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建1000座监狱:北欧富国怎成犯罪天堂?

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吃。

提到北欧,大家最先想到的可能是高福利。

尤其是北欧最大的国家瑞典,高收入、生活悠闲等,都是童话般的美好。

人均GDP差不多有6万美元,全球排名前20。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人艳羡的发达国家,如今却各类暴力泛滥。

甚至有一种说法:瑞典现在是欧洲最危险的地区。

而且,这种变化是在短短几年内发生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风光

瑞典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东半部,西邻挪威,东临波罗的海,西南与丹麦隔海相望。

与北欧各国人的祖先一样,瑞典人的祖先也是维京人。

这是一群曾经生活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海盗以及冒险家,后来逐渐分化为瑞典人、丹麦人、挪威人和冰岛人。

早年的瑞典靠与丹麦、挪威结盟称霸一方,虽说三方为了利益经常互相争斗,但总的来说,实力稍强的瑞典始终是联盟中的“带头大哥”。

瑞典一度将当时还弱小的芬兰强行“并购”。

瑞典在北欧三国中面积最大

16世纪开始,不甘寂寞的瑞典卷入欧洲的多次战争,虽然屡次被人痛揍,可瑞典总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擦干鼻血,起身继续干,成为北欧有名的海上“小霸王”。

18世纪,瑞典又与俄国为争夺波罗的海出海口爆发多次战争。

最终因为实力不济,多年的家底被战争掏空,瑞典拱手让出波罗的海出海口,乖乖退回北方。

到了19世纪,瑞典又“闲不住”,主动加入反法同盟,共同抵抗法国。

谁知,同属一个阵营的俄国看瑞典“不顺眼”,再次“暴打”其一顿,逼着瑞典割让了芬兰。

瑞典自此开始“学乖”,不再敢轻易惹事,处处遵循“和为贵”。

瑞典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一直奉行中立政策

正因如此,两次世界大战期间,瑞典均奉行“中立政策”,免遭战争侵袭。

不过,那时的瑞典也不是完全中立,面对咄咄逼人的德国,瑞典不仅借钱给德国购买军需物资,还允许德军借道瑞典进攻其他国家。

同时,瑞典也利用中立国身份,帮助许多犹太人逃离纳粹魔爪,算是对自己与德国妥协的小小弥补。

这一时期,瑞典的国内经济始终维持在较为稳定的区间,并且通过吸收全球最新的工业文明成果,开始了转型之旅。

到20世纪中叶,瑞典依靠高新技术产业的转型与升级工作,不仅提升了工业生产效率,还成功实现了“去农业化”。

农业占据瑞典国内GDP的比重甚至还不到5%,农业劳动人口不到总人口的3%。

瑞典成为一个高度发达的工业强国,这些转型与升级工作为后来瑞典建设高福利社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瑞典拥有多家世界500强企业

随后二十年间,瑞典凭借经济体量跃升到欧洲发达国家水平,正式推行高福利保障制度,其中以“高工资、高税收、高福利”最为著名。

瑞典人从出生到死亡,从教育到医疗,全部由政府“买单”。

实际上,高福利的背后,是瑞典政府高财政赤字以及极高的税收。

根据数据统计,瑞典GDP的三分之一被用于社会福利,个人所得税平均更高达到38%,赚得多,交的税也就更多。

可能是“温饱”更易“思淫欲”,瑞典经济发达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思想和行为上的开放。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是全球最著名的“红灯区”之一,原因就是瑞典人对于性行为的开放态度,瑞典还将性服务合法化。

不仅如此,瑞典还是全球最早推行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之一,其开放程度可见一斑。

斯德哥尔摩极具特色的“骄傲节游行”

只是如此开放的态度,带来的结果就是瑞典年轻人结婚率非常低,在欧洲排名几乎垫底,反而是同居率高于欧洲平均水平。

但最关键的是,瑞典的“开放”还表现在政治上,却没想到给自己挖了个巨坑。

瑞典对战争难民格外“青睐”,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为很多国家的难民提供庇护。

全世界范围中,瑞典是继加拿大(专题)、澳大利亚后人均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简单到无需审核,只要难民愿意来瑞典,立即就接纳。

对那些因战争流离失所的家庭而言,这绝对是一件好事,瑞典也因此在世界上博得了“乐善好施”的赞誉。

来瑞典的难民,良莠不齐

但问题是,这些难民中既有被各国通缉的罪犯,还有不少好逸恶劳之徒。

因此,叙利亚战争爆发后,大量中东难民第一时间涌入瑞典,给这个国家带来前所未有的灾难。

多年的叙利亚战争,不仅使得当地的基本社会秩序陷入混乱,更成为滋生极端主义的温床,还影响了周边许多国家。

当时世界各国普遍对叙利亚难民反应冷漠,唯有瑞典伸出援手积极接收难民,仅2015年,就有超过16万难民来到瑞典。

随后几年,瑞典接收难民的数量虽有所减少,但每年依然达到数万名。

瑞典为难民提供了高额的财政补助,每天7欧元的“零花钱”,免费的食宿保障,以及完整的社会教育与培训体系,本意是希望将难民变为瑞典国民,解决国内生育率低下和劳动力不足的现状。

可事实证明,瑞典政府想简单了。

瑞典出于自身考虑,统一将这些难民被安置在城市周边的划定区域里,成为一个个封闭的“孤岛”。

为了争夺各种利益,这样封闭的区域自然成为难民中各类帮派滋生的“温床”。

许多原本就是混混甚至黑帮成员的中东难民在瑞典如鱼得水,纷纷在此扩大势力,而且还自有一套说辞:

这个国家的政府和资源都被白人占领了,他们永远都看不起我们。只有加入帮派才能被尊重,才能真正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

于是,瑞典开始陷入无休止的难民帮派斗争,几乎从未有过的枪杀案开始成为家常便饭。

瑞典已成为欧洲枪支暴力高发的国家

2016年夏天,8岁的英国男孩在哥德堡探亲时遭到手榴弹袭击身亡。

2020年夏天,一名12岁的女孩在斯德哥尔摩附近被流弹射杀。

由于难民组成的帮派多数拥有枪支,使得瑞典成为过去20年欧洲国家唯一枪杀率增加的国家,而且,该国“人均持枪率”是欧洲平均水平的30倍。

仅2019年,瑞典就爆发了257起爆炸案和300余起枪击案,过去三年里,全国只有一个月没有发生过与帮派有关的杀人事件。

据国际媒体网站VICE统计,瑞典目前平均每天发生一起枪击案,每周两起爆炸案,每月有十吨毒品流入境内。

就在2023年前3个月,瑞典已经发生了71起枪击案、38起爆炸案。

近年来,瑞典枪击案持续增加来源:航行瑞典

这些难民黑帮甚至猖狂到让控制了瑞典几十年的土著犯罪团伙“地狱天使”都被吓得惶惶不可终日,遇事就主动报警。

不仅如此,瑞典如今各类性骚扰和强奸案件数量居高不下,也多与难民有关。

2017年,网络上流传一条来自瑞典的直播视频,三名中东男子正与一名瑞典女孩强行发生性关系。

起初人们还以为这只是场表演,等有人醒悟过来报警后,三名男子早已扬长而去,只留下那名瑞典女孩在哭泣。

2022年,瑞典一家媒体进行了一项调查,超过10000名受访者当中,有十分之一的人表示曾到了骚扰甚至被强奸,大部分施暴者都是难民。

时时刻刻面临被枪杀、被强奸危险的瑞典人,这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

面对国内严重的暴力事件,瑞典警方的对策是:未来十年要将境内不到300家的监狱,扩大到1300家……

这个数字背后,不难看出瑞典政府目前的绝望态度。

甚至,面对瑞典越来越严重的难民犯罪问题,连美国人都看不下去了。

特朗普在谈到非法移民(专题)问题时,忍不住借题发挥:“你们看看瑞典发生了什么,这可是瑞典!他们接收了太多难民,搞得现在问题一堆。”

事实上,即便难民带来如此多的犯罪事件,瑞典国内依然有人数众多,呼吁保证难民宗教权益,继续优待难民的“怀柔派”。

瑞典有不少要求善待难民的“怀柔派”人士

欧洲各国自二战后开始积极反思自己,避免以后再出现希特勒式的极端种族主义者。

因此,很多欧洲国家的民众意识上拼命往“左”转,反对一切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种族主义等思想,喜欢强调政治正确和各族群平等,也就是所谓无区别的“博爱”。

欧洲所谓的“圣母”、“白左”只不过是这种普世价值和极端多元化思想下的衍生品。

瑞典就是这样极度强调政治正确的国家,为了反思二战时期欧洲的国家主义泛化,瑞典人就将集体主义、国家主义等元素削减到了极致。

可能有人没法想象,在瑞典的很多地方,当众唱国歌、高呼国家万岁是不恰当的行为,因为违背了多元化、多样性的准则,“为了祖国”等口号更是禁区,特别是政客,一不小心就会被扣上“民族主义者”的帽子,那仕途基本就到此为止了。

因此,瑞典的政客乃至执政者,并非不知道国内诸多恶性案件都与难民黑帮泛滥有关,但他们一直将“保证难民宗教权益,维护难民基本生活保障”当作一种政治姿态,与国内“怀柔派”泛滥的“圣母心”遥相呼应。

在这种“政治正确”影响下,瑞典警方抓获难民中的罪犯时,不仅不会公布其个人信息,即使发布照片也会打上厚厚的马赛克。

因为难民群体在瑞典属于“少数群体”,需要保护“少数权益”,以至于很多罪行只要不涉及杀人、放火,警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连瑞典本国的高福利也经常被难民“钻空子”,瑞典有专门针对不同情况的补贴和救济,可现在很多都被难民侵占。

瑞典官方曾公布数据称,瑞典一半以上的残疾人保障金,已经被难民组成的职业诈骗团伙骗走。

还有为保障低收入人群的离婚房屋分配,原本是给这些离婚后的夫妻各分一套公寓,帮助其生活。

现在这一住房福利也被假离婚的难民骗取,他们领到两套房后,一套自住,一套就拿来出租。

如今的瑞典街头,到处都是来自中东的难民

与“怀柔派”对立的是越来越受不了的瑞典人自发组成的“强硬派”,他们强烈要求政府赶走难民,拒绝新的难民进入,还瑞典一份安宁。

只是无论“强硬派”还是警方,都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大批来到瑞典的难民早有了第二代,甚至第三代,按照瑞典的法律,根本不可能将他们赶走。

更可怕的是,难民中的黑帮还利用瑞典严格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有意识地让只有十多岁的孩子去做坏事,包括杀人。

很显然,在不久的将来,这些未成年的“小难民”很快就会成为真正的黑帮成员。

一向“岁月静好”的瑞典人当初接收难民时,估计压根就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更没有做好系统、全面的应对。

难民帮派分子与瑞典警察经常发生冲突

早年大批接收难民,的确让瑞典获得了国际上的美名,但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痛的。

瑞典国内的社会治安日益恶化,眼下沦为欧洲的“枪支暴力之国”,实在是得不偿失。

早知道有这样的悲剧,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

赞(0)
新华侨网 » 建1000座监狱:北欧富国怎成犯罪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