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雨中滑雪记趣

(文/叔丁)

 

没有雪的圣诞一样是圣诞,没有雪的滑雪可就不知该如何命名。好不容易整理好心境时间计划周末滑雪,谁知预报下雨。于是每天刷屏看预报,寄希望于天气预报从来离谱的一贯声誉。可惜刷屏再多,也刷不掉那几滴小雨点儿,天气预报这次好像一定要重建信誉,永远是5毫米的雨。

images

To ski,or not to ski?人们每当犹豫难决之时总要把哈姆雷特请出来走一下台步,老王子也是醉了,却也只是走台步,重复他几百年的古老徘徊。

 

理工男滑雪者推一推黑框眼镜,按捺住内心跃跃欲试的狂野:雨中,负离子活跃,空气清新,可滑雪。

 

修行滑雪者合眼沉思,决定以五识之外的心来体会:雨中,天地元气浓郁充沛,可吸取而供养之,可滑雪。

 

资深大悟滑雪者两手背在身后,踱了几步,却不是王子的台步,因为马上有所感悟:在不同的天气状况之下,不同的雪质,滑雪板或滑,或切,或砸,就会有不一样的感悟,雨中,是一种难得的磨练。

 

雨中,再上雪山,我见雪山多朦胧, 料雪山见我应如是,因为雪山披着白色浓雾,而我,披着蓝色雨披。相看两不厌,唯有都善变。

 

雾雪一色,迫切感受自己已经与天地融为一体。蓝色,是水的颜色。我是文科生,可以姑且忽略理科生所谓“水是无色”的好心提醒。水汇集而成湖,成海,就是蓝色。即使蓝天也更像是无尽的水汇集而成。云,不过是水的浪花。那么雨中雪中的蓝色雨披,也就是一大滴强调了的水的惊叹号。穿着蓝色雨披的我,与雨,雪,雾,天,地,一色,一体,我在雨中滑雪,我在水的各种状态的组合中跳舞。“知者乐水”,因为水活,水会跳舞。忽然想明白了,我原来是文青滑雪者。

 

“雪裤不太防水,里面还是湿了。” LG坐在缆车的另一边忽然自言自语。文青形而上的诗意被他身体切身的物理湿意所替代。

 

有雨衣怎么会湿呢?百思而不得其解。直到跳下缆车之后的那一瞬间,我恍然大悟,原来LG雨披的背面已经空空如野了。

 

想起雪道上发现的蓝色片片编结成的那个神秘轨迹,原来竟来自LG。据说,曾有一位滑雪高手一路尾随他而来,捡起他雨披的碎片,好像认真完成一项特别训练任务一般,到了近前,还不忘一本正经地询问:“你还要这些碎片吗?” 不知LG的自悟雪技,需要怎么扭动身体才能够把一大片雨披撕成碎片,他可称之为倔强挑战滑雪者。那一条蓝色雨衣碎片铺出的轨迹,不是要伸向理想的远方,也不是要追逐什么信仰,而是一种执拗倔强的挑战,一条不服输不气馁的宣言。

 

雨滋润着的雪道显得要温柔许多,滑雪板感受到些许欢迎的态度,信心大增,原来不敢涉足的雪道都赶紧到此一游。毕竟体味雨中滑雪曼妙之处的人极少,不必排队等缆车,短短一上午,已经近20趟的来来回回。下午雨停,滑雪却已完美收官。

 

雨中,再上雪山,理科男深深呼吸一口满载负离子的清新空气,修行者张开怀抱迎纳天地元气,感悟者恣意于滑板与白雪的碰撞摩擦之间,挑战者继续着没有观众的只属于自己的坚持和倔强。而文青,在水的千姿百态的排列组合中,跳舞。

新华侨网 » 雨中滑雪记趣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