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华人回国租客搬走 院内杂草被罚$1700

提起剪草,很多住别墅的华人朋友就很头痛。

在加拿大,如果不定期修剪自家的草坪,邻居会举报,政府会开罚单,分分钟上千加币,让你倒吸一口凉气。

因为,这影响了社区的美观。

剪草这事,一般一个月就要剪2次,才能保证它们的整齐。

忍受一小时的噪音,把它剪完,也会有满满的成就感,被太阳晒到草香扑鼻,那一刻如释重负的放松,也算是一种生活乐趣。

华人屋主在这边一般都会自食其力去剪草、种花,但是如果屋主不在,可能会托付给房客或者朋友修剪

疫情期间,因为料理不及时,被罚款的华人屋主太多了。列治文的Jian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他在2020年几乎全年都回国了,而房客在3月份也搬走,留下院落变成了空置房。而一时半会找不到人来帮忙料理,他只能够祈祷邻居视而不见。

伴随着杂草和草坪,长到了半人长,还附带着外面的公共林荫大道都无人修剪,政府不注意都难。

于是政府在2020年5月22日,没有敲门确认的情况下,把第一张罚单贴在门上,要求他们在6月10日之前及时剪草,否则“我们帮你剪将会让你买单”。

经过一段时间,仍然没有改善,于是政府在7月雇人动手帮忙剪草,8月给屋主Jian先生发出了账单发票。很明显这笔代价是昂贵的:最终列治文政府开出了$1694.9将近1700加币的罚款。

而这离Jian先生的预估差了整整$1200, 他认为政府只应该罚自己$500.24,这很明显惩罚过度,于是在民事调解法庭(CRT)提出上诉,要求政府退还自己1200加币。

Jian先生说,直到11月他才收到账单,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尽管承认市政府有权采取行动,但是他仍然开始质疑成本。

据了解,法规调查员发现,Jian先生家的剪草工作总的持续了23.67小时,此外还外加了20%的管理费,他认为这些工作量被夸大了,且很不公平。确实,咱们平时也剪草,得剪多少次草,才会达到23小时工时呢?

本来指望CRT帮自己讨回公道。然而,CRT裁定Jian的索赔“不包括在CRT的小额索赔管辖范围内”,因此拒绝解决,并退还其所有诉讼费。目前,不知道Jian先生接下来将何去何从。

剪草这件事,很多初来加拿大的华人,都踩过雷。此外,还有狗叫被罚款,砍树被罚款等等,别提多曲折了。

小编这里给大家稍微科普一下:

草坪的剪最好不要超过其三分之一,保持在6厘米左右最佳。不要在湿草地上修剪,如果浇了水,水分没有蒸发,可以等草干了之后再修剪。此外,关于草坪,还有很多事需要倒腾。

开春打孔,让土壤透气,增加抗病能力。

4月天气转暖,平均气温在10摄氏度以上的时候,还需要对它施肥。

7月,需要除杂草。

9月防治虫害,草地螟、蝼蛄、蛴螬等开始活跃。

住别墅、养别墅确实是很不容易,有时候太懒了会被投诉,太勤快了亦如此。

前不久,素里一户人家,因为两棵玉兰树长太高,碰坏了屋子,被屋主大刀阔斧修剪,虽然看起来清爽多了,没想到却招来3000刀罚款,原来是被邻居举报“虐待树木”。McMullin在他的社区住了14年,从未想到还会有这种事发生。

他修剪的玉兰树,每年都会开满花,非常健康,因为长得太茂盛,每年都会修剪。此次大幅修剪确实是因为它长太高,撑坏了屋檐的排水沟,造成了2000多加币的维护损失,于是忍痛割爱把它修剪了。

然而多事的邻居,认为这样的修剪树太可怜了,一键举报。于是政府洋洋洒洒开出了3000多刀的罚单,让McMullin一家子郁闷不已,前脚才破财2000多,后脚又来3000多罚单,真是冤大头。

他认为邻居只是开了一个玩笑,没想到账单寄给他就说明,一切都是真的。

后来,屋主给素里市政府一封电子邮件上诉,要求重新讨论处罚问题。在这封邮件里,他承认自己在动手修剪之前,没有向政府报告,这两棵树被砍掉一半,确实有死亡风险。但如果树没有死,可否退回罚款呢?

政府对此回应称,他可以申请把树替换掉,申请费是129.99加币,如果一年后,替栽的树成活了3000加币可以免去。但是现在还是必须缴纳这笔钱。

生活在加拿大,没有砍树、修树的自由,如果要大幅修剪枝丫,需要经过政府同意,因为有死亡风险。

此外,温哥华市政府的《树木保护条例》规定,如果要移走直径20厘米、高1.4米或者更大的树,就需要获得树木移除许可。如果要移走一棵树,更需要打报告,且告诉政府你接下来的“替换”树木种类、种植位置

没办法,享受这里的天然氧吧,就要学会去维护,动一花一草一木都需要谨慎安排。

赞(0)
新华侨网 » 华人回国租客搬走 院内杂草被罚$1700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