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特写故事:用ChatGPT写书在亚马逊上卖 有人似乎找到了金矿

 

【加拿大都市网】直到最近,布雷特·施克勒(Brett Schickler)从未想象过自己能成为一名作家,尽管他曾梦想过这一点。但在了解了ChatGPT人工智能项目后,施克勒认为一个机会已经落到了他的头上。

“写书的想法似乎终于成为可能,”纽约州罗切斯特市的销售员施克勒说。“我想‘我能行。’”

使用人工智能软件,它可以从简单的提示中生成文本,施克勒在几个小时内创作了一本30页的插图儿童电子书,并于1月份通过亚马逊公司的自助出版出售。

在这本书中,松鼠萨米(形象也是使用人工智能进行了粗略渲染出来的)在偶然发现一枚金币后,向他的森林朋友学习如何存钱。他制作了一个橡子形状的储蓄罐,投资了一个橡子交易业务,并希望有一天能买到一个橡子磨石。

萨米成为森林中最富有的松鼠,成为朋友们羡慕的对象,“森林开始繁荣起来”,书中写道。

《聪明的小松鼠:储蓄与投资的故事》,在亚马逊Kindle商店以2.99美元的价格出售,印刷版售价9.99美元。施克勒说,这本书只卖了不到100美元。虽然这听起来可能不多,但这足以激励他使用该软件撰写其他书籍。

施克勒说:“我可以看到人们以此为职业”,他在ChatGPT上使用了一些提示,如“写一个关于父亲教儿子学习金融知识的故事”。

施克勒处于测试ChatGPT运动的前沿,ChatGPT于11月首次亮相,以其惊人的能力立即创建令人信服的文本,在硅谷和其他地方引起了轰动。

截至2月中旬,亚马逊的Kindle商店中有200多本电子书将ChatGPT列为作者或共同作者,包括《如何使用ChatGPT写作和创建内容》、《家庭作业的力量》和诗集《宇宙的回声》。而且这个数字每天都在上升。亚马逊上甚至出现了一个新的子类型:完全由ChatGPT编写的关于使用ChatGPT的书籍。

但由于ChatGPT的性质和许多作者没有透露他们使用过它,几乎不可能全面了解有多少电子书可能是由人工智能编写的。

该软件的出现已经刺激了一些最大的技术公司,促使Alphabet Inc(谷歌的母公司)和微软公司分别在谷歌和必应中匆忙推出了纳入人工智能的新功能。

消费者对ChatGPT的迅速采用,刺激了科技界的疯狂活动,投资者纷纷向以人工智能为重点的初创公司注资,并在大规模裁员的阴霾中赋予科技公司新的目标。例如,微软本月在展示了与ChatGPT的整合后,其原本奄奄一息的必应搜索引擎受到了吹捧。

但人们已经开始担心真实性问题,因为ChatGPT通过扫描数百万页的现有文本来学习如何写作。CNET对人工智能的一次实验导致了多次更正和明显的抄袭,之后该科技新闻网站暂停了使用。

对“真正”作者的威胁?

现在ChatGPT似乎准备颠覆古板的图书行业,那些希望赚取快钱的潜在小说家和自助大师正在转向该软件。他们创建机器人制作的电子书,并通过亚马逊的Kindle直接出版。图文并茂的儿童读物是这类首次创作作者的最爱。在YouTube、TikTok和Reddit上,出现了数以百计的教程,演示如何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制作一本书。主题包括快速致富计划、节食建议、软件编码技巧和菜谱。

“这是我们真的需要担心的事情,这些书将充斥市场,许多作家将失业,”作家组织作家协会(authors Guild)的执行董事玛丽·拉森伯格(Mary Rasenberger)说。她表示,由人类代写的传统由来已久,但通过人工智能实现自动化的能力可能会让写作从一门手艺变成一种商品。

她说:“作者和平台需要对这些书是如何创作的保持透明,否则你最终会得到很多低质量的书。”

一位名叫弗兰克·怀特(Frank White)的作者在YouTube视频中展示了他是如何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创作了一部119页的长篇小说《银河系的皮条客:第一卷》,讲述了一个遥远的星系中的外星派别为争夺一个有人类工作人员的妓院而发生的战争。这本书在亚马逊的Kindle电子书商店只需1美元就可以买到。在视频中,怀特说,任何有财力和时间的人都可以一年创造300本这样的书,全部使用人工智能。

许多作者,比如怀特,觉得没有义务在Kindle商店里披露他们伟大的小说是由计算机全盘编写的,部分原因是亚马逊的政策没有要求这样做。

当路透社问及评论时,亚马逊没有谈到它是否有计划改变或审查其围绕作者使用人工智能或其他自动写作工具的Kindle商店政策。亚马逊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说:“店内的所有书籍都必须遵守我们的内容准则,包括遵守知识产权和所有其他适用法律。”

ChatGPT开发商OpenAI的一位女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

从构思到出版只需几个小时

迄今为止,亚马逊是实体书和电子书的最大销售商,在美国的销售量远远超过一半,据估计,在电子书市场的销售量超过80%。它的Kindle直接出版服务催生了一个自费出版小说家的产业,为色情内容和自助书籍的爱好者开辟了特殊的市场。

亚马逊在2007年创建了Kindle直接出版服务,允许任何人在自己的沙发上销售和推广一本书,而无需寻找文学代理或出版社的麻烦或费用。一般来说,亚马逊允许作者在没有任何监督的情况下通过该部门即时出版,无论产生什么收益都可以分成。

这吸引了像卡卡米尔·班克(Kamil Banc)这这样的人工智能辅助作者,他的主要工作是在网上销售香水,他和妻子打赌,他可以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使一本书从构思到出版。班克利用ChatGPT,一个人工智能图像创造者和“写一个关于粉色海豚的睡前故事,教孩子们如何诚实”等提示,在12月出版了一本27页的插图书。《睡前故事:简短而甜蜜,让你睡个好觉》在亚马逊上有售,班克说,他花了大约四个小时创作。

到目前为止,消费者的兴趣不是很大。班克说,销售总量约为十几本。但读者对它的评价是五颗星,包括一位赞扬其“精彩和令人难忘的人物”。

此后,班克又出版了两本人工智能生成的书,包括一本成人着色书,还有更多的书正在制作中。“其实很简单,”他说。“我惊讶于它从概念到出版的速度之快。”

并非每个人都被这个软件所震撼。据报道,马克·道森(Mark Dawson)通过Kindle直接出版服务售出了数百万本他自己写的书,他在给路透社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称ChatGPT辅助的小说是“无趣的”。

“优点在如何向其他读者推荐书籍方面起着一定的作用。如果一本书因为写作沉闷而得到差评,那么它很快就会沉到谷底”。

赞(0)
新华侨网 » 特写故事:用ChatGPT写书在亚马逊上卖 有人似乎找到了金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