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吴京现象:中国“主旋律”电影盛行,背后的“投机性”隐忧

主旋律电影《长津湖》是今年中国国庆黄金档的票房冠军。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主旋律电影《长津湖》是今年中国国庆黄金档的票房冠军。

中国“十·一”国庆假期是传统的电影黄金档期。在今年的这个黄金周,两部宣传民族主义精神的电影——《长津湖》与《我和我的父辈》,成为最为卖座的电影。除了都是“主旋律”电影之外,两部作品还有一个共同之处:关键角色都是由演员吴京扮演。

吴京,这位“200亿” (票房)演员今年47岁,数年前,因参演数部充满“爱国正能量”的“战狼”电影受到关注。在《长津湖》中,他饰演的是在朝鲜战争中一名带领部队与美国士兵作战的中国军官,最后为执行任务被冻死在他乡,在其自导自演的《我和我的父辈》影片的第一个单元,他扮演了抗日战争中的一名骑兵团团长,最后面临儿子在战争中牺牲的结局。

能在两部卖座“主旋律”电影作担纲重任,这充分显示了他在当今中国电影界炙手可热的地位。但在民族主义风气盛行之下,吴京和“主旋律”电影的“一枝独秀”,反映了高压政治环境与严格的审查制度下这个国家的电影越加要服从并于政治宣传的这一现实和投机性。

“吴京大概是现在最能把握中国政治脉络的电影演员之一,”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东亚研究文化中心主任包宏伟副教授表示。“这也使得他成为中国电影界当前力推的演员之一。”

与“战狼”一起崛起

wold warrior poster

图像来源,XINHUA

《战狼》系列由吴京自导自演,具有浓烈的爱国主义色彩,开启了中国主旋律电影的一个新篇章。

吴京1995年出道,但在《战狼》系列之前,吴京只是个“功夫明星”,在业界绝对算不上一线。他曾在电视节目上表示,在拍《战狼》系列之前,由于无法筹集到投资,他甚至需要抵押自己的房产为影片获得资金。

但在自导自演的这两部《战狼》电影名声大噪之后,一系列变化随之而来。2015年,首部《战狼》影片上映,这部聚焦中国特种部队作战的作品最终以5亿余元成为当年票房“黑马”,成为鲜有卖座的“主旋律”电影中的一部。而两年后推出的《战狼2》票房收入达56.94亿元人民币,至今仍占据中国内地票房排行榜冠军位置。

《战狼》的成功为吴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事业高峰。不仅《战狼2》得到官方首肯,代表当年中国电影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项,他个人也在2018年获得了内地电影界三大奖项中的两项影帝殊荣。

由此,他告别以往的武打及反派角色,主演的影片均为“主旋律”电影,塑造的也都是强悍、精壮的爱国“英雄”形象。

在最近这轮“主旋律”电影兴盛之风中,吴京成为了代表人物,也是绝对的票房保证。根据统计,吴京已经成为内地首位主演影片票房突破240亿元人民币的演员。

连前国际武大明星成龙都在本月接受采访时表示,“我花了几十年筹集到200多亿的票房,他四部戏就两百多亿”。

吴京先生及其团队没有对BBC中文通过微博发出的采访邀请进行回复。

“时代造就”

分析人士认为,吴京得以在短短几年间占据影坛重要地位,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他与近年来官方推动的意识形态宣传与民族主义崛起互相成就。

“‘英雄’和‘战狼’是时代造就的,”包宏伟表示。

自2012年习近平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以来,从官方到民间,中国推动爱国“正能量”的热情一直在持续。

吴京的“主旋律”影片便迎合了中国国人的爱国情结。他本人曾在接受内地网络访谈节目《局面》采访时表示,《战狼2》表达的是他“爱国”的价值观。“你没有国家的强大,你个人再强大有什么用呢?”

“所有的成功都是来自于我的运气好,我生活在这个时代”。

“主旋律”影片盛行背后的隐忧

中国电影审查
中国电影审查制度变得更加严格

吴京凭“战狼”系列电影在影坛的站稳脚跟后,中国“主旋律”影片似乎也有了更多的商业空间,市场份额不断上升。

自2018年美中贸易战以来,中国国内的反美情绪不断升温,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如今“战狼”已经成为了中国外交一大标志,外交官们在国际舞台上愈发变得咄咄逼人,措辞更加强硬。这种趋势在新冠疫情演变为全球大流行之后变得更加明显。

“主旋律”影片在这种背景下获得更多政府扶持、公众关注和投资人的青睐,票房收入走高的“主旋律”作品越来越多见于中国电影市场。

目前,在中国票房收入排行榜中,前五位有三部是“主旋律”影片。在它们之中,除《战狼2》外,《流浪地球》与《长津湖》均是2017年以后作品,且都为吴京主演。

这种增长势头与中国政府的政策扶持有很大关系。“不论是审查,还是对主题、题材的干预,或者是对进口电影数量的限制,从这些方面都会看到中国官方在非常有意识地介入电影市场运作,”香港浸会大学电影学院助理教授刘慧婵表示。

在中美关系持续紧张背景之下,中国对美国电影的引进数量有所减少,国产电影占比不断上升。2018年中国引进的美国电影为28部,2019年这个数字减少为17部。2020年新冠疫情开始之后,全球电影产业受到极大干扰,引进片数量更加下降,而国产电影则趁势填补市场空缺,票房占比高达84%。

许多知名电影人都曾表达过对中国电影审查制度的不满。导演冯小刚曾在2014年表示,“好莱坞的导演可以在舞台上跳舞,但我们可能要戴着脚镣去跳舞”。另一名著名导演贾樟柯也曾于2013年在一部纪录片中表示,中国电影行业的空间已经小到“没法在这个行业里面做了”。

最近几年间,这样批评的声音已经几乎绝迹,审查也变得更加严格。从剧本立项、公映许可证发放到最终上映,模糊不清的审查标准使得内地电影界风声鹤唳。而杜绝“娘炮等畸形审美”、禁止使用纹身艺人等对影视节目推出的禁令也促使中国电影界审美更加单一。

官方对“主旋律”影片的支持变得更加毫不掩饰。今年3月,中国国家电影局发布公告表示,自2021年4月至年底,要求各电影院每周至少排映两部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影片,以庆祝中共成立100周年。

“这些政策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尝试介入意识形态领域,利用电影来传递价值观,用一些商业的包装去把那些价值观传递给大众,”刘慧婵称。

她认为,从结果来看,中国官方的做法是有效的。

包宏伟认为,这种气氛自然会影响到市场积极性。“对于投资方和影视公司来讲,‘主旋律’影片尽管有可能会资金投入比较大,但其政治和票房风险却是比较低的,投资利润能够得到保证。因此,投资主旋律就成为了当前不二的选择。”

吴京被认为是目前最受中国电影界力推的男演员之一。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吴京被认为是目前最受中国电影界力推的男演员之一。

投机“主旋律”?

业内人士指出,吴京所主演的“主旋律”电影大都充斥特效场景与恢弘的场面,与好莱坞的超级英雄片异曲同工, 受到市场欢迎有一定的必然性, 但在中国,电影产业不只受市场主导,在政策作用下这种变化可能更加明显。

所以,有专家们担忧,如果这样的主旋律大片长期占据市场主导地位,观众的审美趣味会发生变化,从而造成对其他电影形式的排斥,扼杀“百花齐放”。

“电影要成为产业就需要有大规模生产,易于操作,有一定的可复制性,这样才能持续吸引大批量观众,进而获得比较大的商业利润空间。中国当前的‘主旋律’影片是有这样的潜能的,”包宏伟表示。

包宏伟认为,中国电影行业目前还存在另外一个问题:不良的电影生态。

从今年的国庆档影片来看,《我和我的父辈》虽然云集吴京、章子怡、沈腾、徐峥四名大牌,但整个制作时长只有短短的三到四个月。他指出,这样的制作模式值得担忧。

“这样的‘主旋律’影片推崇短平快,迅速制作迅速回收成本,能赚一些钱就赚一些钱。尤其在政府支持下利润回收会比较快,进而立即立刻投入下一部电影的制作。这样的制作模式市场投机性强,艺术价值可能会大打折扣,”他表示。

“任何人都可以把握现在时代脉络和政治风向,构思出一部符合时代精神的电影,然后就快速制作,制作好后不管精良与否立即投入市场,回收成本后赚到一些钱后就立刻转入下一部电影的制作。当代中国电影业年产量比较大,但有着精良质量的却不多,国际市场上认可度也很有限,这种状况值得担忧。”

赞(0)
新华侨网 » 吴京现象:中国“主旋律”电影盛行,背后的“投机性”隐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