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印尼禁煤出口恐冲击中国经济

运载煤炭的驳船沿着印尼东加里曼丹省马哈坎河排成队。(2019年8月31日)
运载煤炭的驳船沿着印尼东加里曼丹省马哈坎河排成队。(2019年8月31日)

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国印尼为保障国内供给,1月禁止煤炭出口,引发各界担忧全球煤价恐飙涨,而其最大的客户中国也恐受到冲击,再现缺电危机。不过,观察人士认为,目前中国煤炭产能过剩,多数工厂也进入生产淡季,用电量减缓,因此,中国发电所需的煤炭量受到印尼出口禁令的冲击应该有限,尤其北京也可能为达减碳目标再度实施限电,但整体而言,煤价飙涨仍不利于中国的经济复苏。

印尼去年底的煤炭库存出现短缺,因此,为了确保提供给国内电厂的燃煤供应无虞,印尼煤矿局祭出紧急禁令,自2022年元旦起暂停煤炭出口1个月,市场预估约减少近4000万吨的煤炭出口。

资料照: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
资料照: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表示,煤矿及液态天然气业者必须优先满足国内需求,确保能源安全后才能出口至其他国家。

根据印尼于2018年公布的“国内市场义务” (DMO)政策,当地煤矿企业必须供应25%的年产量给印尼国家电力公司 (Perusahaan Listrik Negara),而且收购价格上限不能超过每吨 70 美元,约市价的一半,目前,各煤矿企业的供应量都未达政府标准。

尽管印尼国家电力公司1月4日获得额外750万吨煤炭,但原定1月5日召开的禁令评估审查会被推迟,意味着出口禁令短期内不可能放宽或解禁,这让印尼的主要燃煤进口国陷入能源供应恐吃紧的担忧中。日本驻雅加达大使馆近日就敦促印尼能源部撤销此禁令,因为该禁令将对日本经济以及民众生活带来严重冲击。

根据国际能源研究公司Kpler的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四国,一共获得了73%的印尼出口煤炭。而印尼也是中国最大的煤炭供应国,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去年前11个月,中国总计进口煤炭近3亿吨,其中约1.7亿吨来自印尼,占比达61%。

由于中国部分省份自去年中旬陆续出现“拉闸缺电”危机,再加上,中澳关系生恶后,北京暂停自澳大利亚进口煤炭,转而提高对印尼和俄罗斯的煤炭的依赖度。因此,印尼一宣布煤炭禁令后,部分市场人士担忧,中国能源危机可能加剧。

印尼煤炭禁令对中国冲击有限

不过,位于台北的台湾大学政治系副教授陶仪芬认为,印尼的煤炭禁令对于中国的燃煤供电不至有太大冲击。

陶仪芬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绝大多数的煤靠自己生产,只有不到10%是进口,中国用来发电的煤里面,大概6%左右是印尼生产的。现在它已经进入生产的淡季,再加上一月底过年,(工厂)通常会停工,所以中国本身的用电需求在减少,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旅居德国的科技及水利专家王维洛也说,中国于去年秋季限电限产后,已要求煤企加大产能,因此向印尼进口的煤量即便减少,中国也不会再闹电荒。

王维洛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的煤炭生产能力最高曾经达到过50亿吨,由于国家发改委的限产命令,才使得很多煤矿(商)不能发挥它的生产能力,而处于过剩的状态。只要能够发挥国内的煤炭生产能力,中国的煤炭产量是很快上去。今年9月份到现在,因为煤价上去了、电价上去了,你就没有看见缺电的现象。”

不过,王维洛说,印尼若拉长实施煤炭禁令的时间,将导致煤价因供给减少而居高不下,这将让中国偏远地区的低收入户日子很难过。

王维洛说:“如果印尼(长期)限制出口的话,那么中国尽管煤价下去了,但是,提供给偏远地区的煤炭价格还会处在高位,那么对收入比较低弱的这些民生的影响,那将是很大的。”

借禁令反制北京在南中国海的霸权?学者:可能性低

雅加达之所以祭出出口禁令,是忧心用于发电的燃煤供给不足,但根据官方的统计数据,印尼今年计划生产6.44亿吨的煤炭,扣掉国内预估的1.9亿吨消费量后,其实还有4.5亿吨以上的煤炭可供出口,因此部分人士认为,印尼并不缺煤,而是借由禁令来反制北京近期在南中国海的霸权行径。

印尼去年(2021年)7月在其专属经济区内的纳土纳群岛(Natuna)进行钻探石油及天然气作业,不过此群岛海域与中国在南中国海所主张的“九段线”边界重叠,北京不仅提出抗议,还派遣海岸防卫船只前往该海域,更发函要求印尼停止钻探作业,导致印尼决定强化在该岛的国防安全。

对此,台湾大学的陶仪芬认为,印尼的煤炭禁令主要是因为收购价偏低使然,跟北京的领海争议应该无关。

陶仪芬说:“印尼(煤矿公司)供应给国内发电的煤是由国家跟他们收购的,所以价格比国际上的价格要低很多,印尼的煤矿公司宁可把煤卖到国际市场上去,而不愿意供给国内发电用,所以才造成国内的短缺,政府才会威胁禁止出口。所以我觉得主要是印尼政府跟这些煤矿公司的谈判状况,倒不应该是因为跟中国的关系。”

位于南台湾高雄的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副教授陈至洁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示,印尼透过煤炭出口禁令来报复北京的可能性不大,毕竟禁令并非只针对中国,而是对所有出口国一视同仁。

资料照:中国工人在山西省普大煤业拥有的煤矿整理煤炭。(2011年3月24日)

请同时参阅:

面对“燃煤之急”,中国煤炭进口暴增煤价暴涨

煤价看涨 恐重挫中国经济

早在印尼宣布煤炭出口禁令前,国际煤价已持续走高。

根据位于英国伦敦的商品价格供应商“阿格斯” (Argus)所汇整的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Newcastle port)燃料煤指数,去年12月初,国际煤炭的报价为每吨159.24美元,比去年同期上涨82.6%。历史纪录显示,去年之前的燃料煤指数从未超过每吨60美元。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先前曾指出,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增长推升全球对煤炭的需求,使得煤炭价格于2021年冲上新高点,而且相关需求可望持续到今年。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也透过发布报告警告,印尼的煤炭出口禁令可能让煤价再度飙涨。

台湾大学的陶仪芬也说,印尼的煤炭禁令若推升煤炭价格,恐影响中国的经济和产品出口。

陶仪芬说:“煤价上涨、发电的价格(就)上涨,成本要由谁来承担?如果反映在电价上,就会对于工业用电有很大的影响,可能就影响到出口跟生产。如果地方政府来吸收发电成本的话,地方政府的财政目前很不好,有些地方,公务员发不出薪水,甚至于不再招聘新的公务员,所以我觉得,比较严重的是地方政府的财政跟它的经济成长会不会因为电价上涨而受到了影响。”

根据台湾中央社报道,中国政府宣布从今年元旦开始,包含江苏、山东等化工大省调整电价,用电尖峰期间的涨幅最高达70%。

中国恢复进口澳煤? “拉闸限电”恐卷土重来

虽然目前中国并未出现供电危机,不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20年时就提出“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 的“双碳” 目标,去年也加强落实“能耗双控” ,也就是控制能源消耗的“总量”与“强度”,甚至采取“拉闸限电”的强硬措施,让不少工厂被迫停工。

台湾大学的陶仪芬表示,燃煤不仅不环保,中国当地的煤炭生产效率低,品质也比澳大利亚的煤还要差。因此,如果真的缺媒问题严重,北京可能重新考虑向澳大利亚进口煤炭。

陶仪芬说:“它(中国)跟澳洲(澳大利亚)的关系,我认为,未来这几个月,它(中国)会想要努力改善,因为澳洲今年有国会选举,目前的执政党是保守党,比较亲美反中的,反对党工党对中是比较友善的,从外交的角度来讲,北京会想要对澳洲示好。所以我觉得它也许会想要开放澳洲的煤矿进口,算是送个橄榄枝吧,让反对党可能会更有要对中政策调整的一种倾向。”

陶仪芬说,若澳中关系改善,也能翻转当前不利中国的印太局势,因此北京很想尽快修复与堪培拉的关系。

澳大利亚一处煤出口运输点(路透社2008年2月20日)

请同时参阅:

澳大利亚资源出口盈利暴增 中国贸易惩罚损人不利己反被打耳光

台湾中山大学的陈至洁也说,中国不仅可能放宽向澳大利亚进口煤炭,采购量还可能急速上升。他说:“现在印尼不出口煤炭,中国短期内只能向澳洲(澳大利亚)多买一些。其实中国已经恢复向澳洲买煤炭,去年底的时候,它紧急向澳洲采购,现在向澳洲(澳大利亚)采购煤炭的量可能会大幅上扬。”

不过,陈至洁表示,在中国加大推动减碳目标之下,去年备受争议的“拉闸限电” 措施,仍有可能卷土重来。他说:“我想限电还会继续实施,但是应该不会在一年的开始,通常是在一年要结束的时候,它要赶快符合那一年度的减排标准,就只好在年底的时候又来大限电。”

赞(0)
新华侨网 » 印尼禁煤出口恐冲击中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