾在2011年大选中使该党迎来一次崛起,该党在议会的席位从37个跃升至103个,首度成为第二大政党。但莱顿去世后,新民主党尽显颓势,2015年大选中议会席位减少至44个。

2019年大选中,在新领袖辛格的带领下,其政党的议会席位进一步减少至24个,沦为第四大政党。

这场失利中,辛格受到的最主要批评是未对竞选活动做好准备。在被记者问及一些有关其政党的议题时,他的回答显得不太熟悉和了解。而此次大选中,加拿大媒体表示,辛格没有再犯这样的错误。

辛格提出许多面向左翼选民的竞选政策,和特鲁多领导的中左翼自由党争夺选民支持。

相较于特鲁多,辛格的竞选政策更加激进。

他提出要向富人征收更多的税,提高联邦最低工资标准,关注医疗保健、气候变化和住房市场问题,承诺让所有加拿大人都能买得起处方药,到2030年将碳排放量降至2005年水平的一半,并应对民众住房负担过高问题。

加拿大这个“TikTok明星政客”,风头盖过了特鲁多当地时间2021年9月9日,加拿大魁北克省加蒂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反对党新民主党领袖贾格米特·辛格等候选人出席电视辩论。图/IC photo

他还频繁批评自由党领袖特鲁多。在外界因年轻和魅力而将他们俩相提并论时,他一再强调自己和特鲁多的不同。

在到访萨斯喀彻温省考维赛斯第一民族(Cowessess First Nation)时,他回应了该地在印第安寄宿学校旧址发现数百具儿童遗骸无标记墓地的事件,强调自己对于原住民的不同态度,说“我和特鲁多不一样,我理解不被重视、一文不值的痛苦”。

距离9月20日加拿大大选投票日只剩几天,两大主要政党——自由党和保守党的支持率愈发胶着,而辛格带领的新民主党则稳定于第三的位置。

民调机构Nanos于9月14日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和奥图尔领导的保守党支持率几乎持平,自由党支持率为32.3%,保守党支持率为31.2%,新民主党支持率为18.9%。

加拿大媒体认为,除非出现政治奇迹,否则辛格带领的新民主党将不会在此次大选中获胜成为执政党,而是保住第三大党的地位。另外,目前两大主要政党也不太可能获得组成多数政府所需的170个席位,或将需要与另一个政党组成联合政府。

姚朋表示,加拿大大选之争,究其实质是保守党和自由党的胜负手之争,只不过因为辛格个人支持率的上升,可能会给新民主党带来大选过后政党组阁时期的利好,以及更多讨价还价的空间。

刘丹认为,此次大选后,如果自由党继续以少数党地位胜选,新民主党会更乐于接受这个结果,因为这两个政党的执政理念更加相似,都属于偏左翼的阵营。新民主党能够继续在其执政过程中以自身控制的席位为筹码,将自己的执政理念加入进去。但如果是保守党最终以少数党地位获胜,新民主党可能会和自由党联合起来,共同制衡与其执政理念不太相近的保守党。

新京报记者 向晨雨

编辑 张磊 校对 薛京宁

赞(0)
新华侨网 » 加拿大这个“TikTok明星政客”,风头盖过了特鲁多

评论 1

  1. #-49

    看了一段最后的英文辩论,糟糕之极!

    匿名2周前 (09-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