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极度暴躁!加拿大7旬老人发狂打残护士,赔不起$135万加元!

加拿大新不伦瑞克省的73岁居民Bruce(Randy) Van Horlick是个极度暴躁的老人。

为了凸显出他的暴躁形象,本文将称他为“老头Bruce”。

Bruce(Randy) Van Horlick 图源:Shane Magee

老头Bruce于本周一在法庭上公然发出“即将伤害他人”的警告后,走出了Moncton市的法院大楼。

他于2019年3月在Dr. Georges-L.-Dumont Hospital袭击了护士经理Natasha Poirier和护士Teresa Thibeault,然后在2020年因这两项袭击刑事指控被判有罪,入狱6个月。

Dr. Georges-L.-Dumont Hospital 图源:Shane Magee

护士经理Poirier被袭击后,无法重返工作岗位。她在今年3月成功起诉老头Bruce,法官判罚赔偿金$135万加元。

但是,这事儿还没完…

本周一(9月12日),在新不伦瑞克省高级审判法院(Court of King’s Bench)的听证会上,Poirier的律师对老头Bruce的财务状况提出了质疑。

老头Bruce在提问之前,就直截了当地对法庭书记员说:“我没有钱,也请不起律师。”接着,他开始发出警告:“自从这件事发生以来,我一直被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折磨。我一直在努力不伤害任何人,但如果压力太大,我可能会控制不住。”

“我不想看到任何其他人受伤,但我不能保证他们不会。”

这波警告,搞得法庭上的所有人都很紧张。更多的治安官被叫来法庭,以防发生冲突。

Poirier的代表律师Abigail Herrington 图源:Shane Magee

听证会开始,Poirier的律师对老头Bruce提问。老头Bruce则说:“我退休了,除了老年保障金(OAS)外,没有其他收入。”

他说,他拥有一栋大约在10年前以$2.5万加元购买的房屋,但是该房产有信用额度(line of credit)的留置权,他已经没有能力支付信用卡账单。

他每个月的收入不到$1000加元,而开支却不止这些。

老头Bruce说:“我没钱。”

接着,律师开始询问他每月开支的细节时,他直接站起来走向法庭门口,他说自己已经受不了了。

一名治安官站在法庭门口,而法庭书记员告诉老头Bruce,律师可以要求法庭命令他返回,并继续接受询问。

老头Bruce说:“我没有太多选择,我压力太大了,我可能会再次发狂,我不想回去。我受够了!”

法庭书记员说,她会准备一份报告,称他没有没有完成此次法庭程序。然后,老头Bruce就离开了法庭。

法院门口 图源:Google Map

Poirier的律师在法院外对记者说,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不参与法庭程序,那么书记员的报告可以作为藐视法庭动议的一部分。

律师说,尽管没有参与,他们也可以单独获得没收财产的命令。

这位律师说,这次听证会是她参加过的最紧张的一次。“这而显然是一场双方都很紧张的程序。”

“通常来说,人们最终陷入这种情况,是因为他们的生活出现了问题。他们对自己的情况有判断力,他们没有支付能力。”

“所以,这与参加这样程序的人来说,这绝不是一个好日子。所以他们经常很紧张,但很明显,考虑到背景,这次真的特别紧张。”

长达11分钟的袭击 颠覆了她的生活

在2019年3月11日袭击事件发生时,护士经理Natasha Poirier在外科病房中负责照看53名患者,其中包括老头Bruce的妻子。

在他的妻子被转移到离护士站更近的房间,进行更仔细的观察后,老头Bruce去了Poirier的办公室,要求将妻子搬去一个更安静的房间。

没多久,老头Bruce就拽着Poirier的头发,把她从椅子上拉下来,一记重拳打在她的太阳穴上,扭折了她的一只手臂和几根手指,还把她扔到墙上,并袭击了另一名过来帮忙的护士。

案件中提供的证据表明,Poirier需要进行多次手术,并且了留下了慢性疼痛、脑损伤、经常性头痛、对光和声音敏感、焦虑和创伤后应激障碍。

她说,这次袭击颠覆了她的生活,使她每周无法工作超过几个小时。在此之前,她能够在医院和加拿大退伍军人事务部,每周工作60多个小时。

Poirier说:“这不再是同样的生活了,我不再有同样的能力了。”她无法返回医院工作,并被医院解雇。

法官在决定判处约$135.8万加元的裁决中写道:“Van Horlick先生(老头Bruce)在这次恶毒攻击中的行为,尤其是袭击和殴打,显然是明目张胆和令人发指的。”

“Poirier女士在为医院的病人提供公共服务时,在她自己的办公室,且没有挑衅地情况下被逼到墙角,在11分钟内遭到Van Horlick先生(老头Bruce)的猛烈攻击。”

老头Bruce未能对诉讼中的指控提出异议。他没有出庭参加1月10日为期一天的审判,也没有律师代表他。这也使得他要支付的赔偿金成了法官要确定的主要问题。

目前来看,老头Bruce的余生,大概率是要身无分文,流落街头了…

赞(0)
新华侨网 » 极度暴躁!加拿大7旬老人发狂打残护士,赔不起$135万加元!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