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港独”煽动包围香港立法会 诬称草案“消灭港人”

  资料图:香港激进反对派团体“热血公民”

  区议会选举之后,沉寂了一段时间的香港激进反对派又蠢蠢欲动,准备借9日立法会二读《2014年版权(修订)条例草案》(简称“版权条例”)时 再次发动大规模的“包围立法会”行动,以配合反对派议员的“拉布”(指议员为阻止或阻延某项议案的审议,对议案提出过多的修订建议)行径而阻止草案通过。

诬称草案是“消灭港人”

据香港《文汇报》7日报道,激进反对派“热血公民”早前曾派出6人参加区议会选举,但全部以大败收场,身为“教主”的立法会议员黄毓民遭到不少 耻笑。为了尽快拉拢支持者,他欲借立法会二读“版权条例”草案而翻身。早前他向立法会秘书处提交903项“拉布式修订”,扬言会尽可能拖延表决时间。与此 同时,与“热血公民”关系密切的网民组织“键盘战线”也开始配合行动,从上周起不断在各大社交媒体及讨论区宣传“网络23条,一定唔得”的活动,贴出大量 似是而非的改图和片段作为理据,吸引网民眼球,“学民思潮”及“伞兵”组织等多个“占中”团体都成为其“盟友”。

激进分子此举是针对被他们称为“网络 23条”的“版权条例”,即港府修订部分法例,对互联网进行规管,并把现有法例引申覆盖到网络的俗称,其名称来自《基本法》中有关国家安全的“23条”。 资料显示,港府2011年提出“版权条例”,由于草案将网民“恶搞”等属于二次创作的作品列入侵权范围,引起争议,2012年因为“人民力量”议员陈伟业 提出1700多项修订而暂时搁置。政府其后于2013年推出咨询文件,就网民最关注的恶搞问题提供3个方案,展开3个月的公众咨询。

“键盘战线”发言人陆冠宇称,就算当局承诺不会以刑事侵权检控改歌、截图,但当年网友“古惑天王”正是被政府同时以“不诚实使用计算机罪”和 “版权条例”进行刑事起诉。他表示对泛民能否成功否决不乐观,因此计划周三包围立法会。“键盘战线”另一发言人“鼠标娘娘”邝颂晴称,由于近年社会对政府 并不信任,网友 “很难不担心被用作政治打压”。5日,“键盘战线”故意选择在人流密集的旺角西洋菜街举行记者招待会,“青年新政”等“伞后组织”(与“占中”有关团 体),“热血公民”“学民思潮”和社民连等党派都派人参加。“港独”分子抹黑版权修订草案为“恶法”,是用来“消灭港人”;一旦通过法案,“政府会诬告市 民”。香港《文汇报》的消息称,陆冠宇已代表该组织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声称届时约有1000人到立法会大楼外聚集,而集会的时间是从9日上午 10时至午夜为止。“热血公民”此次进行总动员,将派出多个头目参加集会,激进组织“人民力量”也将派出多名成员。有反对派声称,截至5日晚10时,网上 联署反对通过草案的人数已突破23万。

部分网民受到误导

香港《大公报》调查发现, “键盘战线”与“热血公民”表面上是两个定位不同的团体,实际上是“同一鼻孔出气”。像“键盘战线”发言人邝颂晴是“热血时报”的主持,经常与“热血公 民”的黄洋达等人同场出镜做节目。今年7月,香港大学发生学生冲入校委会“逼宫”事件,就读港大文学系的邝颂晴就曾冲入会议室,疑为“热血时报”做“现场 报道”。有分析称,激进团体和“伞后组织”想借这次活动向温和泛民施压。香港《文汇报》称,由于立法会所有反对派议员就算都反对,也难以否决该草案,因此 “键盘战线”想要泛民议员都参与“拉布”,以尽量拖延草案表决时间,使之对政府施政造成更大的压力。

在反对派的误导下,部分网民仍对修例存在误解。事实上,新修订的草案加入六大豁免范围,包括戏仿、讽刺、滑稽、模仿、评论时事和引用,只要网民 改图、改歌二次创作时符合六大豁免范围,并不违法。修订首要目的是打击电视机顶盒的侵权,目前无法例可打击小盒子收看未经授权的好莱坞电影、电视剧等,希 望尽快堵塞漏洞。因此,修订是为了保障网民,并非打击网民。

特首直言“拉布”无用

鉴于去年11月底“占中”期间有人网上讹称“立法会将审议网络23条”,而发生激进分子打砸立法会大楼事件,香港警方高度重视这次由激进组织幕 后操控的活动,正评估有关集会的各种可能性。据香港《星岛日报》7日报道,特首梁振英直言,议员“拉布”于事无补。他以创新及科技局的成立为例子称,立法 会为此“拉布”3年,令香港损失3年时间做相关工作,但创科局最后仍然通过。负责条例的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苏锦梁表示,香港的版权法例落后了十多年,本 次修订只是更新条文,不希望因此变成政治运动。立法会主席曾钰成7日还决定,将泛民议员提出的超过900项修正案大幅削减至52项,并考虑加强当天立法会 的保安措施。

另据香港商业电台报道,由电影、音乐和电视广播公司等组成的香港版权大联盟,则促请立法会通过“版权条例”。该组织称,盗版侵权蚕食创意产业, 严重威胁行业生存,而草案保障知识产权和表达自由,不是所谓的“网络23条”,不应再拖延。香港《文汇报》7日评论称,香港一直是亚洲区文化创意产业合作 和交流的重要平台,但香港版权修订已经落后于世界潮流,如果因激进反对派“拉布”和冲击令修订再延宕下去,对香港知识产权保护、文化创意产业发展都极其不 利。文章说,香港已进入后政改时期,不能再把精力耗费在不该耗费的地方,更不应该陷入无休止的政争而错失发展良机。

相关新闻:

重磅!起底“港独”组织

  港独分子手持标有“香港独立”的标语

  在一年一度的香港书展上,主张“港独”的《香港城邦论》作者陈云及激进团体“热血公民”的成员,利用文字及漫画煽动“城邦自决”“中港区隔”以至“香港建国”。“港独”势力再度走到聚光灯前。

思想变迁:反殖 反共 反华

“港独”并非新鲜事物,上世纪60年代香港就有持“港独”主张的“香港民主自治党”。

当时,卷席全球的反殖民地反帝国主义浪潮也波及到了香港,香港人民与港英政府的矛盾日益加深,香港殖民统治陷入严重的危机。反殖反英是香港六七十年代的时代记忆,六七暴动、中文运动等社会运动让香港人的自我意识逐渐抬头。

“香港民主自治党”即以反殖民为诉求,指出英国殖民主义是不平等的暴力制度,辩称唯有建立“自治城邦”才能拯救香港。

香港的反殖浪潮随后退却,这些主张“港独”的社会团体也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香港民主自治党”的建立者马文辉主张“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后来被写入了香港《基本法》。97年香港回归,反英已经成为了一种伪命题,某种程度上说,第一代“港独”的部分政治主张已经得到实现。

97年香港回归以后,香港在经济民生、政制发展、对外事务以及港台合作等多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香港和内地也加深了经贸、旅游方面的往来。

然而,两地在日益频密的交流中也因为文化、制度习惯等方面的差异产生了一些冲突。加之内地经济的迅速腾飞,香港在全国GDP中所占比重连年下滑,部分香港人认为当地经济过度依赖内地,来港观光的内地客“夺取”了港人日常生活用品与福利补助,港陆之间产生的裂痕。

2003 年,以反对《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为源头引发的示威活动让数十万香港人走上街头抗议。同年7月,港澳自由行的推出使得内地游客前往香港的手续大大简化, 到港旅游的游客每年递增。自由行为香港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也为香港的服务业和旅游业带来的巨额的收入。但也有人认为自由行推高了香港物价,加剧了文化冲 突。部分内地人借自由行前往香港生育,亦造成了香港产妇床位不足等资源配置问题,引起了香港社会的不满。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部分激进的香港人重拾“港独”的思想。建立了一些宣传“港独”的网站,并在游行示威中喊出“港独”的口号。

“反共、反中央政府”取代“反英、反殖民”成为新港独分子的新口号。

鼓吹“港独”书籍《香港城邦论》的作者陈云曾扬言香港人要“排斥大陆共党的利益及文化侵略,驱逐虚伪的政治代理人。”并妄称香港民主党和工党“勾结中共,为私利出卖香港利益”。

“港独”组织“热血公民”在其刊物《热血时报》上叫嚣“反共乃义之所在”。

香港《大公报》曾刊文批驳“港独”组织的分裂反动行为,称谋求“香港自治”的人成为“反共”的桥头堡。

《环球时报》亦指出这些“港独”的思想根源就是反共,“因为仇视共产党,反对香港回归。祭出了‘港独’这样最极端的旗号”。

近年来,香港和内地的矛盾并没有消减的迹象。2012年,内地儿童在香港地铁车厢内吃零食被香港人斥责最终导致骂战的视频在网上引发争论。北大 教授孔庆东就此视频回击称“香港人很多是狗”,此事又在香港热炒。这一来一回,可以看做是陆港矛盾的缩影。除此之外,部分香港人不满政改方案,频频上街抗 议,并制造了 “占领中环”的非法集会事件。以上这些原因一定程度上助推了极端“港独”组织的滋生。

在“反水货客”、“占中”、“抗议自由行”等抗议活动中,“港独”分子夹杂其中,借其造势,寻衅滋事,加深了香港和大陆之间的裂痕。

这些新生的“港独”组织比“前辈”更加极端,更加暴力,把矛头由“反共”升级为“反华”,把反对中央政府升级为反对中国人。

今年香港“反水货客”事件中就有人挥舞港英旗帜,打出“中国人滚回中国”的标语,和内地游客发生口角对峙。3月9日,部分激进示威者甚至踢打老人,攻击游客行李箱,被香港保安局长黎栋国斥为“近乎暴徒”。

而某些“港独”团体更是在自己的主页上将大陆标识为“支那猪”,扬言“亡中必港”,刻意制造港陆矛盾,丑化大陆人形象。

马文辉曾说香港人是“无主孤魂”,不为中央政府所接受,而香港的民主运动也是发端于“民主爱国”的基础上。如今,香港已经回归,既有祖国,又有自治。新世代的“港独”分子追求的实质是“自治”包装下的极端本土主义和排外民粹。

重要人物:教父 国师 太子

香港最早的“独立”团体联合国香港协会成立于1953年,其创立者马文辉被称为“港独教父”。马文辉认为,香港的华人并不为大陆或台湾的中国政府接受,是无国家身份也是无可识别的。他认为港人因此应该生于斯长于斯,而且死于斯,要建立一个属于港人的自治政体。

1954年港督杨慕琦提出香港政改方案后,马文辉积极参与其中,谋求推动政改来达成自己的政治主张。不过当时港英政府的主张和马的主张出入颇大,马文辉遂改旗易帜对抗港府,要求公开讨论港人自治,其后又成立了“香港民主自治党”,提出要把香港建立成“自治城邦”。

按照马文辉的构想,香港应该是香港人民治、民有、民享的“自治政府”,而其外交和国防的权利则归英国所有。

但是“香港民主自治党”如同大部分激进组织一样,组建之后迅速分裂。马文辉也因为抨击政府而受到党内温和派排挤。

当时,“香港民主自治党”与其分裂出来的“香港工党”和“香港民主社会党”并称为香港三大自治政党。

虽言“三大”,但其影响实在有限,皆为人数不到千人的微型党派。以至于当时组织示威活动因人数太少而被报纸称为“示弱”。其“民主自治”的政治主张在80年代彻底销声匿迹,马氏的自治运动以失败告终。

在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港独”的思想“后继无人”。1997年回归后,香港在经济民生、政制发展、对外事务以及港台合作等多方面取得了巨 大的成就,香港和大陆也加深了贸易、旅游的往来。然而,一小部分部分激进的港人认为自己利益受损,重拾“港独”思想。加之互联网的普及,“港独主义者”接 连冒出。

  陈云的《香港城邦论》

  “港独”的“国师”陈云在这个时候粉墨登场。陈云曾在香港政府工作,现在在大学任助理教授。陈云在2011年推出了主张“港独”的《香港城邦论》一书、随后又推出了《香港移民论》等多本重拾“自治城邦”思想,鼓吹“港独”的书籍。

陈云认为,香港不属于英国或是中国,香港的政治体制是“城邦自治。香港不具有国家主权,没有国防权利和若干的外交能力,但是香港拥有完整的“自治权”和相当能力的外交权。

其主张“城邦自治”运动的具体实践,对外是以族群斗争为主,香港人排斥“大陆殖民者”的利益侵略。对内是肃清香港的“卖港贼”,扫除左翼,铲除民主党极其盟友。

根据陈云的构想,香港“城邦自治”之后,将推进华夏联邦的政治架构,“中、港、台、澳各自独立成国,推进华夏文化复兴,重建华夏天下,缔造东亚和平解放。”

陈云的论调被香港“本土派”奉为指导思想,本人也被封为“港独国师”。

陈云在随后成立了“港独”组织“香港复兴会”,并制作了所谓“建国旗徽”、“国歌”。他还要求“城邦”支持者“化整为零,深入小区”,“时机一到便揭竿而起”。

今年陈云还在“香港复兴会”开班授武,自称特别留意现代化军队的搏击术,席间他还亲身示范如何“埋身肉搏”。此举被港媒批为密谋招揽“亲兵”。

除了推出“港独圣经”、成立“港独”组织、开武馆招“亲兵”,陈云还指示弟子前往英国建立“港独党”。

马骏朗今年22岁。马去年“占中”后退学全力参与政治,他亦是极力推动“港独”的激进组织“热血公民”成员。马骏朗与陈云关系密切,被陈云称作是“亲弟子”,两人关系情同父子,马更被陈云“封为”“靖远太子”。

据《大公报》透露,去年12月底,,马骏朗获陈云授意,秘密前往英国,更在小圈子内发起筹款。在英国的这段时间内,马骏朗前往英国选举事务委员 会申请登记 “香港独立党”,并在今年二月底成功注册。马骏朗向小圈子透露,陈云授意这一步之后,将会藉助这一正式政党向欧洲议会发出“陈情”,要求欧洲议会关注香港 并向中国施压。据悉,马回港后宣称,当时英国人曾向他面授机宜:“应当留守在英国驻中国的大使馆外,留在香港的领事馆没有用”。

对于马骏朗的手段,陈云曾大表赞赏,称“香港、英国、美国、中共,四方连动,这些是国际政治的斗争术,香港青年也开始学着做。各位看到我弟子靖远太子马骏朗在领导这些事,不屈不挠,有大将之风”。

“教父”、“国师”和“太子”们散播的“港独”思想近年来愈演愈烈,由言论层面发展到有行动配合,再到如今诸多“港独”团体冒头,演出香港书展上的这一出闹剧。

团体特点:人少 声音小 胆子大

由“教父”至“太子”,由“反殖”到“反华”。近年来“港独”组织频频冒头,制造了不少事端。

今年6月14日,香港逮捕了10名激进的港独分子,捣毁了其炸弹工厂。据当地警方介绍,这些人原本密谋对港府总部和立法会发动恐怖袭击,制造“港岛爆炸”。

  被捕的激进“港独”分子

  这些激进分子自称隶属于“港独”组织“全国独立党”,该组织在自己的facebook页面曾经扬言“倘若617通过政改表决,香港人要有心理准备当天会有伤亡,立(法)会会变成第二个乌克兰废墟”。

“全国独立党”的facebook页面今年1月才设立,除了在页面鼓吹“港独”和这次炸弹事件之外再没有任何公开报道。有媒体推测该组织今年初才成立。

“全国独立党”在当下的诸多港独组织中颇具代表性,它们都主要借助互联网发声,人少、声音小、胆子大。

2004年,一个名叫“我是香港人连线”的页面在互联网上出现。该网站主张香港“独立建国”,声称要透过网络运动发动舆论攻势,让“港独”发 芽。除了“港独”思想,该网站亦鼓吹要让新疆、东三省、内蒙、台湾、西藏等地“独立”,并在地图中把中国大陆成为“支那猪”。2005年,香港《文汇报》 刊文批驳此港独网站,并称其“不成气候”。

在互联网普及之后,诸多“港独”团体纷纷建立自己的主页。2011年,香港高登网络社区的几十位用户成立了“香港本土力量”组织。该组织扬言 “捍卫本土文化,要求港中区隔”。同年3月,港府向香港居民派发6000元港币,该组织声称发6000元是“永久居民独有福利”,新移民无权领取,随后参 与了泛民主派发起的示威游行。

2012年,鼓吹“文化建国”的热血公民组织成立。该组织强调“本土主义”,营运《热血时报》网站、网台、出版刊物。据其《热血时报》“报 道”,该组织发起和参加了多项游行示威活动,例如13年8月特首梁振英到观塘功乐官立中学进行第二场落区会见市民活动,“热血公民约 200人到场示威。”

12年7月,一个港独facebook主页“我哋系香港人,唔系中国人”上线,在网页上该组织声称“香港人有能力自立,要自决”。同年9月,该 组织成员在参加反水货客示威游行时打出“中国人滚回中国”的标语。此后该组织在香港中联办门前抗议时挥舞起了香港英治时期的香港旗。据媒体报道,当时有约 100人参加了抗议活动。

  鼓吹港独的“我哋系香港人,唔系中国人”facebook主页截图

  “我哋系香港人,唔系中国人”组织随后发生分裂,部分成员与另一“港独”组织联合成立了“香港人优先”团体。该组织的两名成员招显聪和张汉贤举 着港英旗闯入解放军驻港部队总部,高呼口号要求“解放军撤出香港”。这是香港1997年回归以来首次有团体强闯驻港部队总部示威。

从上文可以看出,这些所谓的港独团体大都活跃于互联网上,偶尔举行一些游行示威活动时只有很少人参与。通过极端言论、行动来制造动静就成了这些 组织的常态。鼓吹分裂内蒙、东北,图谋制造爆炸恐怖事件,到政府机关、军营门口挥舞港英旗帜都是最好的例证。除此之外,这些“港独”团体还积极参与到并非 自己发起各种游行示威活动中,通过极端暴力的手段来博眼球。

在今年初的反水货客示威活动中,滋扰、围堵和打骂游客的暴力分子就隶属于“港独”团体。而在“占中”活动中“港独”团体“本土民主前线”更是扬 言“以武抗暴”,鼓动成员带上头盔装上护甲参加运动。“港独”团体“热血公民”则因为其行动中常常发生言语及肢体冲突,被其他团体成员谑称为“热狗”。

外部势力:港独 港英 台独

除了极端言论和极端行动,这些“港独”团体还经常“巴结”境外势力、反动势力来寻求援助、表达主张。

据《大公报》报道,成立“香港独立党”的马骏朗在陈云的授意下发起并主导了去年11月底“占领英国驻港领事馆”的闹剧,甚至要求“英国收回香 港”、“英国制裁中国”。去年12月,英国国会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正式向马骏朗发出邀请,希望他出席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听证会。据悉,由于马的护照过期, 最终陈云派了另外两人去。这两个陈云门徒期间更是发出“英国应重启《南京条约》”的荒谬言论。

 

“港独”团体示威时挥舞港英旗

而多个“港独”团体在各种游行示威的场合都曾挥舞英国殖民时期香港所用的“香港旗”,也有人直接挥舞英国国旗呼吁英国“收回”香港。此话题曾在英国的社交媒体上热炒,有英国人表示“如果你们可以背叛自己的国家中国,有一天你们肯定也会背叛英国。请走开,谢谢。”

除了英国,“台独”势力也是“港独”份子巴结的重要对象。

“我是香港人连线”成立了“香港李登辉之友会”,倡导学习李登辉的“台独”思想。

制造炸弹风波的“全国独立党”在其网页上发文称该组织致力于把台湾和香港的“台独”“港独”派别组织链接在一起,形成一帮新的独立势力。

“港独”教父陈云在今年曾经前往台湾与“台独理论家”林浊水进行“香港、台湾本土运动的发展与前瞻”对谈会。

而对于“台独与港独联手论”,“台独先驱”,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称这是“栽赃”。施明德说,没有人会挑战“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特区的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事实)。

施明德还表示,他不知道有谁是“港独”。

向英国“求援”,拉“台独”结伙。“港独”正在走“台独”的老路。“港独”扬言“香港第一、香港优先、香港主体性”,同样的说法把主语换成台湾 在几十年前就出现过。“港独”图谋抱英国“大腿”,和李登辉亲日别无二致。“港独”源发之初打出的反殖旗号,及至今日“港独”分子挥舞港英旗帜,“国师” 陈云指责推行国民教育“抹杀了港英时期的历史制度”,滑天下之大稽。分裂势力为了否定中央政府,凸显自己的“独立性”,不惜美化、强化殖民者的形象。这就 不难理解,台湾有人因为“历史教科书强调日本对当地人民的剥削和压迫”而上街抗议、香港有人要求英国重启《南京条约》这样的闹剧为何层出不穷了。

香港工联会主席王国兴多次在立法会指出“港独的幽灵徘徊在香港上空”。部分港独激进分子近年来不断向香港年轻人散播激进和暴力的思想,企图令其 在年轻人心中生根发芽。“港独”思潮虽然未对社会“伤筋动骨”,但亦须及早遏止;刻意宣扬错误思想、误导青年的人士更是“其心可诛”,社会需要防范。

赞(0)
新华侨网 » “港独”煽动包围香港立法会 诬称草案“消灭港人”

评论 2

  1. #1

    一个美梦的破灭往往是另一个未来的开始。

    匿名4年前 (2016-03-25)回复
  2. #2

    追求财富是值得尊敬的目标。

    匿名4年前 (2016-03-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