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内蒙古发布鼠疫防控三级预警

 

据内蒙古巴彦淖尔市卫健委5日晚间通报,7月5日,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温更镇1名牧民,在乌拉特中旗人民医院就诊期间,经专家组确诊为腺鼠疫病例。当地发布鼠疫防控三级预警,预警时间从发布之日持续到2020年底。

数月来,腺鼠疫反复“现身”!会成为大流行病吗?

图片截自巴彦淖尔市卫健委公号

从去年至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乌兰察布市、巴彦淖尔市先后发生数例腺鼠疫感染病例,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腺鼠疫是一种什么样的传染病,腺鼠疫与普通意义上的鼠疫又有何区别呢?科技日报记者专访了内蒙古农牧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二级研究员侯勇跃。

发病快,死亡率高,位列传染病之首

鼠疫曾在国际上被称为“黑死病”,是由鼠疫杆菌感染引起的烈性传染病,也是我国法定传染病中的甲类传染病,在39种法定传染病中位居第一位。

作为自然疫源性(即使没有人类或家养动物的参与,也可通过传播媒介感染宿主造成流行的传染现象)传染病,鼠疫主要在啮齿类动物间流行。临床表现为高热、淋巴结肿大疼痛、咳嗽、咳痰、呼吸困难、出血,以及其他严重毒血症状。

“根据临床表现和发病特点,鼠疫分为轻型鼠疫、腺鼠疫、肺鼠疫、脓毒血症型鼠疫等多个类型。不同的分型,潜伏期有不同,例如腺鼠疫2~8天,而肺鼠疫则可短至数小时至2~3天。”侯勇跃说。

临床表明,腺鼠疫为最常见的鼠疫类型,可占鼠疫病例的 80%以上。腺鼠疫大多见于流行初期,起病急骤,以显著的毒血症状开始,表现为突然恶寒、寒战,随之高热,体温迅速升到39~40℃,同时有明显头昏头痛、全身及四肢酸痛、颜面潮红、结合膜充血、时有恶心呕吐等。感染者多数会出现极度衰竭,如脉搏与呼吸加快,血压下降,神志迟钝,有时皮肤及黏膜出现瘀点瘀斑,并可有鼻出血、尿血及便血等。最为明显的,是淋巴结肿大特别迅速,每天甚至每小时皆有显著改变。

不论是腺鼠疫还是其他类型鼠疫,其之所以被列为法定传染病之首,是因为它的快速发病和高死亡率。有数据统计显示,现代传染病学研究的发展和防疫技术的进步,已经将鼠疫的死亡率控制在了10%左右,即便如此,这个死亡率在传染病中仍不算低。而人类一旦感染腺鼠疫,如不治疗,一般会在一周左右死亡。

人类病史劲敌,防治从未懈怠

在人类发展史中,鼠疫绝对算得上是人类生存、发展、进步的头号劲敌,三次鼠疫的世界性大流行,至今令人触目惊心。

鼠疫首次大流行发生于6世纪,起源于中东自然疫源地,后经埃及南部塞得港沿陆海商路传至北非、欧洲,几乎殃及当时所有著名国家。这次流行持续近60年,流行最严重时每天死亡5000-1000人,死亡总数近1亿人。

数月来,腺鼠疫反复“现身”!会成为大流行病吗?

欧洲因黑死病而建立的人骨教堂

第二次大流行发生于14世纪,而这次大流行此起彼伏持续近300年,遍及欧亚大陆和非洲北海岸,尤以欧洲为甚,欧洲死亡约2500万人,占当时欧洲人口的四分之一;意大利和英国死者达其人口的半数。

第三次大流行始于19世纪末,1894年,鼠疫大流行突然暴发的,至20世纪30年代达最高峰,共波及亚洲、欧洲、美洲和非洲的60个国家,死亡达千万人以上。这次流行传播速度之快、波及地区之广,远远超过前两次大流行,这次流行的特点是疫区多分布在沿海城市及其附近人口稠密的居民区。

侯勇跃强调说:“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在这一次鼠疫大流行中,人类正式开始使用科学武器与鼠疫进行斗争:人类弄清了鼠疫的病原体为耶尔森菌(鼠疫杆菌),掌握了鼠疫的传播途径,加强了国际检疫措施,从而使得人类有史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波及范围最广的鼠疫大流行得到了迅速有效的控制。”

相信科学,鼠疫可防可控可治

侯勇跃告诉记者:“与预防和治疗新冠肺炎不同的是,人类已经运用科学武器与鼠疫进行了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斗争,并取得了胜利。换言之,鼠疫早已可防可治,而要避免鼠疫流行,预防为主。几个月来,内蒙古出现的几例鼠疫病例并未造成大规模传染流行,就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

 

我国早有严谨科学精准的鼠疫防治流程,如发现疑似或确诊病人,应立即按紧急电话和网络报告疫情,城市不得超过2小时,农村不得超过6小时;同时将病人严密隔离,禁止探视及病人互相往来,病人排泄物应彻底消毒,病人死亡应火葬;各型鼠疫病人应分别隔离,肺鼠疫病人应单独一室,不能与其他鼠疫病人同住一室;腺鼠疫隔离至淋巴结肿完全消散后再观察7天,肺鼠疫病人要隔离至痰培养6次阴性。鼠疫接触者应检疫9天,对曾接受预防接种者,检疫期应延至12天等。

在具体病原治疗方面,原则是早期、联合、足量、应用敏感的抗菌药物。例如,链霉素为治疗各型鼠疫特效药,对严重病例应加大剂量,链霉素可与磺胺类或四环素等联合应用,以提高疗效;磺胺药宜用于轻症及腺鼠疫,与等量碳酸氢钠同服,体温正常3~5天后停药,β-内酰胺类、喹诺酮类和第三代头孢菌素也可选用。

侯勇跃说:“面对鼠疫,我们首先要明确一点,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鼠疫已经不是死亡的代名词,它完全是可防可控可治的。在我国,鼠疫防治仍以预防为主、预防效果为最佳。2019年内蒙古自治区出现的几例鼠疫病例均源自食用草原上的野生动物,这也再次提示我们,防治鼠疫最根本、最有效的方法仍是那个老生常谈的人类生存法则:只有尊重自然,敬畏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才不会将自然界的病毒带入人类社会,我们才是安全的。”

 

来源: 科技日报

赞(0)
新华侨网 » 内蒙古发布鼠疫防控三级预警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