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 FROM CHINA
新华侨网

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短缺 父母被迫求助黑市

斯蒂芬妮
图像加注文字,斯蒂芬妮花费多日为9个月大的儿子多米尼克寻找配方奶粉。

劳伦需要给儿子添加奶粉,因为他哺乳后吐了不少奶,体重无法增加,不得不两次去医院。

但由于美国正处于全国婴儿配方奶粉严重短缺之际,劳伦找不到任何配方奶粉可买。

她于是转向黑市,上网订购了被美国禁止进口的一个荷兰品牌的婴儿奶粉。

美国当局一再警告不要购买未经批准出口到美国的奶粉。

去年,美国海关官员没收了价值3万美元(1 美元约兑换6.5人民币)的欧洲配方奶粉,称它缺少适当的营养标签,因此他们无法保障其安全性。3年前,他们还在边境阻止了价值16万2千美元的配方奶粉。

身为密苏里州护士的劳伦就有关风险咨询了儿科医生以及其他人,之后她并没有犹豫太久。

“如果它对欧洲婴儿来说足够健康,那美国婴儿也没有什么不一样,”她说。

“我很生气”

配方奶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配方奶

劳伦说,这些规定在她看来不太合理。她不是唯一有疑问的人。

婴儿配方奶粉短缺目前已进入第4个月,它动摇了人们对美国食品安全当局的信心,并暴露出监管不力以及政府僵硬规定等问题,分析人士说,这让该行业容易陷入危机。

“我很生气,”新泽西妈妈斯蒂芬妮说。她花费多日为9个月大的儿子多米尼克寻找配方奶粉。多米尼克有过敏症,只能吃某些配方的奶粉。

她说,“我们应该给我们孩子吃什么?我不明白他们怎么能让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在出现与新冠有关的供应链紧张之后,奶粉短缺迹象去年首次显现。配方奶粉制造商雅培营养(Abbott Nutrition,其品牌英文名为Similac)大批产品召回后,今年2月出现全面危机。

当局以细菌感染为由关闭了该公司的一家工厂,从而导致了美国相当大的一大部分生产中断。

很少有人争议该工厂的情况需要采取行动,但政府对这一事件的处理受到广泛批评,尤其是有消息称,在监察人员做出回应前几个月,就有举报人向当局提出该工厂存在卫生隐患的警告。

在(工厂)关闭后,分析人士说,监管配方奶粉行业的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高估了雅培竞争对手填补生产空白的能力,特别是在父母恐慌导致销量飙升之后,情况变得更糟。

“配方行动”

包括英国的Kendamil(康多蜜儿)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包括英国Kendamil(康多蜜儿)在内的许多外国品牌获得为美国提供配方奶粉供应的临时许可。

超过一半的美国婴儿到3个月大时至少用过某种配方奶喂养。因此,寻求解决问题方案的政治压力越来越大。

上个月(5月),美国总统拜登宣布了“配方奶粉空运行动”(“Operation Fly Formula”),允许FDA暂时放松规定,并批准使用军机从海外运进配方奶粉。

超过20多家公司已经申请往美国运送婴儿配方奶粉,包括英国Kendamil(康多蜜儿)、澳大利亚Bubs(贝儿)以及雀巢的NAN(能恩)等品牌,他们都已经得到许可豁免,有效期直到11月。

乔治亚理工学院舍勒商学院(也称佐治亚理工学院舍勒商学院)运营管理教授拉赫马尼说,如果早点采取这些措施,危机本来可以避免。

“显然并未出现全球短缺,”她说。“如果及时采取行动,所有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

美国配方奶主要玩家

配方奶短缺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美国配方奶短缺已经进入第4个月。

即使在出现短缺前,人们对FDA的怀疑就开始显现。曾有一波报告警告FDA监管的产品中含有一些危险成分,其中包括婴儿食品、防晒霜和化妆品等。

一些父母已经开始转向购买被禁止的外国婴儿奶制品,因为一些海外市场的规定更严格,例如禁止使用玉米糖浆,而它是美国配方中常见的成份。

社交媒体Instagram网红马洛里是一名有资格认证的婴儿喂养技师,网名“配方妈妈”。她说,许多父母对FDA指南“不再有什么信心”。

DOLLY DELONG

图像来源,DOLLY DELONG

图像加注文字,马洛里是一名有资格认证的婴儿喂养技师“配方妈妈”。

“特别是现在,我们看到如此快速批准外国进口…这非常令人兴奋,但我想许多父母…开始疑虑:FDA实际上真是关心什么是对我孩子最安全和最健康呢,还是更担心如何保护美国配方奶粉生产商的利益?”

她指出,允许外国配方奶粉进口的豁免到期后,(美国)父母们不会再相信它们不安全。“问题是,‘这些配方奶粉到底是去还是留呢?’”

分析人士说,增加美国配方奶粉供应商的数量对防止另一场危机至关重要。

在与新冠有关的供应链紧张之后,奶粉短缺迹象去年首次显现。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在与新冠有关的供应链紧张之后,奶粉短缺迹象去年首次显现。

但目前,雅培和生产Enfamil的美赞臣(Mead Johnson,后被利洁时,Reckitt Benckiser所收购)两大巨头占据市场主导地位,他们共同占据大约80%的销售额。

而且,这是一个很难进入的领域。

雅培和利洁时手中持有许多政府合同,为参加社保资助项目的低收入家庭供应配方奶粉,这大约占美国所有婴儿配方奶销售的一半。

对于新进入者而言,他们还将面临配方、边境税以及严格的产品标签规则等长期审核。与此同时,随着出生率下滑以及母乳喂养率上升,美国配方奶销售量正在下降。

尼列夫斯基是瑞士配方奶粉泓乐(Holle)在美国分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他们已经申请在规定放宽原则下销售婴儿配方奶粉,但他表示,进口的监管门槛“非常高”。

他说,“泓乐已经观察这一领域很久了,但由于耗时以及巨大的成本,迄今为止从未最终申请进口许可。”

莫迪的初创公司Bobbie是“欧洲风格”的配方奶粉。她是在自己成为新妈妈后对缺乏选择感到惊愕,才推出自己配方奶粉企业的。她认为,是让市场对竞争更开放的时候了。

“研究我们配方奶短缺的原因就会发现,它与两大巨头拥有大多数市场份额密不可分,” 她说。“而当一家生产商倒下时,我们应该能够转向另一家。”

但FDA继续坚称,目前对海外进口的豁免许可是暂时的。

上个月在华盛顿举行的听证会上,FDA负责人卡利夫(Roger Califf)承认食品监管存在问题,称这方面需要“改进”,并呼吁更多资金和权力来监管公司供应。但他总体上为现行规则进行辩护,称其是维护安全标准。

劳伦则说,需要做出一些改变。

“需要做得更好,”她说。“(否则)我们孩子的性命面临风险。”

赞(0)
新华侨网 » 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短缺 父母被迫求助黑市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