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拜登习近平视像峰会: 有智库称或为双边贸易谈判铺路

在中国问题上,拜登基本上延续了上任总统特朗普的做法。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有批评人士指出,拜登政府就任百日,多数中国政策仍在沿用特朗普政府时期做法

本周一(美国时间11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视频会谈,相比于台湾问题,双方领导人似乎在经贸领域交锋不多。美国官员此前已明确,这次会议不会有具体的相关成果。不过根据中国新华社的报道,北京同意为美国工商界人士来华实施升级版的“快捷通道”, 这可能是在经贸领域的唯一成果。

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北京时间星期二(11月16日)8点45分开始视频会晤。

图像来源,REUTERS

美国总统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北京时间星期二(11月16日)8点45分开始视频会晤。

不过,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会晤中称,美国应该停止滥用和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打压中国企业,应该重视国内宏观政策外溢效应,采取负责任的宏观经济政策;中美有必要保持在宏观经济政策层面上的沟通,支持世界经济复苏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

“在商言商,不要把中美经贸问题政治化。”习近平称。

拜登则表示,其政府需要保护美国工人和产业免受中国不公平贸易和经济行为的影响。

对于此次会晤,澳新银行在研报中分析,现阶段对中美两国而言,都不希望有不必要的外部风险。两国元首会晤为后续的贸易谈判铺平了道路。 下面的谈判中,美国可能会软化对中国的贸易措施。

进一步开展贸易谈判的信号越来越多。10月,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发表讲话,除了一贯对中国贸易政策表达批评,也表示将放弃特朗普的第二阶段协议(尚未签署生效)。该协议寻求中国对其国有经济部分进行更深入的改革,她说这不太可能成功。

上述讲话后,美中贸易理事会主席克雷格·艾伦(Craig Allen)向BBC表示,戴琪的讲话似乎是“对两国重启谈判的邀约”。

上周,戴琪进一步表示,双边就中国遵守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情况的磋商正取得进展,但她拒绝在讨论继续期间预测结果。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第一阶段协议到期在即,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鲍恩(Chad Bown)估计,迄今中国只完成了购买目标的62%。

印证预测

这些进展大致印证了不少专家的预测。

“在美国,与中国打贸易战在政治上很受欢迎,因此特朗普的打法也是政治性的。”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此前向BBC中文表示,因此拜登也没什么政治动机,去弱化现有对华立场。

从数据来看,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在贸易战之初一度稍有降低,但整体贸易逆差却在2016到2019年间上升了22.8%,疫情开始后,与中国的逆差大幅跃升。

背后的原因是,中国失去的跨国公司订单并没有回到美国,这些订单只是落到了其它国家的口袋里;疫情肆虐下,大量东南亚订单又不得不回到疫情控制较好的中国。

因此在具体执行过程中,朴之水认为,拜登可能会听从专家建议,意识到许多关税对美国生产者和消费者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因此会把关税对准那些有确切证据表明存在不公平贸易的领域。而不是一刀切地征收,这样不但效率低下,而且自我伤害。

目前来看,拜登在继续收紧对华为和中国电信运营商的限制的同时,已采取措施给其它中国企业规避关税的空间——戴琪此前宣布,重启一项“有针对性”的程序,批准免除针对某些中国进口产品的惩罚性关税,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美国企业面临的压力,未来可能还会启动更多这样的举措。

对于美国企业而言,这还远远不够。上周五,在中美领导人峰会前夕,包括美国进出口商协会、美国商会和半导体工业协会在内的24个美国商会,联名致信戴琪和财政部长耶伦,敦促白宫降低对(进口)中国商品的关税并扩大进口关税豁免范围,以恢复美国企业的竞争力。

在信中,该组织敦促政府取消关税,并要求”立即采取行动,大幅扩大关税豁免范围,为美国人提供额外的救济“。

这些协会表示,关税继续对美国企业、农民、工人和家庭造成不成比例的经济损害。美国对价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高达25%的关税。他们提供的数据显示,这些关税已使美国进口商损失超过1100亿美元,其中400亿美元是在拜登政府时期发生的。

通胀压力

上述商会联名信中,还提到另一个美国应该移除对华关税的理由——通胀压力。

今年10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 6.2%,为31年最高纪录,大幅超过分析师们预侧的 5.9%。

疫情席卷美国后,经济危机风险骤增。扮演着“全球央行”角色的美联储,“一口气打完所有子弹”,开出“零利率+量化宽松”的药方。上一次药量这么足还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因此也被称为“危机模式”。

之后一年来,各国政府追随美国的步伐,推出各种刺激计划,总额已超过10万亿美元。大量的钱流入市场,势必使物价水涨船高。

通常而言,如果剂量小时可能是“良药”,剂量大到一定程度,则可能是“毒药”。

经济学家认为, 通胀率维持在低水平(2-3%)为经济提供“润滑剂”,因为物价的小幅上涨可以提升企业家的收入,刺激他们进一步投资,增加经济活力,但如果通胀率进一步上涨超过10%则进入一个较为危险的区间,被称为急剧通胀。这时人们开始对货币的信任发生动摇,人们有抢购物资的行为,生产和消费秩序被破坏,社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动荡。

美国的通胀水平还未进入急剧通胀的危险区间,但已引起市场忧虑。

面对居高不下的通胀水平,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称,目前物价飙升是供应链瓶颈和能源价格上涨的结果,通胀应该会在明年下半年获缓解。

耶伦向美国媒体表示,关税往往会推高国内物价,提高消费者和企业的成本,如铝和钢等原材料的成本,这意味降低关税将产生“抑制通胀”的效果。

在被问及调整对华关税是否可能有助于缓解通胀压力时,耶伦表示,总体而言确实如此,但美国也在等待中国履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增加购买2000亿美元美国商品和服务的承诺。

赞(0)
新华侨网 » 拜登习近平视像峰会: 有智库称或为双边贸易谈判铺路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