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今天(8月15日)是日本投降70周年纪念日。这是中华民族的一个意义重大的日子。中国人民经过八年的浴血奋战,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第一次取得了反抗外来侵略的完全胜利,雪洗了鸦片战争以来民族屈辱的历史,并成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转折点。

多少年来我常常想起沦陷时期人们遭受的苦难。 1944年当我们正在村小读书的时候,日本侵略军以10万之众于6月22日进攻衡阳,中国国民军第十军在方先觉将军指挥下,在城乡百姓的大力支持下,仅以1.7万余人英勇抗击数倍于已的日本侵略者,给日军以迎头痛击,坚守47天,使日军损兵折将,伤亡达20000余人,超过了中国军队的伤亡人数15000人,粉碎了日寇三天夺取衡阳的狂言。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8月8日衡阳失守。但这次衡阳保卫战大大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鼓舞了我国人民抗战的信心和决心,为我军的抗战赢得了宝贵的准备时间。自此以后,日军不敢冒然轻进,衡阳会战后日军补充近一个月才沿湘桂线和湘江西进.

我们东安县是湘桂铁路所经之地,湘江从中流过,进入西南的门户,战略要地,原由国民军79军据守。长沙、衡阳打仗的消息不断传来,抗日的宣传也深入农村,我家老屋的墙上就写着“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抗战到底“ 和“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等口号。我们小孩玩一种“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游戏。为防轰炸各家各户按政府要求在后山挖了简易防空洞。衡阳失守的消息传来后,人们感到形势严峻。当时正值粮食收获时节,再则举家迁移是件很困难的事,有老人小孩,要解决吃住问题,所以我村暂无人离开,直到日寇占领永州,冷水滩,镇上的人才开始撤离,这时我们才准备离开。

9月7日在东安县的的79军军部遭遇日军先遣队的突袭,日军伪装成我军士兵进至我县山口铺,军长王甲本将军率部抵抗,不幸为国捐躯。记得村里有人从镇上回来说,日本鬼子快到白牙市了(现在的县城),我们才匆匆忙忙往外走,只带了一些换洗的衣服和被褥。一路上尽是逃难的人群,扶老携幼在小路上不停奔走,幼儿走不动,就放在箩筐里挑着走。我们向西北边的大山中走去,走不动了稍歇了一口气后,又急忙赶路,沿着崎岖的山路攀登,经过几个村子,最后到达叫“母圹”的村子.已经很累了,就住在这里。这村庄只有十多户人家人,突然来了很多人,安排吃住很不容易。我们家就住在一个亲戚家里,在地上铺上稻草,再铺上竹垫,大家挤着睡。那时国难当头,人们相互邦助,共度难关,无论亲戚熟人与否,都尽力接待。

原以为这高山峻岭之中是安全的,不料第二天上午,有人跑来报信说,日本鬼子来扫荡了,要大家赶快到后面的山林里躲起来,本村的长者出来组织指挥,我们跟着他们穿过密密的树林,在村后一个山窝里躲藏起来,并要大家别发出响声。不多久就听到枪声,凶残的日本鬼子在村里没找到人,就开始搜山,肆无忌惮沿山间小路搜索,并胡乱打枪。我们大家提心吊胆地坐着,小孩子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谁都不敢发出声音,焦急地等待这令人窒息时刻快快过去。好在当时山中树林稠密,鬼子从离我们只有儿十米远的小路经过而未发现我们。我们在山中躲了几个小时,也不敢冒然出来,直到有人喊我们出来,说鬼子走了,才走回村里。到村里后,心跳才慢慢平静下来,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幕,一辈子也忘不了。

2012年清明节我回老家,特地看了昔日避难的地方,遇到了小学同学,他说那次日寇来扫荡时将他家好一点的东西全都拿走了。

日寇扫荡后,感到在这里已不安全,于是立即转移。我们再往上攀登,来到新宁县境内的响水岩,住在亲戚家里,并安顿下来。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群山环抱之中亦有稻田,勤劳的人民靠这少许田地,丰富的山林,以及常流不息的清泉,从事农业生产和其他副业,繁衍生息。

日本侵略者每到一处,就烧杀淫掠,无恶不作,任意枪杀中国老百姓。逃难几天后, 我祖父总是惦记着家里,就回家去察看,从村后的树林中小心地靠近村子,看日本兵走了没有.当他看到日本人还在村里,就赶紧往回走。他翻过了屋后的山,又越过山背那边的田垅,快接近山林时听到日本兵的吆喝声,回头一看,只见对面山下大路上有两个日本兵骑着马往南走,于是快步奔跑,因是梯田,他就抓住稻田陡坡上的小草,想一步跨上去进入树林,由于用力过猛将其连根拔出,自己就滚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日本鬼子打来的子弹刚好落在他前面陡坡上,日本鬼子以为打中了,就继续往前走,这时我祖父爬起来就迅速跑入山林,这次遇险真是惊心动魄。沦陷期间我的一位亲戚就是在村子附近被日本兵打死的。

日军占领我县不久就进攻桂林、柳州,大部分士兵开往广西,留下的鬼子就收缩到城里的最高点–文昌阁,建立据点, 文昌阁是东安县有名的城楼,紧临湘江支流龙溪河与紫水的交汇处,湘桂铁路从旁边穿过,离火车站很近。日军依此制高点控制铁路、火车站和全城.。日寇占领东安县之后,为控制城乡居民成立了一个汉奸机构一维持会,用汉奸来控制监督中国人。

日军从我们村里撤走后,许多人就回家了,因为住别人家也不方便,而且家中有许多农活要做,稍后我们也回到家里。在回家的路上,时而看见水田里浮着被日本鬼子打死的猪、牛,羊的尸体。

日本鬼子虽然没有驻扎在乡村里,但常来掠夺,“打捞”,而且十分凶残。我曾看见两次,一天我们几个小孩在村前的小坪上玩,看见几个鬼子从上边的村子走来,抬着一头猪,他们看见村前面的地里晒着许多芥菜,就要全部收集给他们,态度凶狠,一位老人只得去收集起来给了他们。还有一次几个日本鬼子从下面村子过来,并抓了一个老人,他坐在石头上.日本鬼子向他大吼大叫,不知说些什么,但他低着头不吭声,鬼子然后抽出刺刀将老人的鼻子削了一下,鲜血直流,我们吓坏了,马上就跑开。后来才知道,这位老人在田野中放鸭子,日本鬼子要他捉鸭子,鸭子在水田里飞跑没有捉到,就把他抓起来,可怜的老人惨遭大难。

东安1944年9月被日寇占领,为了打击日军,保护乡民生命财产安全,各乡都成立了自卫队。后来一个在乡的国军师长联合各乡自卫队成立了“湘南民众联乡自卫总队”,司令部设在黄泥洞。由于乡民的大力支持,自卫队人数多至两千人,主要在东安的东北部:芦洪市、伍家桥、新圩,中田、金江、鹿马桥一带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破坏日军的运输线,牵制日军的侵略行动,也曾多次与日军作战,打死打伤不少日本侵略者。美国飞虎队的一架飞机轰炸日军后失事,飞行员跳伞,自卫队护送这位飞行员至国军第九战区司令部。

在此期间,在唐生智将军创办的耀祥中学任教的中共地下工作者严正、刘国安等人成立了“抗日青少年先锋队”,以“政治组”的名义加入“湘南民众联乡自卫总队“,队员多为耀祥中学的学生,热血爱国青年 。他们队部设在中田村,住在积极支持抗战的民主绅士蒋梧岗家中。在中共党支部领导下合作抗日,这支队伍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进行抗日宣传,还多次袭击日军,打死打伤不少日本鬼子。

1945年春,日本侵略军为了夺取我军芷江空军基地, 摧毁陈纳德航空队和维持湘桂线与粤汉线的畅通, 进而向国民政府所在地重庆进攻。日军集结10万多兵力分三路向湘西进攻,即湘西会战或称芷江会战,亦称雪峰山会战。东安是日军南线的据点,日本侵略军大量屯兵我县的紫溪市,和白牙市一带。我们村离县城不太远,所以经常受到日本鬼子的骚扰和掠夺,人们苦不堪言。

4月9日,日本侵略军从东安县出发进攻新宁,武冈,洞口,欲夺取芷江机场。中国军队在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和第四方面军总司令王耀武的指挥下,早已作了充分准备,严阵以待。各军密切配合,军民协同作战,并在美国空军陈纳德飞虎队的支援下,利用山地的有利条件给日本侵略者以沉重打击,溃不成军,6月7日结束此次会战 ,以日本侵略军彻底失败而告终。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21日中国政府在芷江接受日军代表投降书。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经过14年的坚苦卓绝的战斗终于取得了完全的胜利。记得日军投降后,飞机还撒下传单,宣告日本投降 ,消息迅速传开,人们奔走相告,“日本投降了!”,“我们终于胜利了!”的欢呼声响云霄,大家兴高采烈,敲锣打鼓放鞭炮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在庆祝我国人民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日的时候,我们不能忘记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对我国人民的屠杀和蹂躏,记住那些为国家的独立而作出贡献的人们。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中国人民艰苦奋斗,流血牺牲得来的。在国家和民族危难之际,面对凶恶的日本侵略者,全国军民团结一致,同仇敌忾,众志成城,前赴后继,英勇斗争,展开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全民族的伟大抗日战争,前方将士英勇抗战,后方各界民众全力支援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我们永远纪念那些为国捐躯的烈士们,不忘为国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和为国贡献力量的人们。

七十年过去了,但沦陷时期侵略者的凶残和百姓遭受的苦难不时浮现,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险境,曾深深植根于我幼小的心灵,对以后的学习和成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后来在中学又学习了中国的近代史,民族的灾难和屈辱的历史唤起我的报效祖国的决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回望抗战艰苦的历程,更能体会到民族振兴,国家富强的重要,落后就要挨打,我们应该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勿忘国耻,振兴中华,为祖国的强大贡献自己的力量。

 

作者   唐正中   2015 8 15

赞(0)
新华侨网 » 勿忘国耻,振兴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