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香港示威:机场以法庭命令应对集会 示威者向旅客道歉

香港示威者连续两天在当地国际机场的集会演变成暴力冲突,许多航班取消,大量旅客滞留香港。机场管理局宣布已经取得法庭的命令,禁止任何人“有意图地阻碍或干扰”机场运作。

机场管理局职员周三(8月14日)在客运大楼外张贴法庭临时禁制令,附上一张地图示意示威者可以集会的地方,又禁止任何人“非法地及有意图地”故意阻碍或干扰机场正常运作。

示威者之前曾多次获准在机场指定地方举行集会,没有影响机场运作,但这次集会有示威者离开指定地区,到离境大堂阻碍一些旅客乘坐飞机离开。

2014年“占领”运动的时候,多个团体也曾经向法庭申请禁制令要求占领道路的示威者在指定期限前离开,最终法庭人员在警方的协助下成功清场,重开道路。

机场职员在客运大楼外张贴香港法庭的命令,限制示威者的集会范围。
Image caption机场职员在客运大楼外张贴香港法庭的命令,限制示威者的集会范围。

禁制令是一种香港法庭颁下的文件,禁止或限制某些人做一些事情,违反命令的人可以被视为“藐视法庭”,是刑事罪行。香港法律没有订明藐视法庭最高的刑罚是多少,因此理论上可以被判终身监禁。

香港机场周三早上秩序大致正常,大部份航班已经恢复,但仍有少量被取消。

示威者主要的诉求包括警方交代周日(8月11日)的清场行动中,一名少女怀疑被警方发射的布袋弹射中眼睛的事件。香港媒体的照片显示,少女的眼罩事后沾有血渍,还卡有一颗布袋弹。但警方表示,目前没有证据显示该女性被打到是警方所为,警方会进行进一步调查。

大量穿着黑衣的示威者周二中午过后开始聚集在机场的客运大楼,机场当局之后宣布取消许多当天下午和晚上的航班。许多旅客不满堵塞行动,与示威者理论。

示威在傍晚后升温,大批示威者先后包围两名男子,示威者指控其中一名男子是中国大陆的公安人员乔装混入示威者(BBC中文无法证实此事),示威者随后殴打并将他禁锢。经过长时间交涉,救助人员将该名受伤男子护送出客运大楼。

另外,一名中国官方《环球时报》的记者也被示威者包围,在他的个人物品中找到中国护照和一件写上“我爱警察”的衣服。《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上证实,该名男人付国豪是该报的记者,批评军阀恶棍都不会伤害记者,但香港示威者却对记者“人身迫害”,质问是否应该改称示威者为“恐怖份子”。

香港记者协会也发出声明,呼吁记者在采访时配戴记者证,而香港市民也应尊重记者,不应阻碍采访工作,以免干预新闻自由。

示威者阻碍乘客登机,令许多旅客滞留机场。
Image caption示威者阻碍乘客登机,令许多旅客滞留机场。

“与恐怖分子无异”

事发后一天,一些示威者手持标语到机场向旅客致歉,又派发巧克力。但香港媒体引述一些旅客指出,以后都不会再到香港转机,因为示威者令无辜的人添上麻烦,行为“无法接受”。

中国政府驻香港的联络办公室(简称“中联办”)形容,示威者的行为“目无法纪、侵犯人权、泯灭人性”的行为已经“与恐怖分子的暴行无异”。

曾在中国外交部当翻译的中国国际关系学会理事高志凯认为,示威者的行为已经令香港机场成为一个“庞大的罪案现场”,香港政府应该采取行动“恢复法治”。他接受BBC访问时说,他认为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决定动用中国大陆境内的警察协助维持香港治安,不需要出动军队。“这全都没有违反《基本法》,而是跟随《基本法》的规定。”

香港《基本法》规定香港政府可以要求北京政府命令驻港解放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但没有条款容许中国大陆其他地方的公安机关到香港执法。前特首梁振英2016年回应“铜锣湾书店”事件时也曾经指出,如果有香港执法人员以外的人士在港执法违反香港《基本法》。

香港民主派立法员议员毛孟静形容,示威者的行为“明显错误”,因为阻碍旅客乘坐飞机离开香港对解决事件绝无帮助。但她接受BBC访问时指出,香港警方已经承认为了拘捕行为比较激进的示威者,曾经派出警员混进人群当中。“示威者是否受煽惑,才做出他们的行为?我们不会知道,但我希望年青示威者已经得到教训。

新华侨网 » 香港示威:机场以法庭命令应对集会 示威者向旅客道歉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