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CNEWS.COM
加拿大华人媒体

加拿大各党争选票都遗忘了流浪者群体

加拿大联邦大选的选举制度是,获得本选区最多选票的政党候选人当选为该选区的联邦议会议员,在联邦议会获得议席最多的政党成为执政党、该党领袖成为加拿大联邦政府总理。

忙拉票

换句话说,多一张选票就多了一分赢得选区胜利的机会。所以经常可以看到选区各政党的候选人们走家串户、挨个敲门拜票,生怕丢掉可能的拉票机会。

但有一个社会群体却似乎被各个政党的候选人们遗忘,这就是无家可归者群体。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无家可归者维权组织Canadian Observatory on Homelessness主席Stephen Gaetz指出,加拿大人很为自己的议会民主政治体系感到自豪,但当社会的某一群体因为很多障碍而无法投票时、这样的政治制度就出现了问题;而加拿大的无家可归者群体就在行使投票权方面遇到了很多障碍。

被遗忘群体

很多问题和障碍都来源于“无家可归”这四个字。

无家可归意味着没有固定地址,没有固定地址就收不到加拿大选举委员会Elections Canada寄来的选民投票卡、也不知道到哪个投票站去投票。

就算到了投票站,需要出示地址和身份证件才能领到选票。而无家可归者没有地址、他们的身份证往往也被盗或丢失掉,这意味着他们还是领取不到选票。

无家可归者没有私家车、没有钱乘坐公交车,他们中的许多人还行动不便,这意味着前往远处的投票站是件困难的事情。

就算上述问题都得到解决,许多无家可归者们也会觉得投票站的工作人员和排队等待投票的选民们对他们另眼相看,似乎他们是不属于这个社会的另类。这种感觉让他们不愿意去投票站排队投票。

社会的轻视

Nicole Ireland/CBC

在加拿大安大略省Thunder Bay市无家可归者收容所Shelter House 暂时栖身的Katherine Grimard说,四个月前她与丈夫离异后就成了流浪街头的无家可归者,有时能够在Shelter House收容所找到床位,有时找不到床位只能露宿街头,她从来往行人侧目的眼光中看到无言的负面评价。虽然她会克服困难参加今年的大选投票以表达自己的心声,但她知道并理解为什么大多数无家可归者不愿意去投票站这样的公共场所去经受别人轻视、甚至轻蔑的眼光。

Katherine Grimard认为,如果政党候选人愿意到无家可归者收容所来听取流浪选民的心声,这肯定会有助于双方的交流。

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市的收容中心Drop-In & Rehab Centre不但组织该中心所在选区的政党候选人前来介绍其政党的竞选纲领,而且与加拿大选举委员会合作在2015年大选期间在该中心设立了投票站,这极大地方便了无家可归者参加选举投票。

Calgary Drop-In & Rehab Centre / CBC

选举委员会

面对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关于如何减少无家可归者投票障碍的问题,加拿大选举委员会通过电子邮件回答说,已经采取若干措施方便无家可归者参加投票。

比如,在有需要的选区指定社区关系联络员专门负责加强与无家可归者群体的联系;与社区无家可归者收容所、社区慈善食堂等机构合作,向无家可归者提供如何参加选举投票的信息;为无家可归者收容所提供专门的证明信,以供无家可归者作为自己地址的证明;放宽身份证明的限制,除了任何官方身份证之外,图书馆借书卡、医院病人卡、处方药瓶上的标签等也可以作为领取选票的身份证明;在实在没有身份证明的情况下,一个有身份证明的选民可以为该没有身份证明的无家可归选民做证、以领取选票。

RCI with Nicole Ireland · CBC News

赞(0)
新华侨网 » 加拿大各党争选票都遗忘了流浪者群体

评论 抢沙发