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BBC卧底调查猥亵偷拍片 中日韩台港全沦陷

 

在东亚各地的公共交通工具上遭遇性侵犯的女性现时面临着另一种风险,性侵者会偷偷拍摄猥亵过程,并把影片放在网上出售,经过BBC国际频道调查小组“BBC之眼”的卧底,逾一年时间的调查,向大众揭露诚过性暴力牟利的幕后黑手。

东京的早高峰时间,列车车厢拥挤不堪、摇摇晃晃。15岁的孝子(化名)正在去学校的路上,她试着握紧车厢里的扶手,突然她感觉有一只手碰了碰她的裙子。她以为有人不小心撞到她了,但那只手随即抓了她一把,孝子回想“那时我才意识到,我遇到‘痴汉’了”,然后那只手很快在人群中消失了。

那天,孝子哭着到学校“我什么都做不了”,那是她第一次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被性侵,在那之后,她一再在列车上遭遇性骚扰,许多个夜晚她以泪洗面,“我觉得我的人生没有希望了”。

经历长达一年性侵害后,孝子有一天决定反击。在拥挤的车厢里,她感觉到有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裙摆,她立刻高呼:“这个人是‘痴汉’!”她抓住性侵者的手腕,将他交给警方。

孝子最终把男人告上法庭,但他只被判缓刑,尽管他此前已经多次因“痴汉”行为而被捕。孝子对裁判结果感到失望,开始展开反“痴汉”运动,其中包括了制作五彩斑斓的徽章,徽章上面写着:“‘痴汉’是犯罪!”人们可以通过佩戴徽章来表达对“痴汉”零容忍的态度。

“这对犯罪者来说是个警告”现时24岁的孝子说,她支持的反“痴汉”运动逐渐壮大,现在日本有一年一度的反“痴汉”徽章设计比赛,向全国的高中生开放。

许多女性像孝子一样,在公共场所遭遇猥亵,她们当中有人还要面对另一种侵害,性侵的过程被拍下来,影片甚至在网上出售。BBC记者发现三个中文网站出售和制作数以千计的性侵影片。

大部分的影片如出一辙,一名男子从背后拍摄并跟踪一位女性,几秒钟后他对女性进行性侵,这些男人的行为都很隐蔽,而受害者们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被性侵。经过超过一年的调查,BBC记者追查出在这个黑暗产业中通过性暴力牟利的幕后黑手:一名摇滚乐手、一个社会学毕业生和他们小心谨慎的“领袖”。

 

“痴汉”:日本严重的社会问题

孝子几乎每天都在上下学途中遇到猥亵,出于恐惧和羞耻,她没有在受害时发声反抗,但每天晚上,她都会用毛巾盖著自己的嘴巴,在镜子前反复练习如何喝退性侵者:“这个人是‘痴汉’!”

“痴汉”是日文用词,意指在公共场所发生的性侵犯,尤其是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咸猪手”行为,同时用来形容做出这一猥亵行为的犯罪者。“痴汉”犯罪者通常在人多拥挤的地方下手,利用受害者不想当众大闹一场的心理,在日本,说话太过直接坦率,可能会被看作是粗鲁的表现。

每年有数千宗因“痴汉”行径而被捕的案例,然而还有更多此类犯罪没有被发现和惩罚,精神健康专家齐藤章佳撰写一本关于“痴汉”的著作,相信只有大约一成的受害者会向警方报案。

日本警察鼓励受害者和目击者发声,但这一犯罪远远未被根除,英国与加拿大政府甚至向即将前往日本的公民提醒提防“痴汉”。

以“痴汉”为主题的商品和服务在日本成人娱乐行业中无处不在,人们渐渐对它们习以为常,“痴汉”主题的成人影片是日本最受欢迎的色情片类别之一,这些片子也被传播到亚洲的其他国家。在中文世界,“痴汉”一词也越来越广为人知,近年来类似“痴汉”的“咸猪手”犯罪也时有发生。

 

“痴汉”网站

一个叫做“顶不住”的中文网站引起BBC记者的注意。

这个网站贩卖真实的“痴汉”猥亵短片,影片都是用手机偷偷拍摄的,地点通常是在人多拥挤的公共场所,例如地铁和巴士上,拍摄地遍布东亚,包括日本、韩国、台湾和香港,大部分的影片拍摄于中国大陆。网站上,有短片以一块人民币低价出售,网站甚至允许用户定制性侵犯短片。

BBC记者在“顶不住”上找到两个关联站点:“街射”和“痴汉俱乐部”,它们都售卖同一类型的影片。网站设有Telegram群组,有4000名会员在里面分享性侵女性的技巧。

有一个名字在这些“痴汉”网站上屡屡出现:“齐叔”,他被这个社群里的人称为“大神”,署名的性侵影片不下数十部,他在推特上公开发表网站影片的预告,还有超过八万名粉丝。但“齐叔”到底是谁?

BBC记者在Telegram群组默默观察,发现某日一名管理员发出几则信息,声称他和“齐叔”一起性侵了一位女性,他发了几张照片,里面有一位女性站在一个看起来像是地铁月台的地方。数小时内,BBC记者找到了照片中的地方:东京池袋站。

另外还有更多的线索指向日本。“顶不住”上列有一个PayPal账号,收取日元付款,BBC记者们找到这个账号的注册邮箱,在Google联络人中输入这个邮箱,显示的用户头像是一个妆发精致、造型夸张的年轻男人。

通过以图搜寻,记者找到了照片中的男人,他叫Noctis Zang(臧新宇),是一个30岁的中国音乐人,他在东京生活,曾是一个名为“The Versus”的重金属乐队的主唱。Noctis的公众形象光鲜亮丽,但记者很快发现,那是金玉其外。

在2022年初,“The Versus”的摄影师在微博上发帖指控称,Noctis与乐队另一名成员Lupus Fu(傅垚)一起创建了“黄色网站”。摄影师还发表了一些电脑照片,其中有会计帐目,以及跟网站影片类别相似的笔记。他称,这些笔记是Noctis写的。他还发布了一段影片,拍下的似乎是Noctis的网页浏览记录,其中有“痴汉俱乐部”和“街射”的页面,还有“顶不住”的管理中心。

这个摇滚乐手有可能是“齐叔”吗?

 

起底网站管理员

BBC卧底记者“Ian”以音乐经纪人的身份联系了Noctis,约他在东京一家高档的天台酒吧见面。他们先聊了音乐,但话题慢慢转向性,Ian说他的公司以前拍成人电影,Noctis显得兴趣盎然。

两人多次见面,还一起庆祝了Noctis的生日,Noctis介绍Ian认识他的乐队成员Lupus,Lupus也是中国人,之前在日本学习社会学。Ian说他的公司计划在日本投资色情片网站,他问他们有没有接触过这门生意。Noctis坦言之前“有稍微接触一点点”,他的朋友“猫咪”创办了自己的色情网站,在上面贩卖“地铁”相关的“小众内容”,Ian轻描淡写地提起“顶不住”这个网站。

Lupus和Noctis不约而同地笑了,他们回答说:“那是‘猫咪’的网站!”,他们透露,三个“痴汉”网站的幕后主谋是一个化名为“猫咪”、身在东京的中国人,据他们所说,“猫咪”性格古怪,多疑偏执。Noctis和Lupus还承认,他们曾为这些网站担任管理员,他们大谈网站的商业模式“中国是性最压抑的地方”Noctis表示“有的男的就心理很变态,就想看这帮女的被⋯⋯” Lupus接上话茬:“被搞”

Noctis透露,他为网站上传了超过5000部影片,还负责替网站收款,他拿30%的提成,再将剩下的收入转给“猫咪”。Lupus则负责在推特上宣传性侵影片,他还称能帮忙介绍Ian认识“猫咪”。

 

“痴汉”俱乐部

日本横滨红灯区一条安静的后巷里,一个装饰成地铁站的店面十分抢眼。门口的标志一语概括了这家风俗店的概念:“合法‘痴汉’列车”。

在这家名为“高峰时间”的风俗店,顾客可以付费合法享受“痴汉”的体验。店经理莲田修平欢迎顾客“上车”,“我们让人们做他们在外面不能做的事。这就是他们光顾这里的原因。”店里弥漫着清洁用品甜得发腻的味道,私密的房间装饰成列车车厢的样子,还有音效系统能播放地铁报站的声音。就连店里的会员卡都跟日本的交通卡一模一样。

店经理莲田修平表示“我认为男性付钱在这样的地方发泄很有必要,这样能避免他们强奸。”

但日本精神健康专家齐藤章佳表示,性犯罪并非由性欲驱动那么简单,他认为是控制女性的欲望驱使了大部分的性犯罪者实施犯罪。“他们不把他们的受害者当作是平等的人,而是把她们物化。”

 

仓鼠

据Lupus所说,“猫咪”的性格像仓鼠,“人畜无害,但是对什么都小心翼翼,而且有些时候容易过激。”Lupus说得没错,“猫咪”多次拒绝跟Ian见面。

但在农历新年除夕夜,“猫咪”同意在东京一家卡拉OK俱乐部见面。俱乐部里弥漫着浓重的烟味,有人在高唱中文流行歌曲,客人们碰杯的声音此起彼伏。来赴约的人出乎我们的意料。那是一个身材瘦削的年轻人,戴着半包边的眼镜,穿着一件深色的长风衣,“猫咪”看起来像是个大学生,他表示今年27岁。

Ian表露出投资“猫咪”网站的兴趣,并问他这门生意的收入如何,“猫咪”自豪地说“营业额大概每天5000到10000(人民币)左右”还在手机上展示交易明细“数额很稳定的。”Ian假装钦佩,并提起“齐叔”这个名字,“猫咪”马上就承认了:“我是齐叔。”

但让记者惊讶的是,他透露“齐叔”不仅仅是一个人。“猫咪”管理一个15人的团队,其中10人在中国制作打着“齐叔”名号的影片。每个月“猫咪”从他们那里收到30到100条片子。

影片随即在三个“痴汉”网站上出售,“猫咪”承认他是这些网站的所有者,网站有超过10000名付费会员,其中大部分是中国男性。“最主要做得要真实,一定要真实”,“猫咪”表示他的网站甚至还贩卖真实的迷奸影片。

聊起他的生意时,“猫咪”有如在谈一家崭露头角的初创企业,他形容团队“很热血”、“敢去闯”,甚至还轻描淡写地说,他正在训练其他人如何在公共场所实施性侵犯并拍摄影片。

但有一件事他从未提起:那些在他影片里的女性,似乎她们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揭露“猫咪”

记者为了解“猫咪”的真实身份,Ian再次和“猫咪”见面,他透露自己最初是如何接触到这个行业的。跟很多男孩一样,“猫咪”小时候喜欢超人、动漫和游戏,但到14岁时他开始在网上看性侵影片,里面的内容跟他在卖的片子相差不远。

他知道这门生意并非毫无风险,“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谨慎,只让自己人去操作?因为我能做这么久,始终都是安全第一。”为了躲避中国执法机关的追查,他计划加入日本国籍。

尽管“猫咪”如此小心谨慎,他还是犯了一个错误。当Ian问到投资资金该转账到哪里时,“猫咪”从钱包里掏出他的银行卡,递给Ian。卡上有他的真实姓名:汤卓然(Tang Zhuoran,音译)。

之后记者找到他在东京的住址,当面向“猫咪”提出我们的指控。当靠近他时,他没有回答询问,还试图把脸遮起来,往别的方向走去。接着,他突然发作,开始攻击摄影机和BBC团队。

巧合的是,记者再次日在机场又看见了“猫咪”,他离开了日本。“齐叔”的推特账号依然活跃,还在公开推广性侵影片。

记者向Noctis和Lupus提出了指控,他们没有回应,在报道制作期间,记者得知两人已经不再和“猫咪”合作。

在一个和煦的春日,记者跟孝子重聚,与她分享调查。孝子听闻十分震惊,她说:“我们女性对他们来说只是满足他们欲望的影片内容。他们把我们物化。他们不认为我们是活生生的人。”孝子主张出台更严厉的法律来打击这些犯罪。

日本即将通过首部反偷窥法,该法将禁止在未经同意下拍摄含有性剥削内容的影片和照片,活动人士正在倡导出台严惩“痴汉”的法律。

在那之前,孝子不会轻言放弃。“我们不会哭着入睡。”

小林智惠、筒井隆造、高桥英江、乔尔·冈特(Joel Gunter)对报道亦有贡献。

林典子拍摄了本文中的大部分照片。

原文刊于BBC

(图:BBC)

赞(0)
新华侨网 » BBC卧底调查猥亵偷拍片 中日韩台港全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