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曾协助斯诺登香港藏身 斯里兰卡家庭移民加拿大

(■■凯拉帕塔一家四口周二到达加拿大。 Getty Images)

曾在2013年协助美国前特工斯诺登(Edward Snowden)在香港藏匿的其中一个家庭,获准以难民身份前来加拿大定居,周二到达多伦多。

8年前,凯拉帕塔(Supun Kellapatha)和库堤格(Nadeeka Kuttige)让一名年轻美国人进入他们在香港破旧的家中,从此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个美国人正是斯诺登,曾经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合约员工,于2013年6月在香港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棱镜计划监听项目的秘密文档,披露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被指泄露高度机密的政府文件,一直遭到美国当局全球通缉。斯诺登最终逃到俄罗斯,并在当地居住至今。

在2013年,一名与斯诺登合作的满地可律师,安排斯诺登藏匿在香港的7名庇护申请人家中,包括凯拉帕塔和库堤格一家以及其他家庭当时协助匿藏斯诺登两周,他们的角色在2016年爆光之后,备受压力。

经过律师及为他们提供私人担保的非牟利组织多年的努力,凯拉帕塔和库堤格,以及他们的孩子Sethmundi和Dinath,终于被接受为难民,周二启程前来加拿大。

申请难民庇护5年终获批

这个斯里兰卡家庭是在他们申请难民庇护5年后被接纳,两年前还有另外一对来自香港的“斯诺登难民”被接纳到加拿大,其中一人实际上是凯拉帕塔的女儿。

在2019年,罗德尔(Vanessa Rodel)及其女儿凯纳(Keana)获准以难民身份前来加拿大定居,成为本国接纳的最早一批“斯诺登难民”。斯诺登当时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对于母女两人获得难民资格,感到欣慰。斯诺登回忆道,罗德尔在香港的住处非常狭小,虽然他们十分贫困,但仍愿意帮助他,并与他分享仅有的资源。

难民组织For the Refugees的律师塞甘(Marc-Andre Seguin)表示,对凯拉帕塔和库堤格一家来说,来到加拿大感觉如释重负。他们不再谈论过去,而是期待未来,几周之后的万圣节,他们的孩子将有生以来第一次外出讨糖。

但行动还没有结束。当时协助斯诺登的最后一名难民申请人,斯里兰卡裔的库马拉(Ajith Pushpa Kumara),仍在等待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的消息,尽管该难民组织帮他们提交的申请是同时递交的。

出于隐私原因,移民部拒绝对个别案件发表评论。星岛综合报道

赞(0)
新华侨网 » 曾协助斯诺登香港藏身 斯里兰卡家庭移民加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