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评论】彭帅在哪里?发生在国际社会眼前的失踪事件,引发巨大质疑声浪

彭帅在哪里?这几天都是社交媒体的热搜标签。

彭帅在哪里?这几天都是社交媒体的热搜标签。

照片:RADIO-CANADA / WTA WEBSITE

Yan Liang

【更新】彭帅米兔指控后与IOC主席通话; 是否能平息国际社会疑问?

周日,国际奥委会(IOC)在网站上公布了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与中国网坛名将彭帅通话的消息,表示30分钟的通话中,彭帅表示自己安全,需要私人空间

但IOC没有公布与彭帅的通话视频,也完全没有提及,彭帅指控前中国国家总理、政治局委员张高丽性侵事件是否正在调查中。

11月2日,彭帅在自己的微博上发表长文,公开指控遭到中国前副总理、政治局常委张高丽的性侵。随后,她便销声匿迹,她的名字和形象也从中国互联网上消失。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两次回应彭帅米兔事件,都称“不知情,这不是外交事件”。

直到上周四和周五,推特标注为中国国家媒体账号连续三天公布了彭帅的邮件、图片、和短视频,以显示彭帅是安全的,显然是为了在奥运会前平息大家的质疑。

中国人权律师、芝加哥大学人权中心客座教授滕彪接受加广中文台采访时表示,国际社会也不是傻子。无论是邮件截图和朋友圈图片,彭帅报平安都是弄巧成拙,反而引发出更多问题,令主流媒体掀起又一轮密集报道。

果然,最早发出强硬声明寻找彭帅的国际女子网球协会(WTA)表示,包括IOC在内目前提供的信息都是不够的,不足以证实彭帅是安全的,能够自己做出决定。

而滕彪也随即在他的推特上批评IOC成了中国政府的帮手,凸显了该机构对人权问题一直以来的漠不关心态度

上周五,推特上的中国国家媒体账号公布了彭帅拿着大熊猫的自拍,她身后是一张与维尼熊的合影。

上周五,推特上的中国国家媒体账号公布了彭帅拿着大熊猫的自拍,她身后是一张与维尼熊的合影。

照片:RADIO-CANADA

而与ICO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WTA主席史蒂文.西蒙(Steven Simon)。

他称,自己需要在不受干扰情况下与彭帅通话”,以及彭帅需要能出国比赛。

他甚至表示,如果中国无法给出令人满意的答案,WTA会不惜巨大经济损失,撤出中国市场。

而彭帅的同行们,包括著名球员如纳夫拉蒂洛娃、小威、大坂直美、比利·简·金、纳达尔、费德勒等陆续发声支援彭帅。

上周五,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美国白宫发言人也加入质疑行列,要求中国确认彭帅是否安全。

加拿大网球协会也发布声明,支持WTA主席史蒂文.西蒙的鲜明立场。

彭帅正面临着什么?

彭帅可谓中国最著名的女子网球选手之一,今年35岁的她曾在世界女子网球双打排名第一,并在2014年打入美国网球公开赛的半决赛。

人权律师、芝加哥大学Pozen客座教授滕彪。(本人提供)

人权律师、芝加哥大学Pozen客座教授滕彪。(本人提供)

照片:RADIO-CANADA

滕彪分析说,对彭帅米兔指控的处理方式符合中国政府一贯的方式。而彭帅的指控其实已经超越了米兔, 指向中国最高级别、正国级的领导人。所以,为了维持共产党的形象,几乎没有悬念地,中国当局把事件当作最敏感的事件处理。从中国对事件的网络封锁之严密来看,可以看出它的敏感级别。

中国政府绝对不可能让彭帅自由。目前,很大可能是,彭帅被限制自由,当局会给她巨大压力,让她不敢对外发声。还有一个更坏的可能性,当局用各种方式压力,包括酷刑、判刑来威胁她,让她电视‘认罪’,强迫她否认之前的性侵指控。这一套做法中共以前也用过,比如对雷洋案和李庄案。

引自 滕彪

加中关系专家、加中论坛顾问委员会成员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接受访问时表示,我们都知道彭帅会面临什么。还记得遭中国政府绑架的出版人桂敏海吗?他也曾电视认罪,现在还在监狱里。还有,国际“人权卫士紧急救援协会”的创办人彼得.达林(Peter Dahlin)也曾被迫央视认罪。

从我知道彭帅曝光遭到某中国高层人物性侵,而她人还在中国,我就为她的处境感到深深的担忧。

引自 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
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Cuaig-Johnston)

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Margaret McCuaig-Johnston)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MARGARET MCCUAIG-JOHNSTON

此前接受加广中文台采访时,中国女权活动人士吕频曾表示,彭帅的帖子上也写了,“以卵击石,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也就是说,她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

这么说吧,我们和这个黑暗体制搏斗,最终的结果就是,谁能够幸存,谁比谁活得更长。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觉得彭帅能够挺过去。她可能会有一段特别困难的时期,但是她会挺过去的,那就是活下来,活的时间更长。

引自 吕频

不少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也纷纷表示,中国政府一直如此。彭帅因为她的国际知名度而受到广泛关注,这当然是好事。但目前,在中国的监狱里还有加拿大籍维吾尔人玉山江,因报道武汉新冠疫情被判刑,并坚持绝食的张展等,中国针对维吾尔人、香港、西藏的侵害人权行为,国际社会如何能够视而不见?

中国女权活动人士吕频。

中国女权活动人士吕频。

照片:RADIO-CANADA / SUBMITTED BY LV PIN

国际社会质疑声浪越来越大

过去一周,“彭帅在哪里 #WhereIsPengShuai ”一直是推特的热搜标签,这要归功于有更多的人开始为彭帅发声。

现在,这个标签已经变成自由彭帅,Free Pengshuai

滕彪认为,这个局面可能是中国政府没有想到的。也是因为,过去几年来,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逆转,对中国人权纪录的批评越来越多,尤其是新疆和香港。也就是说,像WTA那样敢于站在正义方,批评北京的组织会越来越多,底气越来越足。

网球在中国是受到领导层追捧的运动项目之一。从2019年开始,WTA巡回赛和中国签署了合约,将决赛放在了南方城市深圳。但因为新冠疫情,在中国的比赛活动这两年全部被取消了。

斯蒂文·西蒙多次表示,他非常担心彭帅安危,并称自己“使用了多种正式渠道,始终无法与彭帅取得联络”。

75岁的前中国前副总理、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参加会议。

75岁的前中国前副总理、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参加会议。

照片:AP / NG HAN GUAN

对北京冬奥会的影响

明年2月4日,是北京冬奥会开幕的日子。

一直以来,国际人权团体都在发声、抗议,呼吁抵制北京冬奥会,理由就是北京糟糕的人权纪录。

在彭帅米兔事件上,国际奥委会的声明显得模棱两可,称“安静外交更有效果” —— 消息一出,批评奥委会之声骤起。

有批评者提出,北京能让一名著名运动员随意消失,奥委会如何保障所有运动员的安全?

目前,美国拜登政府释放出来的信号是,正在考虑“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而早在今年七月份,欧盟就呼吁成员国“外交抵制”北京冬奥。

滕彪称,我觉得,如此高调的一个事件对北京有非常负面的影响 —— 国际社会可以呼吁外交抵制,人权组织也一直在给冬奥会的赞助商、转播机构等施压,但是从综合各方因素,真正去抵制奥运会的运动员不会太多。

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也表示,要求运动员们抵制冬奥会不大现实,但是加拿大和其他欧美国家的外交抵制是很有可能的。

她说,我希望加拿大的大使馆人员不要出席。加拿大运动员不出席开幕与闭幕仪式,这也是一种抵制。

滕彪:我是女权主义者

采访中,滕彪毫不犹豫地表示:我是女权主义者。我觉得,男性也应该成为女权主义者,没有人应该反对男女平权。

他说,从常识上说,女性在过去几千年受到打压和不公正的待遇,理应在立法上倾斜和保护女性。

不过,在大量支持米兔爆料人彭帅的声音中,也有不少中国著名的异见人士喜欢从“这是内部权力斗争是有人利用彭帅打击政敌”来做解读。

滕彪分析说,这是因为很多观察中国政治的人,他们的经历和眼光就是集中在最高层、中南海,天天研究派系内斗,把什么事情都和中国高层内斗上边靠。

这是一种思维的懒惰,是对女性受害者的贬低,比如把彭帅仅仅看作是政治斗争的工具,而完全忽视了彭帅作为米兔受害者的个体思考。另外,很多中国异见人士都是父权主义者。他们可能提倡人权啊自由啊,甚至可能坐过牢,但是他们满脑子父权思想,不认为女权运动的重要性,也无法理解米兔运动的意义。此前,相当多的中国异议人士支持川普,反对“黑人的命也是命”,反对移民,反对LGBT等等。所以,他们的这种思维与国际思潮是格格不入的。

引自 滕彪
Yan Liang

赞(0)
新华侨网 » 【评论】彭帅在哪里?发生在国际社会眼前的失踪事件,引发巨大质疑声浪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