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福岛核废水入海政治化 日渔民不支持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6月12日开始展开废炉作业中的核能处理水“试行排放”作业,目的是在测试相关设备能否正常运转。日方将依据试行结果在夏季决定正式排放处理水的时机。不过首尔与北京对这件事反应不同,日本国内也出现反对声浪。

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代表李在明6月8日受中国驻韩大使邢海明邀约至公邸用餐时,称日本排放处理水一事是“日方出于经济等利益考虑,把太平洋当作自家下水道,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随后李在明则回称“我们要一同发声,共同就此拿出对策”。

对此,韩国执政党“国民力量”党代表金起炫也在8日紧急与日本驻韩大使相星孝一会谈,双方就处理水问题一事如何消除韩国国民不安等进行近一步磋商。对于在野党与中国的声明,金起炫也强调是“恶意的宣传、煽动”,只会让日韩关系出现恶化、也给韩国渔业相关人士带来影响。

中国的态度则是一如既往地坚决,称日本“一意孤行”外,外交部发言人更称“极其自私和不负责任”。而相反地,先前韩国总理韩惪洙则是在5月底就处理水排放一事对记者团称“我们想拿到的资料几乎都收到”后,并说“对此相当满意”,两国官方呈现不同的态度。

事实上,在广岛G7峰会过后,韩国官方也派遣官方视察团前往福岛。然而,在视察数日回韩国后,韩国官方对此态度依旧谨慎,原子能安全委员会委员长刘国熙只称“我们在科技、技术检讨的过程中取得进展”,但也避免立刻下结论,并说会再跟东京电力公司索取更多资料,不排除会有再度视察的行程,态度相对和缓。

日本这次主要是排放包含“氚”等放射性物质的处理水,排放前的放射性物质含量会稀释至低于标准饮用水七分之一。由于十几年下来废炉作业的冷却水储存量已经到达饱和,官方最后决定将其稀释处理后排放,只是这样的动作,也引发当地渔民,以及中国、韩国与太平洋岛国的不安与疑虑。

帕劳总统惠普斯(又名惠恕仁)在4天访日行程时的6月13日,特地安排福岛县的行程,亲自视察处理水的作业流程。在听取官方的简报后,惠普斯称:“我理解到存在各种课题。觉得提高废炉的透明度相当重要”。先前包括另一岛国斐济的内政移民部长也称对排放“非常担忧”。

为了让国际社会安心,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计画在7月上旬亲自接待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格罗西( Rafael Mariano Grossi),并预计亲手将各项报告书交给他,由双方讨论最终的处理水排放时程。国际原子能机构先前也于5月底至6月初造访核电厂内,并预计于6月底前公布调查报告。但无可讳言,在中国与韩国间,处理水排放也引发政治效应。

日渔业船主集体反对

不过对于当地渔民来说,好不容易在地震与核灾的十年后,当地海域逐渐解禁捕捞,却要面对处理水的排放下,可能让当地的海产再度遭逢“印象不佳”的恶名,因此这几年纷纷表达反对。日本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特别在10日时造访宫城、福岛与茨城等三县,与当地渔业团体交换意见,但仍未达成共识。

福岛县的渔业协会会长野崎哲无奈对日本记者说:“(会谈)就是平行线。我们反对排放的想法是不变的”,对此西村只是强调称“在废炉的同时、渔业当然会持续,(排放量)会在两者间取得共识并交换意见”。

茨城县的渔业会长飞田正美则是批评,国家还未尽到完全说明的责任,并称:“如果擅自排放绝对会对让渔业业者大幅衰退。绝对反对”。

虽然西村等中央官员在三个县都花了近一小时与当地渔业协会沟通,但都是各说各话的情形,飞田感叹:“如果数十年都是这样(排放)的话,对许多人将来的捕鱼前景只会更令人担忧”。

日本政府与东京电力公司,在2015年时曾与当地各渔会达成共识,在得到各方理解前不会做出包括排放处理水在内的行为。

不过在2021年4月时,终究因为储存量已经达到极限,不得不做出排放决定,只是不少渔业主仍是对政府的说明不尽完整等,过去屡次表示意见。如今距离夏季仅剩一个多月,在最后有限地时间内如何得到国内外真正理解,也是将考验岸田内阁,同时会影响到往后的众议院国会选举。

赞(0)
新华侨网 » 福岛核废水入海政治化 日渔民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